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主司】赤色缘理 03

用四天时间从苦逼大阪城中带着信浓回归了。我大概是真的肝。

依旧带着自家角色日常欺负司糖


目录走这儿:《赤色缘理》目录


目前是日常向,亲情&友情向,无CP

以下是注意事项:

★本篇只是作者的一个脑洞,虽然放了预告,但不一定能够周更

★主要是司的场合(大概),纯属是个人觉得司糖比较好欺负

★女主捏造,可理解为原作杏的角色替换掉了。至于弟弟君会不会出场有待考虑。全剧情捏造,也有部分原作成分。

★开篇可能就要开始严肃了,OOC什么的全是我的锅X2

★时不时撒点糖,后期可能会GET到玻璃渣请务必小心食用。

★结局肯定是HE的所以请放心

★司糖英语单词夹杂太多了,我英语再好也猝不及防要是发现他英语不见了,很可能是被我吃了。

欢迎搜索tag《赤色缘理》


接受吗?

走起!



赤色缘理 03

【知道吗,樱花的花语是“生命”哦。】


昨天那半路上忽然出现的杀气让我晚上没有睡好,所以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眼睛下淡淡的黑眼圈。

“姐姐大人,您没事吧?”司很是担心地问,“都有黑眼圈了,是有什么心事吗?”

“八成是因为我有些心累。”我顺手揉了把他的脑袋。讲真,2-A确实吃枣药丸。

司不解地歪了歪脑袋,我告诉他不用多想。他点了点头,没多做什么评论。

“对了,姐姐大人。”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用那双漂亮的紫瞳看着我,“今天放学后要不要来我们「knights」的活动室?我想把您介绍给其他的伙伴们。”

嗯?发展这么跳跃?

我愣了几秒,大脑立刻做出了判断。

“嗯,好啊。”我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总觉得要是不答应他估计会哭……啊,也不是啦。

很多时候都是我被他各种卖萌或者一脸委屈的表情弄到妥协。司真的很会撒娇呢。我完全耐不住他的撒娇啊。

“谢谢姐姐大人!”他立刻绽开了笑容,“我的教室到了。姐姐大人再见!”

“嗯。”我笑着挥手目送他进门,然后转身就撞到了什么人。

“啊啊!对不起!”

看到忽然掉落在脚下的文件夹,我立刻意识到那是属于对面那个人的。正打算去捡,一只手抢先一步将文件夹捡了起来,并且,伴随着一把非常熟悉的声音。

“你看自己的弟弟都看到入迷了吗,朱樱?”

咔嚓——我的脑袋中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有些僵硬地抬头,映入眼中的那张脸在这一刻——我发誓那是我目前为止见到的最让人害怕的脸。

传说中的副会长——莲巳敬人——正一脸严肃,还带着有些厌恶的表情看着我。

我当即就怂了:“不不不副会长你听我解释……”

“算了,不听也罢。”敬人前辈推了推眼镜,显然没有打算听我解释。不,倒不如说他根本就不想给我解释的机会。

等等这个时候不应该很温柔地说一句“好啊,你解释吧”吗?倒是按套路出牌啊敬人前辈!

我欲哭无泪,想想还是不要跟古板的家伙互怼会比较好,于是说了句“失礼了。”便抬脚准备往二年级的教室走去。

然而我前脚刚踏出一步,就被后面的人给叫住了。

“等等。你放学之后到学生会来一趟。”

我弱弱地举手:“我放学有约……”

“那就中午。”他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说完之后就走人了。

这时候骂句mmp不知道会不会被扣分?

……算了还是先回教室吧。

我看他没有注意到我,无视了走廊不准奔跑的规则,赶紧哧溜一声跑回了班级。


回到教室的时候,上课铃还没打。我觉得中午情况不是很妙,先给司发了条短消息让他中午帮我买个面包,再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然而我刚坐下就被围攻了。

始作俑者是「Trickstar」的三人。

“缘!早上好!”

“早上好,昴流。”

我跟热情的昴流互相打了招呼,也顺便和游木、冰鹰道了早安。但是这三人显然并不是为了和我说早安才把我围攻起来的。

“朱樱,你现在有空吗?”

冰鹰很严肃地问。虽说他最开始也是严肃脸,但这次似乎不一样。

我随他的意点了点头,然后听到了下一句:“能麻烦你,成为我们的「制作人」吗?”

“哈?”

我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冰鹰,”我咽下一口口水,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怂,“你是说,想让我成为「Trickstar」专属的经纪人吗?”

“嗯。”他点点头,“我们想要打败「fine」,但是目前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但是,如果你不愿意,那也就算了。”

打败「fine」?为什么?

我歪了歪头,有些不理解。敬人前辈确实跟我说过「fine」是这个学校的领头团队,会被偷窥着这样的“王位”也不足为奇。但是,像冰鹰他们这样的团队,为什么一开始就想打败「fine」呢?

不是很清楚细节方面。想到中午要和敬人前辈会面,我暂时性放弃了这方面的思考,换了个婉转的方式回复:“请允许我思考一下。在这之前,能交换一下邮箱吗?这样的话,我有了答案也可以更快地回复你吧?”

“是吗。我知道了。”他说着,掏出了手机,“你的邮箱是?”

“是这个哦。”我把已经调出邮箱页面的屏幕转过去给冰鹰看。

“诶诶?我也要我也要!”

“只有你们两个太过分了!我也要!”

昴流和游木立刻凑了过来,前者看着屏幕,念了出来:“「Asterisk世界第一☆」……「Asterisk」是什么?”

“是最近出道的那个偶像团体吧?”游木说出了我的台词,“半年前在东京出道的团体「Asterisk」。据说是个男女混合的偶像团哦。”

“没错没错!”我没想到这个学校居然能碰上一个理解我的人,立刻两眼放光,“他们超棒的!特别是千叶家的那对双子!可萌可帅简直对我胃口啊!超想和他们见面的啊啊啊!”

“额……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阿司有点可怜?”昴流歪歪脑袋,作不解状。

“说出来就是你的不对了,昴流。”我义正言辞地指出他的错误。

“诶?是我的错吗?”

“从某个方面的角度来讲确实是你的不对呢。”

游木很认真地吐槽,“相比起你之前那个「和我一起闪闪发光吧」之类的名字,这个已经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

“欸~”他鼓起了脸。我一个没忍住,伸手捏了捏昴流的包子脸,唔,肉乎乎的,皮肤好光滑。

“哇呜,缘好大胆!”昴流被吓了一跳,不过又很快接上了话题,“我好像知道为什么阿司喜欢和你撒娇了~”

对不起你的跳跃点太离奇我get不到点。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手僵在了半空,还是游木把我拉回了现实。

“抱歉,明星的思维太跳跃了。”冰鹰很认真地道歉,“虽然这样,但他是个好人。”

“我知道。”我摆摆手,没敢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还有……制作人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仔细考虑一下。没必要勉强自己。”

“嗯,我知道。”


虽然上午是这么答应了冰鹰,但到了中午,我的思绪就已经随着下课铃去了学生会室。

委托了司帮我带面包去班级,冰鹰他们也非常可靠地说会协助我,我也就安心地一个人去了学生会那边。

“咚咚”敲了两下门,听到里面的“请进”后,我打开门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学生会的活动室真是个好地方。窗户比起教室要大得多,采光点好得不要不要的。再加上房间里的书桌、沙发及书架,更是增加了几分文艺的气息。

啊……那个茶壶组合,是上万的那套吧……

联想了一下敬人前辈喝茶的样子,再回想一下前段日子去探望过的某位会长大人,我马上就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哪里来的了。

……你们学生会真是气派。跪给大佬。

我抬头就看见了站在窗边的敬人前辈。

“你来了?”他把目光从窗外移到我身上,推了推眼镜,“看来还蛮准时的。”

敬人前辈您应该清楚我这人就是容易怂吧……我在心里暗说,为了节约时间,直接转入话题,“为什么找我来?”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非常直率,“朱樱,我有必要在你做出傻事之前先提醒你,不要做出违抗学生会的事情。”

我抽了抽嘴角:“您什么时候觉得我会做出傻事来了?”

“你以为这几年我看着你做的傻事还不够多吗?”他相当自信地说着,镜片在阳光下产生的反光,有一瞬间让我觉得当年那个「腹黑眼镜」再现了。

我无言以对。

说句实话,在朱樱家和天祥院家有交集的这几年里,我做傻事的时候,敬人前辈他没有一次是不在场的。最后的结果无非都是我被他说教好长时间,下一次避着他偷偷干,还是被发现。

以上是无限的死循环。

“长话短说吧,缘。”他忽然间换了种语气,就像在家里那般自然温柔,“请不要打破学生会的规则,不然会体验到很不好的事情。”

“敬人哥,你这语气让我觉得我好像自己多了个爸爸。”我摊手,表示无所谓,“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性格……我还是有分寸的啦。不过你应该知道我的底线吧?”

因为我的那句“好像多了个爸爸”的话而黑了半边脸的敬人前辈叹了口气,但很快就勾起了嘴角。看来他对我这回答还算满意。

“呵,当然了。”然后他又加了一句,“不过少说我也是哥哥。”

“是是,哥哥大人。”我敷衍着,瞄了眼墙壁上的钟,在心里策划着如何跑路,“顺便说句我午饭还没吃……”

“去吧去吧。”他摆了摆手示意我走人。虽然这个表情和姿势有种驱赶的意味,但现在对我来说无疑和说“慢走”一样温暖。

我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对不起不能奔跑这事儿我就不管了!”

比起规则还是午餐更重要啊!

敬人前辈的怒吼在身后响起。

“朱樱!!!”


“我,我回来了!” 一路奔回教室,我感觉自己已经气喘吁吁,只好靠着门小喘几口气。抬头看看教室,里面的氛围让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班里五个男生围在一起,处于最中间的是我弟弟,司。他有点紧张地坐在我的座位上,桌上还有小商店那边的袋子,显然是买了午餐回来。气氛十分严肃,司大概是被一群人(还是前辈)围着,紧张得不得了。虽然表面上装作镇定坐得很端正,但我仍然可以看到他的小腿在微微地颤抖。

但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TS的三人会围着他也就算了,为什么乙狩阿多尼斯和神崎飒马会陪着他们搞事?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最后只好弱弱地开口:“那个……你们在做什么?”

“啊,缘!欢迎回来!”第一个发现我的是昴流。

“哦……我回来了……?”

相对于昴流的热情,还处在一团雾水状态的我用非常微妙的表情回答了他。

“姐、姐姐大人……”

被围在最中间的司相当委屈地扑倒了我怀里,声音还有些颤抖,“二……二年级的前辈,好可怕……”

“嗯?”我摸着他的脑袋试图安抚他,但是小家伙仍然吓得瑟瑟发抖。一头雾水的我正打算抬头问问昴流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下一秒就被刷新了三观。

这……这种长度的东西……

这个颜色的外壳,还有带子……

再加上那个把柄……

我瞬间觉得不用问就可以知道为什么司会被吓成这样了。

刚才被这群人挡着没看见,现在看到了反而感觉可以理解了。

“神崎同学,请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带着刀。”

我将自己的表情调整为面瘫状态,并下意识地护住了司。

“抱歉,朱樱阁下。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想向您的弟弟询问一下您的近况。”

你这回答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啊……

“那也没必要拿着刀吧。司都快被你吓哭了……”

“十分抱歉,现在就把刀收起来。”

他说着,非常利落地将出窍的武士刀收回了刀鞘。

动作十分完美,也非常专业。但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

“不,”我摆摆手,得到他疑惑的表情,“说实话,我想把它没收。”

学校居然允许学生带这种危险物品了吗?真可怕。更重要的是我居然没有注意到这点,还让司来我这个班级!

这么蠢的我也是一大罪人啊!

想想就来气。但是必须保持微笑。

本以为神崎这么诚心诚意肯定会委婉地妥协的,但他却出乎我的意料,不,是更加让我感觉无奈的方式——他一脸惊恐,赶紧将这把刀护进自己的怀里。

“不!不可以!您绝对不可以没收它!”

这种「这把刀就是我的命你收了它就等于要了我的命」的场面是要闹哪样啊……

我的眼神已经死透了。回头看了眼旁边的冰鹰,他无奈地摇摇头,轻声向我解释:“明星提议找你弟弟问问关于「制作人」要选择哪个组合好,然后他们就聚到一起了。”

他没说下去,但是我想我也已经知道后来发生的内容了。

“……我知道了。”用同情的眼神安慰了他,我将司塞到他怀里,然后绽开了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昴~流?”

昴流很明显地打了个寒颤,机械地转了过来。当他看到我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一僵,甚至出了冷汗。

“诶?那个……缘,你听我解释……”

“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听任何人的解释只想找个人先揍一顿。”


说揍一顿其实我也不敢。毕竟对方也算是偶像,虽然并未正式出道,但有个三长两短也不好交代。用最快的速度听完解释之后,我给他们一人额头上面用力弹了一下。虽然乙狩因为太高而放弃了。

“有想过后果再去搞事么你们这笨蛋四人组!”

我义正言辞地教训着眼前这几个捂着额头叫苦的男生。说实话,真的生气!“小打小闹就算了,居然还拿刀!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是谁都说不清啊知道吗!”

“缘,”昴流非常委屈地举起了手,纠正道,“算上小北,是笨蛋五人组才对……”

“说啥呢。”冰鹰非常无情地甩掉了这个不存在的锅,“我说的话你听了吗?”

昴流放下了手。看来是没听。

“朱樱阁下,恕在下直言……”

“驳回!我不听我不听你不让这把刀从我眼下消失我一句话也不听!”

神崎以相当纠结的表情看了我一眼,最后选择沉默。

气氛诡异地沉默了。

好气哦,你们这群搞事的。

盯着眼前那作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认错的四人,我冷静了片刻,想想这种魔鬼态度估计也会吓到司,只好把开关off。

“所以说,你们不搞事成不?”

“诶~”昴流一副非常遗憾的样子,“缘觉得笨蛋二人组不搞事的话还能做什么?”

“看来你很想被我揍。”

昴流立刻躲到了游木的身后。

“哇呜阿木救我!缘好可怕!”

“哇啊!这个时候扯上我?”

游木显然被吓到了。本来就比较内向的他看了我一眼,然后默默地往旁边移动了一下。

“阿木……QAQ”

场面十分混乱。

目前能够形容的只有这个词。

神崎蹲在角落里种蘑菇,游木和昴流在讨论到底谁该挨揍的问题,至于冰鹰还在代替我安慰被吓坏了的司。乙狩……嗯?

“转校生,你午饭还没吃。”

忽然间有只手把一袋东西递了过来,我这才看清是刚才桌上的那一包。乙狩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哦,我差点忘记了。

我呆呆地向他道了声谢,接过袋子挑了个红豆包打开。然后就听到他来了句:“多吃肉。”

我:“???”

虽然很懵逼但我还是得保持着默默啃面包的姿势。嗯……不要看我很瘦,其实我也有好好保持身体健康的啊……但是吃再多也只瘦不胖我有什么办法嘛……

默默地咬下一口红豆包,我回头问司:“吃饭了吗?”

“是的,已经吃过一个三明治了。”司很正经地回答。

我甩给他一个不信任的眼神。兄弟你平常都是吃一大堆零食的现在跟我说只吃了一个三明治?鬼才信你不会饿啊!

我立刻把他拎过来,随手从袋子里拿了个面包塞到他手里。

“诶……姐姐大人?”

“别说话赶紧吃。现在不吃下午饿死了我可不会帮你收尸。”

我将剩下的面包迅速下肚,转眼看见司已经进入了自带飘花背景的模式中,只好无奈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再看看旁边的几个同学。

“你们吃过午饭了吗?”

“已经吃过了。”冰鹰回答,“其他人也是吃过午饭之后再回到教室里的。”

“是吗。”我的回答显得有些颓废,“可以麻烦你收拾一下那边的搞事组吗?”

“嗯。”冰鹰点头答应了下来。看来这类事在我来之前他也没少干过。

所有人都事先去吃过午饭了。也就是说,唯一一个没有吃午饭的,是被我委托了午餐的司吗?

他是怕我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人才一直等在这里的吗?

我看着坐在身边认真地吃面包的司,不由升起一丝无奈的感觉。

真是贴心得都舍不得骂他了。

“笨蛋。”

我轻声说着,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司忽然惊醒,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姐姐大人,为什么忽然摸司的头?”

“因为你太笨了。”我随口扯了个理由。不想司立刻就像只炸了毛的小兔子般,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姐、姐姐大人,请告诉司哪里做的不好!”

啊,真的好认真呢……在内心感叹着,我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

“呜……疼……”

“你不是骑士吗?那我就用骑士法则和你说好了。”想想代入感最强的还是这个,我单刀直入,“想要侍奉「女王」,身为「骑士」就必须先调理好自己的身体状态。我可不需要一个关键时刻会掉链子的「骑士」哦?”

他低下了头。

“我明白了,姐姐大人。”

“嗯,好孩子好孩子~”



【至于全程观看的昴流等人】

外人眼中的这对姐弟现在正自带飘花背景,还有要放闪光弹的趋势。

“那边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感觉很危险就是了,从某种方面来说。”

“确实是各种方面来讲啊……”

“诶~什么方面?”

“就是……哇呜她朝这边看过来了QAQ”



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学,我跟着司准备前往「knights」的练习室。

正聊得欢快呢,哪知道半路上忽然杀出了个敬人前辈。

“缘,咱们中午的事情好像还没说完吧?”

敬人前辈笑得灿烂,然而过去的种种经历跟我表明现在顺着他的意思走绝对会被强行说教,我抖了抖身子,装作不知道。

“诶?前辈您说啥?咱们中午的事情不是说完了么……”

“我是说你从学生会室出去的事情。”

啊……我就知道……

“呃……但是敬人前辈您的说教时间……”我试图缩短他设想的时间段,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听着。”

话里的意思就是说一分钟都不能少。

啧,计划更改吧。

我悄悄地握住了司的手,在他耳边细语:“司,介意跟我住一晚外面租的房子吗?”

他笑笑,意会了:“乐意奉陪。”

“那么,一……二……”

“对不起敬人前辈我忽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了!”

气也不喘地说出这句话,我拉上司就跑。

科科,敬人爸爸我躲不过你跑路还不行吗?

“朱樱缘!!!”


我,朱樱缘。

今天第二次听到了敬人前辈极不文雅的吼叫声。


“嘿呀好气呀,敬人哥还是那么喜欢说教。”

站在公寓门前,我一边翻着钥匙,抱怨道。

“姐姐大人您也是,明明知道规则,不要犯就好了嘛。”司在旁边笑得开心。

“我告诉你,他为了这点破事至少要说教两个小时。”我翻了个白眼,将终于找到的钥匙塞进了钥匙孔,“如果他还宠我的话大概能缩水一个小时……你在干嘛?”

他的手上多了一个信封。

“抱歉,姐姐大人。”司将那个信封递给我,“看见邮箱里有letter就擅自拿出来了。”

“信?”我一时间不知道这是谁会给我寄信,翻看了一下,居然还是一封匿名邮件,“什么情况?”

“可能是谁的恶作剧吧。要打开看看吗?”

“看看吧。不是恐吓信什么的就好。”

我开玩笑地说着,撕开了信封的一边。

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把信封小心地撑开,往手掌里面一倒,里面落下了几片淡粉色的樱花瓣,看样子开得正艳。

“樱花瓣?”

司凑过来,捡起了一片落在地上的花瓣。

真是无法理解呢。

“姐姐大人,还有其他东西吗?”

“不知道。我看看。”我说着,再度抖了抖信封。

正当我以为里面没有什么东西的时候,从信封里面掉出了一张类似书签一样的长方形白色小卡片。因为和樱花瓣压在一起的缘故,卡片的边沿已经染上了些许的淡粉色。

我蹲下去将那张卡片捡起,翻过来,却只见两个字。


生命。


【作者有话说】

不得不说这个真的是长篇啊……想写好铺垫搞事情但是写着写着就长了……呜……写了个大纲结果发现要写进司线的剧情,至少要到第八章……【汪的一声就哭了.jpg】刀男那边这周没更新……哭唧唧。

这里的「Asterisk」是一个偶像组合,日后会有小剧场什么的来做个事先登场的。正式出场大概在06话左右。

好想搞事啊……真的……QAQ

评论 ( 3 )
热度 ( 8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