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耳机演绎者/Head Phone Actor PART 2 走向崩坏的初始之音

声明:

本文为个人短篇,请不要未经允许随意转载。

身为作者文章被无权转载是一件很令人难过的事,我会肉疼的……



耳机演绎者/Head Phone Actor PART 2 走向崩坏的初始之音

      今天是学校的能力等级测试。
  赛程公布表上,写着我和远山秋人的名字。
  “哇,居然跟狙击组的辻对上了……射击测试估计要不及格处理了。”
  站在旁边的远山看着赛程表,一脸绝望。
  “秋人,你居然会因为沙央而沮丧成这样,真是够丢脸的啊……”
  龙在旁边调侃。
  “等你的成绩降到我这个级别之后你就会了解我的痛了。辻她可是狙击组年级第一唷?”
  “嘛……这点事知道啦。可你也没必要用这种生无可恋的表情吧?”
  与先前将龙拖走的帅气形象不同,远山用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我。
  “我有什么问题吗?”
  感到很疑惑,我就开口问了。
  “没什么……”
  他非常没有精神地回答。
  看来受到的打击非常大。
  虽然我本身没有什么过大的自觉。
  看他这一脸与想死无异的表情,弄得龙也有点担心。
  “我说啊,秋人。只是一个学业水平测试啦,问题不大的……”
  “只要是真枪实弹就能发挥真正水平的家伙给我住嘴!”
  “……”
  龙一下子噎住了。
  稍久,他才反应过来。
  “诶,你在说我?”
  “除了你还有谁啊!”
  得到的是相当激烈的回应。
  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龙,你是那种体质吗?”
  “诶?不要问我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他摇头否定的表现,我可以断定龙的自觉性也不怎么样。
  于是,自己就像是松了口气一般,说出了以下结论。
  “看来我们也是半斤八两。”
  “哈?”
  龙的表情当场僵住。
  看来是没懂我的意思。
  嘛,算了吧。
  不懂就这样吧,反正他不知道也挺好。
  
  当天下午,我跟远山进行了一场比赛。
  内容是,在规定时间内,能将对方防守范围内的玻璃瓶打破得多的人获胜。
  而校区规定使用的是真枪,但必须使用仿真弹,避免误伤。
  一点一到,比赛便正式开始。
  我先发制人,冲了出去。
  用手中的短枪先打破了远山的两个玻璃瓶。
  他瞬间被惊醒,从刚才的迟钝中回过神来,然后举起手枪,对着我身后的玻璃瓶开了几枪,但很可惜,都没有射中。
  这家伙的射击技术很烂。
  我冲到他面前,照着玻璃瓶又是两枪连发。
  他像是被刺激到了的样子,抬起脚来猛地一踹。
  我猛地刹车,往后一倾,躲过了这次攻击。
  幸好我收手快,不然手中的手枪恐怕已经被他踢飞了。
  对——远山虽然射击技术差,但在格斗方面却是一流。
  论单科成绩的话,能够上排行第一。

远山非常迅速地将动作调整了过来,换成横扫。我不得不用手去挡,伸手抓住了他横在半空中的脚。岂料,他用另一只站在地上的脚轻轻一踮,就跳了起来,随之便以半空飞跃的姿势对着我持枪的手一个飞踢,顺利将我的手枪踢飞到了场内空地上。

我一时间停顿了一下,他就趁着这个机会用手枪击碎了我的一个玻璃瓶。

“真厉害,不愧是格斗家的血统呢。不过……”

我趁他还没落地,抓着他的脚用力往旁边一甩,远山就被我甩了出去。

他的身体因为离心力等缘故,被我甩出去之后重重地落在了几个玻璃瓶中间,其结果就是,被波及瓶子全部碎裂。

我借此冲过去将我的手枪捡了回来。

电子屏幕上,我的分数迅速窜到了十分。

“喂喂,这都可以吗?”

远山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电子屏幕上的分数,忍不住嚷嚷。

“规则只说「将对方的玻璃瓶击碎多的人获胜」啊。”

“文字游戏在这个时候起作用了吗!”


我跟远山的比赛僵持了大约三十分钟后,以我先行将他的玻璃瓶全数打碎为条件,取得了胜利。


“好过分……”

出了赛场,远山就完全沉入了悲伤的谷底。就连龙的安慰也不听。

“没关系啦,秋人。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但是我想死。”

“诶!有这么严重吗?”

“有。”

他非常肯定的回答,让龙有些慌了手脚。

“不行!沙央,你也稍微安慰一下他吧?”

虽然龙这么说,但是我不会安慰人。

从口中吐出的话在无意识间又变成了刺激。

“很抱歉,我只能说这场比赛远山是必输的。”

远山似乎被我刺痛了,下一秒,就扑在了阳台上,一只脚已经开始跨出去。

“请让我去死。”

“说了不行!给我下来!”

龙当然是从后面使劲抱住他,免得这个身大心脆的家伙真的干了蠢事。

我只能叹口气。

我真的不会安慰人。

所以请不要找我来谈论这种触及心灵的问题啊,龙……


“啊,你们都在?那真是太好了。”

日下部老师不知何时出现在我们身后。

“哇啊啊!”

我们都被吓了一跳,但被吓得叫出了声的却是我身边的两位男生。

远山看来被吓得不轻,都忘记自己刚才在干什么,手一滑,就往下栽倒。幸好龙抓住了他,不然很可能就这么掉下去了。

“你真的想死吗?想死的话我送你下去!”

“我开玩笑的啊!敢推我下去的话我做鬼都会缠着你的啊笨蛋龙!”

在刚才的惊险一幕之后,两个人又开始斗嘴了。

“啊呀呀,两位真是要好呢……”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两个死党拌嘴的时候还不忘一起给老师补刀。

“少说风凉话,你个四眼田鸡!”

真是一语中的。

日下部老师现在跪在地上,捂着心口。

看来被攻击得很疼。

“别这么说啊,老师我以前也是很帅的……在没有变成四眼田鸡之前……”

看着日下部老师受伤的样子,我忍不住感慨。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呢。”

没想到这句话出口后,引来了不得了的一幕。

老师模仿着远山刚才的样子,双手抓着栏杆,一只脚搭在外面,准备跳楼。

“谁都别拦我!让我跳下去!”

其结果是,被龙跟远山拉了下来。

“不准去死,你个白痴老师!”

虽然带着责备的话语。

不知道老师的心灵能不能承受得住。

我忍不住默默地为他祈祷了一下。


耳机中,传来了一阵断断续续的杂音。






——“要……开……始……了……”


————————————————————————

其余篇目:

【PART 1】

评论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