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衍生】刃心 PART 17 岛

前篇的目录走这儿:《刃心》目录


★原创女审神者有

★暗黑本丸有

★设定为接手的本丸,所以是二手货(bu)

★有新加入的可爱的男孩子(?)

★设定略复杂且时刻画风突变,而且带狗粮(?)

★设定是官方的,ooc是我的锅。私设多如山。

★这一期是欢乐向

另外,不是很赞成转载。

以上接受者,走起



《刃心》PART 17 岛

副标题:队友掉线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上一章我们说到阿守和他亲爱的队友掉线了。

自家安定跟搭档目前下落不明,留在自己身边的是向来对他家大小姐忠心到不行的铭见,还有刚才救出来的没了本体的信浓藤四郎。

哦,还有那个迷路老人三日月。

讲真,这样的配置很危险。

根据五黑配置,一个队伍里少说也得需要个奶妈。然而这边一群臭男人不算,连武器都只有两把。先不要讨论铭见会不会把他卖了的问题,在这之前恐怕某位天下五剑就会先失踪。

“三日月,你给我回来。”

从他们醒来之后阿守把这话说了不下数十遍。老爷子少了自家主上在这儿,没多久就开始放飞自我各种探险,这儿看看那儿瞅瞅,没见过的东西都想去看上几眼,要不是阿守看得紧,这会儿估计已经没影了。

三日月啊你好歹也是咱们队里最高打击的了,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阿守此刻生无可恋。经过今天这番见识,他的三观被妥妥的刷新了。

他回头看了眼窝在铭见怀里安静休息的信浓藤四郎,再回头对比了一下刚才脚滑掉进了坑里的三日月宗近。

以前觉得地下城四大佬是最难搞的,但现在觉得这个三日月宗近才是最难搞的。

……等等三日月刚才掉坑里了?

他一惊,赶紧冲了过去。果不其然,那位老人家正以一种极不优雅的姿势躺在那个坑里。

“哈哈哈,老爷子我不小心脚滑了呢。阿守殿下可以把我这个老爷子拉上去吗?”

“……”

有一瞬间想先把他折断的冲动那应该不是我的错觉。

阿守面无表情,启动光忠式冷漠,伸手。

三日月正打算把手搭上去,却听到对方冷冷地说:“本体。”

“……?”莫名感觉到杀气的三日月只好把本体塞了过去。

阿守刚接过三日月的本体,就直接动用灵力把那位老人家强行变回了本体状态。要是再放任三日月这么闹腾,他可以折寿个十年。

“还好灵力契约是共通的……”他长叹一口气,拎着刀回到铭见的身边。


阿守坐回原位的时候,铭见还闭着眼睛。他怀里的信浓藤四郎正睡得安稳,在周身淡紫色的灵力的作用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等那些灵力不再可见时,铭见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

“一切顺利,可以说没什么阻碍。”

他微低下头,看着信浓手腕上的淤青,话语中多少带着点愧疚,“我只是「付丧神」,所以没法将他的伤痕全部抹去。”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阿守这么安慰着,将三日月随手放在了腿上,“各有优势,不是吗?”

他笑笑,那双紫色的眸子里露出一种复杂的神情。

这小子,又在瞎想什么了吗?

阿守表示这几天压力太大,不是很想听到某些人的自责话。所以还是转移话题比较好。

“话说,既然是你提出要救这把信浓,就得做好养一辈子的准备哦?”他以戏谑的表情看着自己眼前这位被他的话弄得一脸懵逼的多年好友,忍不住笑得更深了,“信浓可是很粘人的。要时刻做好被撒娇的准备哦?”

“诶?”铭见是预料之中的为难表情,“但是我……”

“你想放弃他吗?”

“不。”他摇摇头,“我只是……怕我没办法做到如他期望那样。”

脑袋上忽然多出了什么东西。铭见感觉他被人摸头了。

“你怎么老是在想这些有的没的啊?”阿守的语气听上去很不好,他想看看他到底什么表情,却被用力压下了脑袋。

“没有任何人要求你变成「谁」,所以你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做不到就做不到吧,尽力就好。”

头上的重感离去,他看见阿守摸了摸鼻子。然后,对面的人笑了。

“至少我们可没人介意你哦?啊,要是被本丸里的刀欺负了,记得打个电话,我叫上兄弟们欺负回去。”

他看着这个有着混色头发的少年,沉默了片刻,也笑了。

“好。我会尽全力的。”

真是个让人放心的孩子。

阿守呼出了一口气。忽然,他的眼前一亮。

喂喂,骗人的吧。他猛地咽下一口口水。把话咽下了肚子,以免吓到对面那个有些胆小的队友。


付丧神之间……

也可以「结契」吗?



“所以说……我们到底在哪里?”

阿守对着眼前那个古墓一样的入口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究竟。

“我刚才用灵力稍微观察了一下,我们好像是在一个岛上。”铭见牵着信浓如此解释道,“其他人都分散在这座岛上了。”

“没办法找到他们的确切地点吗?”

“很遗憾,这里的磁场连灵力都波及到了,暂时还是失联状态。”

“……”他有些遗憾地看了眼自己的队友,然后指了指眼前这个类似于古墓一样的东西,“那么,这又是啥?”

“作者说最近情热传说玩多了,想试试遗迹探险风。”

“……”

阿守表示他想骂句妈的智障。

好吧。先不要讨论这个智障一样的设定了,到底要不要进不进去还是个问题。

铭见和信浓显然是摇摆不定的那一方,阿守只好自立更生。他摸了摸下巴,得出结论:“根据作者一贯的定律,看见这种明显画风不符的场景,进去了那是要出事的。”

至于是他们给对面搞事还是对面给他们搞事那就说不准了。

铭见的表情比起以往还要更加无奈些。

正当几人仔细思考着要不要进去的问题时,一道黑影“嗖”地一声飞了出来,朝着信浓冲去。铭见下意识地护住了信浓,阿守手快,随手一抓就把那影子给逮住了。

“敌袭。我就说进去要出事了吧。居然还放箭……嗯?”他自顾自地说着,忽然觉得这箭手感好像不对,赶紧拎过来仔细一看,“是敌短刀……”

紫色的敌短刀刚才冲得有点儿猛,这会儿被忽然抓住了尾巴还倒拎着,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它表示自己似乎晕机。等阿守把它拎过去的时候,它才注意到来自对方疑惑的视线。哦,还有隔壁的杀气。

讲真,杀气它是不怕的。但是现在拽着它尾巴的这个人,它是见过的。

A区的大魔王啊!那个当年带着一群人差点翻了时之政府还追杀了隔壁7-1大BOSS半条街的大魔王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它错了!现在认怂还来不来得及啊!

小短刀吓得瑟瑟发抖,此刻只想哭着回去找妈妈。

哦,它忘记了短刀什么的是没有妈妈的。

它颤抖着,嘴里叼着的本体都差点因为它牙齿的打颤而摔倒地上去,其中还有一次因为颤抖得太厉害咬伤了自己的本体,疼到半截心都在发凉。

敌短刀瞅了眼自己被抓着的尾巴,小心翼翼地曲起身子,强行让自己的视角转回正面,再小心翼翼地弯着身子移动到那只手上,用最轻还不能让对方察觉到自己在颤抖的力道蹭了蹭他的手。

“嗷嗷嗷!嗷嗷嗷!(求放过!求放过!)”

“说啥呢我听不懂。”听了手上敌短刀的嗷嗷叫完全不明所以的阿守非常直白,“铭见,能砍了它吗?”

“很高兴我也是这么想的。”从那短刀飞过来的时候就没把手从刀柄上放下去过的铭见笑着回答。

“嗷!”

小短刀惨叫着,拼命摇着脑袋,还轻轻把身子一抽一抽地,希望能从某魔王的爪子底下逃出来。然而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卵用。

信浓从铭见的身后探出头来。他对于这把敌短刀的“嗷嗷”叫还是能沟通的,但现在这情况似乎不是很适合他解围,于是只好换个话题:“那个……你们不进去了吗?”

两人沉默了几秒,面面相觑,然后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那把敌短刀上面。

“抛开那层奇怪的定律,我觉得我们得进去看一眼。”

“我也很好奇这把敌短刀的出处呢。”

阿守的话简单直白,铭见则是意外的含蓄。但信浓听出了他们话中有话。

既然要去,那么咱们还缺个向导。

两人一刀的视线再一次汇聚到那把敌短刀身上。

“要不……你带路?”

“……嗷?”


如果这把敌短刀能有幸和另一边的后藤藤四郎见面的话,我想他们肯定会聊得来。

但这又是后话了。

#论被大佬强行抓去带路的痛苦#


【作者有话说】

敌短刀:嗷嗷嗷?


之前看了人家在晋江连载的《我可能是个假审神者》突发奇想得到的东西www帝敌短刀的嗷嗷语可萌可萌啦www抛去“敌人”的设定也是本丸萌物!

于是这一期我又画风突变了。每次到阿守和唯这边都忍不住转换成欢乐向呢。可能是人物设定的问题?总觉得阿守不管是欢乐日常还是正剧都能完美出演呢www

最近在开的一篇ES的《赤色缘理》其实是我挖下的一个大坑。估计要写几个线……大概。现在在写司线哦。写完之后大概会有MIKA线。反正司线的所有剧情大纲上都写下来了。然而我性子急可能会进行得快一些也说不定?

《刃心》持续更新中。不知道放假三天能更新多少内容呢……总之下一章又是欢乐向啦www

评论
热度 ( 8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