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衍生】刃心 PART 14 反击进行时

前篇的目录走这儿:《刃心》目录


★原创女审神者有

★暗黑本丸有

★设定为接手的本丸,所以是二手货(bu)

★有新加入的可爱的男孩子(?)

★设定略复杂且时刻画风突变,而且带狗粮(?)

★设定是官方的,ooc是我的锅。私设多如山。

★本章含有血腥成分,请慎重食用。


另外,不是很赞成转载。

以上接受者,走起



《刃心》PART 14 反击进行时


信浓藤四郎透过栅栏小小的缝隙,看着对面的那个手术台。

不,确切地说,他是在看手术台上的那把物吉贞宗。

少年体型的付丧神被固定在手术台上,身上的白色洋服已经被血液染红,腹部几道狰狞的口子暴露在空气之下,没有完全结痂,红色和褐色形成的伤口更显可怖。少年的左臂上扎着一根输液管,而输液管的另一头,则是一袋紫色的药物。

他已经来了一周了。

这一周里,被“那个人”不断地用以试验各种药物。而自己,也正是因为这位的到来,才逃过了“试验品”这个身份。

但,也快了。

信浓费劲力气支撑自己坐起来,脑袋上就搁到硬邦邦的铁杆。没办法,这个笼子太过狭小,能够蜷缩着已经不错了。他的本体已经被“那个人”收走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恐怕那边的那位也一样。

他早在之前就被注射了过量的药剂,身体基本没什么力气,能支撑着小范围活动已经是极限了。

脚上的链条随着动作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他不也想去顾及这不合时宜的声音了。

付丧神只要本体不碎,便不会死。不用吃饭也不用喝水休息,就像机器一样,只是看上去像人类一样。获得了人类的身体,却没有完全成为人类。

他缩了缩身子,试图让自己坐得舒服些。

整个房间内除了他和那位付丧神之外别无他人。如果把那位付丧神比作是小白鼠的话,那他恐怕更像是待宰的羊肉。

之前来这里的付丧神都已经死光了——被害死的,被折断的,还有……自尽的。他也不过是运气稍好一点,被排到了后面的位置,才躲过这一劫。

他眯了眯混色的眸子,看着手术台上的那个付丧神。

良久,他开口。

“喂,你还活着吗?”

“啊……勉勉强强吧。”

手术台上的那个薄香色头发的付丧神转过头来,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这一周来受尽了“那个人”的药物折磨,要是用人类的身体来算的话,恐怕已经死过不下十多回了。

“是吗……”

他喃喃自语。

“信浓君,你还好吗?”

虚弱的声音从另外一边传来,他微微抬起头,正好对上对方那薄香色的眸子。

“啊,还算好吧……你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

这伤口真的看着就疼。

“啊……”

那个付丧神发出了有些惋惜的声音。

“要是主公大人看到的话,会吓晕的吧……”

他发出了类似于自嘲一般的笑容。

信浓藤四郎这时才发现他话里藏着本不该出现的词汇。

“……什么?你是有主的?”

“嗯……算是吧。”

“你这算什么回答?”

“啊……我是……那个人单方面承认的刀啦。”

少年付丧神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露出了称得上是幸福的笑容。

信浓藤四郎看着他,有些晃神。但最后还是决定不去看会比较好,就把自己埋进了手臂里。

“算了……我睡了。”

“嗯……”

他听到那边的呼吸声稍微平稳了些,才敢抬起头来。

对面的少年付丧神一头薄香色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和头发上沾到了一些血液,却仍然能看得到清秀的脸庞。最重要的是,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挂着细看可以察觉的笑容。

信浓撇撇嘴,不是很明白这个付丧神的危机概念。

只是,他口中的“主公大人”一词,让他觉得有些怀念。

可他一想到自己以前那个主人,就觉得阵阵心痛。

「他太粘人了,你要的话我送你也无所谓。」

那个少女冷漠的脸庞仿佛就出现在眼前一般,话语一遍遍地说着,让他每想起来,就会痛得要命。


大将,您讨厌我么?

我可以改。请不要抛弃我……


那时候,他用力哭喊着,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有的,只有男人看似安慰的话语:“信浓,不要哭了。我们回家。”

他当时真的天真地以为这个男人会是个好主人,可事实却证明他大错特错。

那个人,是“恶魔”啊。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忽然,一把温柔的声音传来。


“信浓君……主公大人啊……是个温柔的人哦。”


他顿然止住了哭泣,就像小孩子干蠢事忽然被抓包了一样,只好用力把自己的脑袋埋得更深一点。

“嗯……”

物吉贞宗……是么。

你究竟,在期待着什么呢?



梓站在等待区的最前面,看着上面的开始倒计时,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这次只带了三位付丧神——算上铭见的话,还有就是等级相对较高的堀川国广跟大和守安定。

也不知那天是发生了什么,大和守安定坚持要来。她没办法,本就担心堀川万一一个不小心被敌军包围,这下大和守安定自荐,又是自家本丸,又同为新选组的刀,正好可以互相照应。

她将放在口袋里的两个极御守拿出来,塞在了自家两个刀剑付丧神手里。

“主人,您这是……”

看到御守,堀川跟大和守都愣了一下。

“这次的活动没有以前那么简单,我怕碎刀。你们好好带着,总比没有要好。”

家里的资源并不多,手气也不是怎么好,能够作出两个金色特上刀装实属不易,也就只好两个人分一分,再带一个上级的刀装。

看着审神者非常镇定且肯定的样子,两位付丧神也就没多说话,将御守系在了自己的本体上。

“大小姐,来了。”

铭见的话刚说完,那边的隧道就打开了。

“各位,出发吧。”

“是!”

三位付丧神跟上自家审神者的脚步,冲进了隧道之中。


马上……我马上就来。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哦。



千叶唯一脚踹开破旧的铁门,哪料灰尘直接迎面扑来,呛得她直咳嗽。

“主人啊,开门没这么开的啦。”

和泉守兼定一边吐槽着,好心帮自家主人扇去这灰尘。

“你闭嘴。”

她斜眼看了一眼自家这没良心的刀,得到的是相对冷漠的投降:“好好好,我闭嘴。”

“哈哈哈,甚好甚好。”

旁边的三日月宗近更是直接开怀大笑。

“老爷爷您也闭嘴。”

阿守扶额提醒。

三日月很机智地选择了听话。这两位大魔王最近也被政府的事情弄得心情不太好,现在不住嘴硬是往枪口上撞的话恐怕就不是碎刀那么简单了。

“安定,看一下这附近有没有溯行军。”

“了解。”

大和守安定跳上旁边的一颗树,仔细地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如猫一般跳了下来,轻轻落地。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阿守旁边。

“没有敌军,也没有检非违使——政府的内部人员也没有,只有几个警卫。”

“这就很可疑了。”

唯将自己调整好,回头看了一眼过来的路。

“我们一路上过来也没看见几个人,最多也就是警卫。”

“那么只能说明两种可能。”

阿守接上了话题,“一是这里是某个重要基地,前面有大堆埋伏。”

“二是这里是个见不得人的地方,所以才会有那么少的人。”唯说出了下半段。

自家搭档笑得非常舒心。

“那么,进去看看?”

“不去看还来干嘛?”

唯反问。两人对视一眼,碰了下拳头。


“走。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在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作者有话说】

说好的双更。

明天还得去学校出黑板报和学习园地……不能再辛苦QAQ

信浓你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一期哥你别拔刀!!!!!

下周可能……不更新。我看情况吧。

求评论啊!求评论!没有评论我快死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3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