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刀剑乱舞 X ES联动向】后篇·朱樱司在本丸

前一篇在这里:【刀剑乱舞 X ES联动向】前篇·审神者在ES


以下是食用事项:

★本篇刀剑乱舞&ES联动,不过基本是司的主场。但他的英语太麻烦了很可能被我吃了。

★审神者(女)有名字

★刀男现世自由出没设定

★注意避雷。OOC都是我的。


接受吗?


走起!


【刀剑乱舞 X ES联动向】后篇·朱樱司在本丸

又名:学弟被诱拐到了本丸还变小了怎么办


你们好,我是审神者卯月。

继上一次我忽然从本丸被传送到了梦之咲之后,又有一件事发生了。


这天阳光正好,我趁着在上午就已经完成公文的空档,坐在走廊上喝茶。

庭院里一帮小短刀正在玩耍,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当了条晒咸鱼。

正所谓茶味人生啊。在休闲时刻喝喝茶装装深沉,就算不能装逼,好歹也能散心嘛。

我这么想着,小啜了一口茶水。

正巧出阵的部队回来了。带队的是鹤丸国永,他们这次去只是为了捞爷爷,介于已经出征过不计的回数,那儿的敌人对于他们来说砍下去简直跟切白菜一样轻松。

“哟,主上。我们回来了。”

鹤丸一如既往地第一时间来跟我汇报战绩,“还是没有三日月。”

“我知道。”我绝望地看了他一眼,“我怀疑5-4根本没有实装爷爷……等等鹤球你手上抱着的是谁?”

“啊?哦,这个啊。”鹤丸一脸淡定,甚至还露出了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我知道您捞不到三日月那老头子心情不好,所以我就顺路去了一趟那边把他带过来了。”

哈?那边?谁?

正当我疑惑之时,鹤丸已经把他手上的小家伙放到了地上。本来窝在鹤那宽大衣袖里的小家伙终于露出了脸。一头耀眼的红发,还有那双因为惊吓而变得有些晶莹的紫色眸子……等等这身衣服好眼熟……

我从走廊上跳下来,蹲下去和他保持一个视线。然后,我越看越不对劲,得出答案的同时手心都出了汗。

“鹤丸啊……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嗯?啥?”

“这位……该不会是司吧?”

“啊?哦,是哦。”

我的脑袋一瞬间,当机,短路。

倒是站在我面前的司像是确认了一般,哭着扑到了我身上。

“姐……姐姐大人!”

我被他扑得平衡不稳,往后一倾,坐到了地上。这一出估计是给闹大了,原本在庭院里的小短刀们都跑了过来。

最先叫起来的是乱:“喂,那是谁啊?”

然后是信浓:“啊啊啊!居然扑在大将的怀里!那是我的位置啊!”

药妍敲了他们的脑袋一下。回头看了眼我,然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大将,你流鼻血了。”

“哦……麻烦你等一会儿送我去手入室。”

“……大将,手入室对于您是无效的。”


半小时后我带着勉强换上栗田口家内番服的司坐在了主厅,顺带准备质问鹤丸。

一群刀都钻到了这个最大的房间里面,三三两两地坐在我附近,时不时好奇地用打量的眼光看看到现在还抱着我的手臂、有些紧张的司。

忘了说明。司现在是差不多十岁左右的状态,说白了就是身高和信浓差不多高。原本不是这个尺寸的,但是好像因为不知什么原因,本来在全偶像中身高就排在倒数第五位,这会儿忽然间强行缩水了近二十厘米,恐怕也能成为把他给气哭的理由。

我摸了摸那手感极好的柔顺红发,然后朝鹤丸国永那儿瞥了一眼。

“说,你干了什么?”

“我真的啥也没干啊……额,除了把他带过来这件事以外。”

我沉默。忽然间有种想要把他的松糕鞋拍他脸上去了怎么办?

“主上,不要激动。”一期一振立刻阻止了我,随后看了看司,“我想,可能是因为本身不具有强大灵力,再加上突然的时空跳跃,让这位朱樱殿下的身体产生了异变吧。”

在旁听的司一下子就急了,扯了扯我的袖子:“姐姐大人,我该不会变不会去了吧?……这样的surprise我可不喜欢啊……”

兴许是因为身体变小的原因,司这会儿的内心活动完全没法再像以前那样好好地藏住了。小家伙急急地拽着我的袖子,从眼里透露出来的恐慌估计下一秒就要化作泪水,深深地刺到了我的心口。

靠,好痛。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而一边的一期·重度弟控·一振恐怕是被他的这副样子所打动,很快就抛弃了鹤丸的阵营。

“没事的。”他温柔地摸了摸司的脑袋,带上了宠溺弟弟的专业微笑,“朱樱殿下只要稍微适应一段时间就能变回去的。”

“真的吗?”他抬头,脸上多了一份期待。得到一期的肯定后,他笑了。

woc真的天使!不愧是司糖!!!

一期哥GOOD JOB!!

我一边感叹着,然后猝不及防地被一期糊了一脸的花瓣。

MMP你还给我樱吹雪了。造反了啊。

我嫌弃地甩掉了脸上的花瓣,然后看见了眼前那明明不是同一个剧组的两人却构成了一幅和谐得不能再和谐的兄弟情景。

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偷偷还在手机上看了篇泉司小黄文的我,不由得升起了一股罪恶感。

哦,对。还有点胃痛。


花了一些时间带着司转了圈本丸,顺带认识了一下本丸里面其他的刀。鹤丸和光忠这两把前段日子就已经遇到过了,而且似乎还带来不小的心理阴影(特别是鹤丸),等再介绍的时候,司直接躲到了我身后,瑟瑟发抖。

我&光忠&鹤丸:……

不过说实话,所幸我本丸还没有全刀帐,所以需要认识的刀并不多。而且,似乎除了大俱利伽罗那傲娇还有山姥切国广那死别扭之外,其他刀都非常欢迎司的来临。看到司的那一刻,加州清光甚至两眼放光,直接抱起了他:“呐,主人,他好可爱!我可以让他给我涂指甲油吗?”

我故作镇定地一根一根把清光的手指扳开,然后接过了被他这一抱吓得有些僵硬的司:“很抱歉,这孩子女子力没那么高。”


虽说认识了本丸里的刀,但司似乎并不是特别想出去玩。就算我跟他说可以跟短刀们一起去玩捉迷藏,他还是摇了摇头:“不,守护姐姐大人是我的duty(职责),我是您的knight(骑士)。”听的我一愣一愣的,回过神来便觉得好气又好笑。

我忍不住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傻孩子,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啊。”

“还请姐姐大人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他这么说着,却下意识地蹭了蹭我的手心。

唔,明明很喜欢这这样嘛。

我撇了撇嘴,用食指的指关节轻轻地敲了敲他的脑袋,得到的是意料之内的轻微呻吟。

“走,我们去玩捉迷藏吧。”

我拉起他,径直跑向了庭院。


短刀们的游戏刚好结束了一局,看见我拉着司过来,很快就包围了我们。一时间变得更加热闹了。

“主人,您也要一起玩吗?”

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仰着头问我。

“是啊,和大家一起玩才开心嘛。”我蹲下去摸了摸他的脑袋,忽然感觉衣摆被谁一拉,转头就看见司有些紧张的求助神情。我这才看到五虎退的另外几只小老虎正围在他的脚边,有些警惕地走来走去,“哇呜,这可真是……”

“啊……小虎,不可以吓到人家啦……”五虎退紧张地叫自家的小老虎回来。几只小白虎有些遗憾地看了司一眼,便回到了五虎退的脚边。我有些好笑地随手捞起了那只尾巴上带有蝴蝶结的小老虎,抱在怀里摸了摸:“你们怎么这么调皮呀?”

小白虎无辜地看着我,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脸。

司看我没有被攻击,好奇心大概是胜过了恐惧,凑了过来摸摸老虎。小老虎很给面子地回头蹭了蹭。

我看见司笑了。

“朱樱殿下,您笑起来真好看。”五虎退忽然这么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司一下子红了脸:“您、您也是……”

我伸手摸了摸他俩的脑袋,给了个实质性的奖励:“好了,咱们玩捉迷藏吧?”

然而话音刚落不久,那边就起了争执。

“司君归我们这组!”

“不对!是我们这组吧!”

“不对不对!是我们这组啦!”

“喂乱!你们栗田口的人数已经够多了吧!”

“嘿嘿嘿,兄弟就是要多才好呀~”

“……他什么时候变成你兄弟了?”

我平常是跟着物吉一组的,但这次他似乎也是处于弱势的那一组,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物吉的阵营。

“司君呢?”

我回头问,“小少爷要不要跟着姐姐一起体验一下平民间的游戏呢?”

他愣了片刻,然后跑过来拉住了我的手。

嗯,分组完成。


我们玩了几局,很快就到了高潮部分。大家似乎都心有灵犀般地,特意避开了有时候只要仔细一找就能发现的司,往往会把他留在最后几位找。期间我当了一次鬼,不过也是在几位短刀的帮助下小心地避开了司君,然后在最后关头悄悄地捉住他。

“找到司君了~”

没几局下来,司就和这群小短刀混熟了。大概是变成了小孩子的好处吧,他很快就掌握了游戏规则,并且熟练了起来。到了后期,就连物吉也需要稍微花点小心思去找他了。

“司君把难度提高了呀,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到了一半就有些体力不支的我干脆坐在了走廊上看着他们玩。不得不感叹司的学习能力真是强。

可能是所谓的“不出事的本丸不是好本丸”的这种奇怪的背德原则,信浓忽然间告诉了我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司君不见了。”

“啥?!”我急得直接从走廊上跳了下来,“都找了哪里了?”

“几乎本丸的建筑内部都找过了,但就是没有。唯一还没有搜索过的就是内番的地方……虽然我觉得司君应该不会喜欢马当番那种脏脏的地方。”

“很高兴你说对了。”我在信浓脑袋上胡乱地揉了一把,“叫上其他人,咱们去地里看看。”

“是,大将!”


我在田当番的场地上发现了某个奇怪的地方。

平常明明非常平整的道路上,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坑。

SHIT,该不会是那个搞事鹤干的吧?

一股不好的念头忽然冲进了我的脑海中,我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趴在那洞口边上往下看去。

……果不其然。

“姐、姐姐大人……”

蹲在洞底的小家伙抬起了头,声音有些颤抖,脸颊上挂着两道泪痕,看样子是被吓哭了。

“司君,站得起来吗?”

我看了眼这个洞,感觉他要是能站的起来的话,我大概能够捞他上来。

“十、十分抱歉……”他忽然低下了头,有些过分拘束地动了一下身子,“虫……”

虫子。

我眯了眯眼睛,借着勉强透进去的光芒,看到了一条安详地趴在他膝盖上的毛毛虫。

神TM居然还是屎黄色的。这本丸的家伙怎么一个个都不正常。

我嫌弃地看了这条虫子一眼,然而它丝毫没有想动的痕迹。

很好。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了。

要么下去安慰小天使,要么先跑去叫人。

我想了想,估计后者的可能性不会很大。再加上刚才那条虫子……嗯,虫子对于司君(在不好的方面)杀伤力可是很大的呀。

我思考了半秒,伸手往旁边捞了一根木棒,再果断地沿着洞壁滑了下去。

我嫌弃地用木棒挑掉了那条屎黄色的毛毛虫,在确切地看到它依附上了木棒之后,用上当初怒甩鹤球五十米的力气,把那根木棒连着毛毛虫甩出了这个洞。

Safe……虽然是暂时性的。

司已经被刚才的双重事件吓得有些腿软,但还是努力站了起来,扑在我身上开始委屈地哭。我摸了摸现今身高知道我腰间的司,一时间感慨万千。

你以为我会脑内刷屏吗?不,我现在只想怎么把他变回去。

太萌了本丸的红发萌物有只信浓就已经是我毕生的运气了这会儿还来只司你让我怎么活?

我觉得我需要来点血袋。


我陪着司在洞底蹲了近二十分钟,洞口那边才终于有了声音。

“主上,你在里面吗?”

我很不客气地将手边的石子砸到了他脸上:“你还有脸回来啊!”

“我知道了,是我的错啦!”鹤丸国永无辜地揉了揉被我砸疼的鼻子,伸出一只手,“所以,需要帮忙吗?”

“麻烦你先送他上去。”

我讲身边的司举给鹤丸,看着他被送上去之后,才手脚并用着勉强爬到洞顶处,靠着信浓帮了把手才正式回到了地面上。

司还是一脸委屈,我看着心疼,于是再次怒怼鹤丸:“晚饭之前给我把这洞填上——还有,去领一个礼拜的马当番。”

鹤丸无奈地举手投降:“好好……”


吃过晚饭之后,出于早睡早起的好规律,咱们本丸的几个乖宝宝就差不多要睡觉了,司也不例外。

“姐姐大人,能和您一起睡吗?”

当司拉开我房间的纸门时,我是很惊讶的。

不,应该来说是惊讶连着惊喜一起。

本丸内虽然偶尔会有小短刀半夜做噩梦找我陪睡,但几率并不是很高。这会儿被直接地要求开启寝当番我真的很意外。

“唔……”我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在他无言的撒娇中拉开了被子的一角,“进来吧。不过小心别被发现了。”

“嗯。”他高高兴兴地将枕头铺好,然后钻进了被子里。不知道是不是本性使然,他抱住了我的手臂,然后入睡。

你这么犯规真的好吗……

我一边感叹着小孩子真是容易哄,再回过神来看看已经睡着了的司,感叹今天的一切。

嗯……如果是梦的话,也不错呢。

见到了另一面的司呀。

我趁着小家伙睡着的空隙悄悄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对,我是在吃豆腐没错】然后给他掖了掖被子,才睡下去。

“晚安。”



第二天早晨,我感觉到身边的空隙变得大了点,手上也轻松了许多。

缓缓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那抹红色。

“早上好,姐姐大人。”

是正常版的司。衣装整齐的司。

我愣了片刻,一下子从被褥上弹了起来。

“早上好……诶司君你变回来了?”

“Yse。让姐姐大人担心了。在下朱樱司已经恢复原状,可以再度保护您了哦。”

他笑着,忽然轻轻地蹭了蹭我的脸。

“姐姐大人,今天是5月20号呢。”

他这句没有说完的话让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然后,耳边就传来了细语。

“I love you。”

……

诶?!!!!

“什、什么?等等我还没做好准备?!嗯?”

司忽然间就笑了。

是那种极其优雅的,却毫不掩饰的笑。

“看来是我让姐姐大人产生Misunderstanding(误会)了呢。”他笑得十分开心,“是为了感谢您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照顾哦。”

我忽然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气愤,也有些欣慰。随手就往他脑袋上一敲。

“好家伙,知道跟我开玩笑了啊?”

“呜呜……姐姐大人,疼……”


“笨蛋,要感谢的可是我啊……”


——————————后期小剧场————————————

1.

烛台切光忠后来问我,为什么我会忽然间去了梦之咲。

“啊,那是因为我忽然间抽到了一张五星卡。司的。”

“……”


2.

“那个红发的家伙看来得好好修理他一顿呢。”

“鹤,这可一点都不帅气呀。”

“光忠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生气。放心,你可别忘了我们是刀。咱们财力方面比不过他们,但是武力方面可是他们家的十倍哦?”





【作者有话说】

聪明的孩子们可能看出来了,这其实是篇520的狗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成这个样子。

嗯,司糖超级可爱,是天使。我爱他xxx

司糖真的什么风格都能驾驭啊……唔,真的甜死了。他真的好适合小孩子。

卯月:一期尼你个叛徒。

评论 ( 11 )
热度 ( 48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