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耳机演绎者/Head Phone Actor PART 10 尾声

声明:

本文为个人短篇,请不要未经允许随意转载。

身为作者文章被无权转载是一件很令人难过的事,我会肉疼的……


耳机演绎者/Head Phone Actor PART 10 尾声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身处于医院的病房——的床上。

邻边的床位上躺着的是还没醒的龙。

从这边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

不再是之前看见崩的坏景观,外面是非常普通的晴天。从窗外可以看到最近的树枝上停着几只麻雀。

我的耳机连着MP3被在床边的置物柜上,隔了一小段距离便可看到墙边的挂钩上挂着龙最珍惜的那顶白色棒球帽。只不过它现在有点脏。

我发觉自己的胸口并不是想象的那般疼,只是四肢有些过度运动而残留下来的酸痛。于是便爬起来,想再确认一下周遭的情况。

“啊,辻。你醒了?”

一把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

抬头看去,日下部悠二正拿着一本袖珍本坐在墙壁的角落间。

他还是那副样子,像刚开始那样。

“日下部……老师?”

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得到的是对方的点头回应。

“身体还好吗?”

“嗯。”

“有什么不舒服,尽管跟我说。”

“嗯。”

我目前只能简短地回答他。

“你们两个都很辛苦呢。这么久才终于从「切入」中逃出来。”

日下部老师就是这样,有时候会说一些不明就里的话。

“不过这方式有点绝啊……一个自杀一个枪杀。说实话老师我看得出了一身冷汗。”

“打住。老师你现在是哪个人?”

“嗯?什么哪个?”

“模式。”

“……啊,我是你们亲爱的班主任哦。诶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请不要在意。我只是在鉴定而已。”

“不,那样反而更加在意了……”

日下部老师已经躲到了墙角。虽然他本来就在那附近。

“……”

沉默了良久,最终由我开口。

“日下部老师,可以请教几个问题吗?”

看气氛正常了,自然也就放松了的老师,让人感到有种无奈。

但现在这种感觉还是放一边去比较好。

“老师,刚才的「切入」,是指我们之前所经历的那些场景吗?”

“嗯。不过,与其说是「场景」,倒不如说是「箱庭」会更好一些呢。”

“「箱庭」……”

被老师这么一提醒,我反而有点糊涂了。

我记得,能与「箱庭」这个词联系到一起的是……

“箱庭疗法(Sandspiel,sand play technique)。”

我淡淡地吐出这几个字。

以某种沙盘游戏为中介的——心理治疗。

但为什么这个事件可以与此联系在一起呢?

我不太明白。

“完全正确。”

日下部老师点了点头,“那么,请问。辻你跟御上在学校里相遇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高一第二学期,十一月。”

“很好——那么追加一个问题——御上君为什么空白了一个学期呢?”

这个突然的问题让我停住了嘴。

第一学期的空白……

我所知道的事情也没多少。

但日下部老师从来没问过无法让人回答的问题。

也就是说,这之中必定有什么事是能够让他空出整整一学期的,且是我也知道的事。

“顺带一提某个女孩的入棺时间是去年的十二月。”

等、等等!

该不会是……

“Sayuri……”

我轻声念出了这个名字。

能够与那个时间重合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么一件。

日下部老师忽然就笑了起来。

“哈哈哈,猜对了哦。”

“但是……龙在之前确实已经……”

“笨蛋,心伤哪是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愈合的啊。”

我的发言被呵斥了。

“御上那家伙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伙在某些方面异常固执。再说了,要是当面被揭穿的话,身为男人的尊严可就没了啊。”

真是不错的发言。

“然而我并不觉得老师还有什么尊严存在。”

很抱歉说话带刺。

但这是事实。

“小沙真是过分呢……”

老师蹲在墙角画着圈圈,无意中流露出的话却让我感觉有点熟悉。

“「小沙」?”

这个昵称似乎在哪里听过。

啊啊,小百合小姐也有叫过呢。

“日下部老师,虽然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最重要。”

“嗯?”


“老师你是——牧野小百合的父亲,对吧?”


我想要是我的语气更生硬一点的话,就会变成公然挑衅了吧。

幸好日下部老师不是那么易怒的人。

“啊哈哈……暴露了吗?”

他抓了抓后脑勺,笑嘻嘻地说。

“嗯。”

那是因为,“老师你对我的称呼,跟小百合小姐一样。”

不得不说,这个称呼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

“但是,光靠这样是没有办法确认的吧?”

“有办法啊。”

“诶?”

“如果不是小百合的父亲的话,是不会说出那种话的。”


「只凭着『思念』这一项,就能够闯到这个『边界』来」什么的。


“如果不知道龙是「思念」的话,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的。正因为老师你说出了这句话,我才能确定您就是小百合小姐的父亲。”

“是吗……”

像是松了口气般,日下部老师如此感叹道。

“我们家女儿找到了个不错的朋友呢……”

“还是去感谢龙吧。”

我起身下床,在龙的床边停下。

我没有办法再去如此厚颜无耻地轻吻他的唇。

所以,只能轻俯身子,浅吻他的额头。

“啊啊,小沙,乘人之危可不好哦。”

“没关系,反正也只是祝福①。”

“嘛……虽然是这样啦。”

日下部老师露出了一副难为样。

稍微认真点吧,老师。

“对了,老师。你认识远山吗?”

“啊?哪个?”

“秋人,远山秋人。”

“啊,他啊。”

老师向上望了一下天花板以作回忆,然后淡淡地说出与我的预料相同的答案。


“很遗憾,那孩子已经在两年前去世了。”


“是吗……谢谢。”

向老师点头道谢过后,我发现龙已经起身了。

“御上,你醒了?”

“啊,嗯……总感觉脑子有点乱。”

龙趁着床沿坐起来,一手揉了揉太阳穴。

“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日下部老师直接把我想问的都给问了,所以我一时间没什么可说的。

“唔……完全想不起来。”

他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最终宣布无果。

真是让人意外的回答。

“没自觉性呢。”

“是啊。毕竟是本人创造的幻境,没这个自觉也是可以理解了。”

龙听到我们的对话,满头雾水。

“诶诶?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

“是啊是啊——没什么特殊的啦。”

日下部老师以习惯性都打哈哈混了过去。

“你们俩有点可疑啊……”

龙用表情证明他对此不相信。

“别乱想了。对了,龙。下次有时间的话,能不能带我去一趟远山的墓地?”

“哈?可以是可以啦,不过你想去干嘛?”

“道谢。”

“诶?你们什么时候有交集的?”

“保密。”



我们生活在这个空间中,就像蜗居在这里一样,不曾见过所谓的“外面”。

时常幻想“外面”的生活,但有时又有点不放心现在的生活。

而现在,在“外面”的我们,却意外地,想要明白那时的心情。

「箱庭」之中的经历,也许会成为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经历。

但想起那时候的经历,却又有点无法释怀。

该说的话,也在那时候说出口。

尽管还没能完全传达,但我还是由衷地感谢这个经历。

还有在「箱庭」中遇见的那个人。



“谢谢你,远山君。”


注:

①:亲吻额头代表的是“祝福、友情”。


其余篇目: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PART 5】

【PART 6】

【PART 7】

【PART 8】

【PART 9】


评论
热度 ( 1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