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刀剑番外《被封锁住的幸运(3)(下)》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写现代paro的战斗部分的时候总憋不出来,莫名有种违和感,但是偏偏写凹凸和纯原创向的异能战斗的时候就完全没有违和感,好奇怪呀……

第一次在三天里更了五篇文(全在晋江),合起来1万+的字数吓到自己了_(:3J∠)_

妖怪prao,现代prao,会与《野良神》、《夏目》做一些综合

正确来讲的话稍微引用一点座敷童子这样的设定,不过并不是真正的座敷童子
主线刀剑物吉,毕竟他是天使x
阴阳师卯月&妖怪物吉,BG,GB的剧情皆有,ooc存在
卯月第一人称为设定的文
内容全程靠瞎编,引用资料以及说明均在文章末尾,如果有意阅读请坚持翻到末尾。

本篇为番外,正篇在这里:【《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以防万一说的话和心里想的我直接用符号分开了


以上全部OK?



GO!






被封锁住的幸运(3)(下)


既然决定了要出门打妖怪,那我必定是要做出准备的。虽然我的衣柜里确实有一套专门的巫女服可以用,但我并不觉得打只妖怪需要我大费周折地去弄这种有点古老的玩意儿。我是生活在现代的阴阳师,不是那些老古董,所以我最终还是选择换上了我认为活动最方便的运动服。

这大概也是现代年轻人的一种通病吧。

将能用到的符纸之类的东西一并塞在一个小单肩包里面,向夏目发消息确认之后我便带着物吉贞宗出了门。

离家之前,我不知怎的问了物吉贞宗一个问题:「呐,物吉。把你关在那里的人,是谁?」

我的父母虽然因为家族的血脉分流而在阴阳术方面弱化了一些,但若是要他们发动结界困住一只妖怪还是可行的。

尽管他们生平为人正直,但除妖方面我并没有多少次真正看到过。现在想来,我可能是在害怕物吉贞宗的答案是「是」。

那物吉贞宗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记得那个还没我高的小少年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给了我一个犹如天使一般的温柔微笑:「请放心吧,主公大人。他们是很好很好的人。」

后来在去往那个旧校舍的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基本记不清了。只知道自己那时候心情畅快了不少。


夏目所说的旧校舍其实离我家的神社并不是很远,徒步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绕进后山就能够找到了。简单来说的话,其实这间校舍离夏目家也不是很远呢。

远远地就能看见夏目在招手,接近之后还可以看到趴在他脚边的斑。随意地打了个招呼过后,我抬头去看那间校舍。

这是一间很有年代感的校舍。不管是墙壁也好,屋顶也好,全都是用木头来建造的,除了窗户上必要的玻璃之外,似乎在宣告着这幢房子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木材厂。校舍的大门敞开,可以窥见内部的木头结构,以及老旧的长课桌和缺了角的黑板。校舍外围的草坪因为长时间没人管理,大多都荒芜了,仅剩的一些杂草也是枯黄的颜色,本该有着标示的木板上的字也因风化而削去了大半部分的墨水,最多只能模糊地看见几个横和竖笔画。

「真要算起来的话,这校舍可是个老古董了呢。」我这么说着。光是远距离的肉眼观察就可以看到一些木材外面被啃食过的小虫洞,推算一下的话,这间校舍少说也有个六七十年代了吧?

「这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啦。」斑说着,跳上了夏目的肩膀,「不过你还真有胆把他带过来啊,明明只是只小妖怪。」

兴许是斑的话让物吉贞宗感到了不舒服,小家伙有点不高兴地皱了皱眉:「虽然只是护身刀,但我好歹也是习惯了战斗的。」

斑看上去根本不在意这种事情:「哼,到时候可别被那只妖怪吃掉了才好。」

「才不会呢,幸运一直都会站在我这边的。」

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两个拌嘴的我和夏目当时就有点懵。

这还没上场就打算打起来,总觉得要出事?

所以我们两个义无反顾地将各自的小妖怪拉开了。



拜托了夏目给我们带路,找到那只「鬼一口」就明显方便了很多。

「在那里。」

两人两妖躲在一个拐角处,顺着夏目的手指的方向,我清楚地看到了在走廊最里侧的一个女人的脑袋。

「啊啊,确实是鬼一口。」

若是从正视的角度看去,那必定只能看到趴在地上的只剩下一个上半身的女人,但此时以斜视的角度看去,便可以看到与女人的上半身衔接的地方,并不是人类的躯体,而是一条红色的舌头。至于那个舌头的主人,则是位于女人上方的那一张「嘴」了。

长于鬼首前的美女,妖怪「鬼一口」,是它没错了。

「卯月小姐,我们应该怎么办?」向来没有什么除妖经验的夏目按住了想要冲上去直接驱妖的斑,转头问我。

「说实话,不大好办。」观察了几分钟这只鬼一口都没有动静,我看着都有点慌,「对方没有动作的话没法确定弱点,自然不好随便除掉——说回来我怎么感觉我最近总是在疏忽其职?」

这里不得不提及一下阴阳师和除妖师的区别。一般来讲的话,阴阳师虽然也有除妖师的「用法」,不过大多数阴阳师都是作为人妖两界之间的沟通者存在的,比起「除妖」,更多的是做「安抚妖怪,问清缘由,送入轮道」这种事情。不过自从碰上夏目和夜斗之后,我总有种自己转行做了除妖师的错觉。

「那是你的错觉。」斑挣脱了夏目的手,转身跳到我的身前,「反正我觉得你们除妖师和阴阳师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都能除掉妖怪吗?」

「谁知道。」

斑没有多说话,留下这句有点意义不明的话之后就专心盯着鬼一口了。

说是意义不明,但说不定其实我是明白的。

因为除妖师和阴阳师的「除妖」的本质,不管怎么替换都是没有区别的。除去「妖怪」,保护「自己」,然后心安理得地享受这种掠夺过来的平静生活。

严格来说的话,其实两者——不,或许除妖者和妖怪本身也是没有区别的。

「……主公大人。」

不知何时紧握的手被物吉贞宗握住了。少年形态的付丧神此刻正担忧地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但又碍于某些原因而没有说出口。

不知不觉间竟被自己的式神担心了,若是说出去可能也会有损颜面吧。不过也确实是因为物吉贞宗的这一举动,我感觉自己稍微放松了一些。伸手抚了抚他的脑袋告诉他自己没关系,耳边却传来斑的喊声:「喂,那家伙过来了!」

『过来了?!』

内心一惊,紧张感再度油然而生。越过拐角再度回头去看时,直面我的是位于舌头的女人的一双腥红色的眼睛。

「糟了!」

大多数妖怪攻击人类的时候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变成猩红色的眸子。

「逃!」

几乎是下意识地拉起物吉贞宗和夏目的手,我迅速带着两人朝来时的走廊跑去。身后传来一阵木头被撞碎的声音,回过头去,我们先前呆着的那个小小的拐角已经被那个半身女人给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但不等我作出什么感叹,那女人就从洞里面爬了出来,以飞跃的速度冲着我们扑来。

我迅速放开拉着夏目的右手,情急之下从口袋里面扒拉出一张应急用的符咒,对准那个女人展开能力:「光!」

白色的强光从画有符咒的那一面窜了出来,瞬间就把整个通道照得透亮。虽然只有几秒,但趁着这半截女人被光芒刺激成短暂失明的时间,我带着夏目和物吉贞宗躲进了隔间的小隔间里。


我为什么要答应夏目来处理这只没见过的妖怪呢?

和夏目、物吉贞宗缩在这间小隔间里,以几乎是摒住呼吸的势头等待鬼一口离开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这个来得实在是有点晚的问题。

明明是一个以交流为主打旗的阴阳师,为什么反而做了除妖师?

我怕不是有病。

静静听着门外的声音,我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的加速。

咚、咚……

一下,两下……

越跳越快。

这间校舍说白了其实还是一种纸门的设计,所以从我们这里是可以透过纸门观察到外头的影子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倒带回去推辞掉这份工作。

斑不知道去了哪里,大概是在刚才逃跑的时候和我们分散了吧。

两个人和一只妖怪,若真的要分个能力上下的话,与鬼一口同身为妖怪的物吉贞宗在感应方面自然要比我们人类高上一层。所以,在感受到物吉贞宗忽然的颤抖时,我就明白我们有危险了。

「快跑!」

几乎是身后的门被冲破的那一瞬,我将物吉贞宗和夏目推了出去,自己则翻身一滚,勉勉强强躲过了女人的冲击。那半截女人似是根本不怕疼痛一样,见没打着任何一个,就再度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我而来。

「主公大人!」

物吉贞宗的声音传来,随后这个小家伙就窜到了我身边,用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木刀敲在女人的头上,见一招不起效,他便再度出手,每一下都打在要害上,强行将这个家伙给逼退了几分。

「主公大人,您没事吧?」

物吉贞宗紧张地回头看我,但还没等我从地上爬起来,身后的那半截女人就再度冲了过来。

「危险!」

这一次的袭击实在是太过突然,物吉贞宗几乎没有反应的机会就被女人扑倒在地。属于人的那两条胳膊掐住物吉贞宗的脖子,将他牢牢地按在地上。

「吃……吃掉……」那个人形第一次说出了话。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话,但她的话确实让我整个人都一惊,几乎汗毛都要竖起了。

它想,吃掉物吉贞宗。

妖吃妖,吞噬对方的力量。

原本还在外头的那只「鬼口」已经有了进入房间的趋势,长在它舌头上的女人似乎也因为这个原因,抓着物吉贞宗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似乎是想靠这样回到鬼口中。

「……开什么玩笑。」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我一把扒下背在背上的背包,抽出几张强力的符纸后一个打滚滚到木刀边将其拾起,然后发动灵力把这些符纸附在了刀上。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自己的式神,却要被你吃掉?

怎么可能。

「挥斩之物,暂听吾令,化汝真形,劈开虚无!」

如此念着咒语,我冲上去用刀斩断了女人的双臂,物吉贞宗也因此直直地掉落在了地板上。

身后传来物吉贞宗剧烈的咳嗽声,但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去管他。在内心给物吉贞宗说了声抱歉,重新拾起速度,我对准女人和舌头相接的部分,来了一道水平斩。

啊,忘记说了——我国中时期参加过剑道部来着。

不过这一击显然没有上一击那么好运,对方似乎知道了我的意图,往后一缩,便顺着我的刀尖坎坎躲过,最多只让我划出了一道算不上深的口子。

随后又是一记飞扑。

「糟糕!」

正当我以为这一击必然躲不过的时候,有一个预料之外却又符合情理之中的家伙跳到了我们中间。

是斑。

「给我退下!」

仍然是花猫状的斑的头顶出现了一个有着白色光芒的符号——若注意的话就会知道那是它解放形体之后的脑袋上的那个符——强光瞬间就笼罩了整只鬼一口,令其动弹不得。

「被照了还是退不下去吗?」看对方仍未打算离开,我立刻抽出了塞在口袋里的符纸拍在它的头上,「那就送你一程!」

「给我滚回你的阴间去!——退!」

又一道强烈的白色光芒从符纸发出,笼罩住鬼一口。待光芒散去之时,已经没有鬼一口的影子了。



【作者有话说】

下一章就是日常向啦。想想我每次标“正剧”或者“欢乐向”的文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加入一点刀子或者玻璃渣,就感觉emmmmm

我会被读者砍死的吧_(:3J∠)_

箱安……对不起我卡文了,真的卡文了QAQ

物吉是天使,我虐不起来。感觉虐了会心痛到先把自己给虐死了【胡说你看看你正篇虐了多久了】

所以番外就是要甜甜甜嘛!

顺带让我夸奖一句仓小太太画的头像真的好好看啊嘿嘿嘿……(痴汉笑)

评论
热度 ( 4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