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刀剑番外】《被封锁住的幸运(5)》

我更到哪里了来着……完全忘记了(:з」∠)_



【刀剑番外】《被封锁住的幸运(5)》
所幸物吉贞宗的伤势并不严重,只休养了五天便痊愈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回到了本体修养的缘故,小家伙的气色看上去比初见时还要好很多。
「这几天真是有劳你费心了。」接住了一如既往扑上来的物吉贞宗,我朝晴人道谢,「我不在的时候应该没有惹麻烦吧?」
「怎么会。」晴人看上去很是轻松,「物吉与其说是惹麻烦,倒不如说是解决麻烦的料子。」
「嗯?」
我一开始并没能理解晴人这句话的意思,但后来我注意到了两只躲在展台后面的小妖怪——这两只小妖怪我都没见过,大概又是从哪里窜进来的吧。
不过这么一想反倒觉得晴人似乎话里有话了。不对啊,博物馆平常不是没什么妖怪靠近的吗,怎么这次……
在我怀里终于蹭够了的物吉贞宗抬起了头,语气中带着点小得意:「嘿嘿嘿,我在这里交到新朋友啦。」
我重新看向那两只小妖怪。它们有着人类小孩的模样,个子小小的,身上没有衣物,取而代之的只有一束由叶子串成的勉勉强强算得上是「裤子」的东西挂在腰间。
『木子』(1)……?」我看了眼晴人,「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木子』?」
「谁知道。」晴人抓了抓头发,「反正我是被这两个家伙抢了好几次午饭……」然后他又加了一句,「感谢你把物吉留在了这里,简直神预算。」
不,这种事情就算是我也没法预算的啦。
「主公大人,他们两个好像是在旅途中迷路了才会来这里的呢。」物吉贞宗扯了扯我的袖子,「他们并没有恶意的,所以我只是说教了一顿而已。」
「就算是说教一顿也是帮大忙了哦。」我摸了把物吉贞宗的脑袋。要知道木子虽然不害人,不过这群家伙很喜欢恶作剧,像晴人这种工作狂要是没了作为存货的午餐,我都不敢想他还能不能活得下去。
「卯月,我似乎感受到你在想些什么失礼的事情了。」
「我没有。你感觉错了。」


我本来是打算看看物吉贞宗是否痊愈,如果痊愈的话就直接带着他离开的。不过今天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一来闲着无聊,二来是好久没有和晴人坐一起聊天了,就这么多停留了一段时间。
「大学怎么样?」
「老样子,每天都很忙哦。你呢?」
「大概是一种令人不爽的两点一线吧。」
「是吗。」
简短的对话,再接下去却又进入了沉默。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和他交谈下去——与其说是「太慌张以至于不知所措」,倒不如说是「完全想不到什么话题可以聊」才对。虽然也可以和他讲一些
日常的见闻,不过对于晴人而言,我想他会嫌我烦是一种可能性,但更多的还是无法自主看见妖怪的身体素质更令他容易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吧。
两个人默默地在走廊上并肩而行。就在我拼命想话题的时候,晴人忽然说:「卯月,要不要试着把物吉带出去?」
「欸?」这句话来得太过突然,我一下子只能用『欸』字来回答他。仔细想过后,最终还是不大明白:「带出去是指……把本体带出去吗?」
「不是那个意思。」他摇头,「我是说,你要不要试着让物吉贞宗成为『可跟随的妖怪』?」
「呃……抱歉,我没大听懂。」晴人的话里好像混了点什么听上去很高大上的操作,我感觉脑壳有点疼,「你能不能深入解释一下?」
晴人似乎有一瞬表现得恨铁不成钢,不过他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缓了过来:「行吧。」
「详细点来讲的话也就是说,让物吉贞宗脱离寄宿本体的状态,转寄宿到另外一样物品中——反正他现在也是你的式神不是吗,万一解决什么委托的时候遇到地域束缚那可就很尴尬了。」
「原来还能这样啊。」我这回算是听懂了,「不过我觉得这样不大好啊……」
「怎么了?」
「物吉他……之前就被封锁在结界里面,而且他本身就是刀剑,我们这样不询问他的意见就擅自行动的话,总觉得很对不起他。」
武器是没有自行选择的权利的。
身为冷兵器时期的物吉贞宗,应该是只能任凭着原先的主人使用他,或许是用来斩杀过谁也说不定。我不知道他那个时候是否已经可以化为人形——或者说有了自己的意识,但我能确定那时的他绝对无法靠自己的意志行动。而现在,付丧神成为了真正的付丧神,至少在我看来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主观意志与情感,如何抉择应该也有他的一份意念才好。
否则的话,我也不过是个独断专行的人而已。
「啊,你说这件事啊。」晴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上去很是轻松,「这件事的话我已经先找物吉贞宗谈过了。那家伙说没问题喔。」
「欸?」
已经找物吉贞宗谈过了?不会吧……
「喂喂,你不要一脸惊恐的样子看着我啊,超可怕的。」晴人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一脸害怕,「所以说了对方表示没问题啦。我不过是问问你要不要这么做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被骗了呢。
「你这家伙……」
本来是想抱怨几句,不过在这之前物吉贞宗就从后面扑上来抱住了我。
「主公大人。」他眨着那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我,眼里没有丝毫的畏惧,「不管您去哪里我都会跟着的,所以请不要担心。」说罢,他又笑着说,「我会将幸运带给您的!」
「幸运啊……」空想并不可行,我只是如此感叹一句,伸手拍了拍他的头,「那你自己的幸运呢?」
「唔。」似乎是没有料到会被我这么反问,物吉贞宗明显地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又笑了起来,「我的幸运就是和主公大人在一起哦!」
太过单纯。倒不如说正因为太单纯,我根本找不到理由来反驳。更糟糕的是,我居然会因此而感觉到一股暖意。
嘛……该说是他太天然了呢,还是因为他故意装出单纯的样子来呢。
我可没法思考那么深。所以最终能做的只是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这么回答:「随君喜欢。要跟着的话就别跑丢了哦?」
得到的当然——啊,已经不需要猜测了呢——是物吉贞宗充满了活力的回答:「是!一定会将幸运送达!」



注释:
(1)木子:木子是生活在兵库县山区的一种妖怪,模样长得像小孩,但是身上不穿衣服,而是裹着树叶。木子并不害人,但是喜欢恶作剧,喜欢偷走人们的午饭,是一种十分可爱的妖怪。

评论
热度 ( 8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