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刀剑番外】《被封锁住的幸运》(4)

每月固定产出!
请注意,这是一只和官设不同的私设超粘人物吉!

妖怪prao,现代prao,会与《野良神》、《夏目》做一些综合

正确来讲的话稍微引用一点座敷童子这样的设定,不过并不是真正的座敷童子
主线刀剑物吉,毕竟他是天使x
阴阳师卯月&妖怪物吉,BG,GB的剧情皆有,ooc存在
卯月第一人称为设定的文
内容全程靠瞎编,引用资料以及说明均在文章末尾,如果有意阅读请坚持翻到末尾。

本篇为番外,正篇在这里:【《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以防万一说的话和心里想的我直接用符号分开了

以上全部OK?

GO!






被封锁住的幸运(4)

鬼一口被治退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心脏还在不停地跳动着,似乎在提醒着我刚刚发生的那一瞬并非梦境。用木刀撑住自己以防真的腿脚发软而狼狈地摔倒在地,我回头去看夏目和物吉贞宗:「没事吧?」
「嗯,我们没事喔。」被夏目扶起来的物吉贞宗如此说着,递给了我一个和先前毫无差别的微笑,但这并不能遮掩住他左手臂上那片红色,也许是刚才被鬼一口抓住的时候蹭伤的也说不定。
「你受伤了。」
尽管明白那种伤势并不会使这个小家伙死掉,我还是不由得心中一紧,快步走过去查看伤势。好在只是手臂划伤了一道口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治一治还是能好的。
那么问题来了,妖怪要怎么治?
平生第一次养妖怪的我碰上了这个世纪难题。
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表现得毫不惊慌甚至颇有种无所谓的感觉:「这种小伤放个一天两天就会好了,别管那么多。嘛,实在不行让我斑大人舔两口治治也是可以的啦。」
不,这完全不是什么好办法。
我几乎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下意识地护住了物吉贞宗。
「离我家物吉远点,你这只浑身酒骚味的臭猫。」
斑不出所料地炸毛了:「什么?!你这臭丫头居然小看我!还有你什么时候把他当你家的了!」
可他就是我家的式神啊。
我作为一个阴阳师,忽然感受到了莫名的委屈。

虽然斑的提议并没有错,但这种方法大多只是对于普通的妖怪凑效的。可惜物吉贞宗是武器付丧神,和普通妖怪不一样,如果放着他不管的话哪怕是这点小伤也要大半个月才能治愈,我又不忍心看着他挂彩这么久,那么只能选择一条路。
带物吉贞宗到德川美术馆,让他直接回到本体中治疗,这样的话至多一个礼拜就能回来了。
然而方案一出,小家伙就不乐意了:「那样就不能陪在主公大人身边了,我不要。」
我的天,这家伙怕别是个成精的吧。
险些白眼一翻,可一想到付丧神本身就是器物成精的产物,我就有一种想要捶死自己的冲动。
想想还是自己惹的祸。自己捡回来的小妖精,跪着也要继续养。
被物吉贞宗缠得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强行把他从身上扒下来,伸手扯了扯他手感颇好的脸颊:「行了行了,我会每天都去看你的,所以小祖宗你乖乖呆在那边养伤好不好?」
话刚说完物吉贞宗的眸子就变得晶亮,几乎是立刻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好的!就这样说好了!」
我忽然感受到了心累是怎么回事。

经过了一番(实际上没多大意义的)商议之后,我带着物吉贞宗来到了德川美术馆。被我电话通知的晴人自然是出来迎接我们的对象。
「没想到我们的阴阳师大小姐居然也会有打电话向我求助的一天啊。」
「你超烦的耶,别那么自恋行不行。」
嘛,虽然一上来就是这种脱离正常画风的对话,但实际上晴人——卯月晴人(うづき はるひと)还是个挺不错的人的。作为德川美术馆馆主家的儿子,他对刀剑也是非常热爱,并且将其打理得很好——这点在物吉贞宗的精神程度上也得到了相当完美的体现。
虽然他跟我这个青梅竹马是损友关系就是了。
介于来意早在电话里面就已经谈过,我们见面时也就避免了各种询问,碰头后晴人就非常自觉地带着我来到了保存物吉贞宗本体的地方。
「这里就是『物吉贞宗』的保存地了。」他指了指玻璃里侧的那把小胁差,随后又看向我,「那么,在这之前能不能让我见见你那位式神呢?」随后又指了指太阳穴,「他应该就在你身边吧,我这里可是一直有种刺痛感哦?」
这里我似乎忘了说明。晴人作为我的青梅竹马,不知道是因为我家向来就存在的术场影响,还是他自己天生就带有灵力,对于妖怪之类的生物,若是对方在自己附近的话他会发生和田沼要差不多的状况——也就是会有轻微头痛。不过有趣的是,因为前者的灵力影响,若是妖怪愿意被看见的话他可以不通过任何视觉术式看到对方,而且头痛的现象会伴随着妖怪的可见而消失。总而言之,这家伙从某种方面来讲也是个非常神奇的人呢。
我轻轻拍了拍物吉贞宗的肩膀。少年付丧神非常配合地让自己显现出来,并朝他鞠了一躬:「您好,我是物吉贞宗。一直以来受您照顾了。」
然后晴人冒出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居然是这么小的孩子吗?」
「……」
是的,这家伙没什么不好,就是喜欢直话直说。可怜了和他相处了几年也摸清了性子,来时特意换上了稍微成熟点的衣服的物吉贞宗,结果连最后的挣扎也没凑效。
感受到左臂被人抱住,我看了眼深受打击的物吉贞宗,不由苦笑:「你不能对一把小胁差有那么多的要求。」
「可是这身高真的有点一言难尽嘛。」一刀未平,又补一刀,「这身高连我国中水平都没过。」
好了物吉,我感受到你的委屈了。
伸手抚了抚物吉贞宗的脑袋作为安慰,我回道:「你见过哪个长得很高大的家伙用短刀(1)的吗。」
他真诚地回答:「这还真没有。」
如此谈话后,晴人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脸上的表情写明了他的不敢相信:「等等,你身边这个物吉贞宗该不会是我们馆里面的那个物吉贞宗吧?」
「你现在才发现吗?」我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我还以为你一开始就发现了。」
晴人的表情说不上很冷静,甚至有点慌张:「不,我只是……一时间不大敢相信而已。」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上去有点兴奋又有点不知所措,「天哪……要是我家老爷子知道了肯定要高兴坏了。」
「得了吧,你家老爷子要是能从地里爬出来那可就要闹鬼了。」我设想了一下,嗯,不要太刺激。
「好吧,那也对。」晴人大概也是想到了那个惊悚状况,立刻收敛了很多。

和晴人简短地交谈过后,我准备让物吉贞宗回到本体养伤。分别前这个小家伙抱了我好一会儿,狠狠地吃了一把豆腐。
「主公大人,一定要遵守约定哦。」
「我知道。」
「一定要每天都过来哦。」
「嗯。」
「一定一定不可以忘记哦。」
「……」
对不起,说到第三句我就不想接了。
话这么多,你这家伙是从哪里走出来的悲情女主角吗?
我控制住蠢蠢欲动想要打妖怪的手,微笑:「物吉,你再说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把你敲晕了扔回去。」
物吉贞宗抖了抖,下一秒就没了影。过了两秒之后,他又显现了出来。
「那,我提最后一个要求可以吗……」大概是被我刚才吓到了,物吉贞宗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听上去没什么威力。
看他大概真的是被吓怕了,我不由心软了一点:「说吧。」
小家伙一听到我的同意,立刻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精神得不得了。属于他的那张原本就好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阳光又温暖的笑容:「笑容最棒了!主公大人也一定要多笑笑哦!」
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戳中了自己哪里,回过神来时我的嘴角已经扬起。
「好啊。」


【作者有话说】
注:
(1)物吉贞宗曾被判定为短刀。

这一期是和官设完全不同的私设物吉!物吉·真·忠犬·超粘人·贞宗!
总有种莫名养了个小妖精的感觉呢www但是他可爱,没办法。
本期友情出场的晴人君意外地没有担任到吐槽角色,我自己也吓到了呢。虽然毒舌还是会有的www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