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刀剑番外《被封锁住的幸运(3)(上)》

这篇憋了三个礼拜只写出这么一点,感觉自己是要在拖更的边缘试探_(:3J∠)_想要把逻辑撸顺又想写个高甜的,我想我大概一时半会儿办不到orz

妖怪prao,现代prao,会与《野良神》、《夏目》做一些综合

正确来讲的话稍微引用一点座敷童子这样的设定,不过并不是真正的座敷童子
主线刀剑物吉,毕竟他是天使x
阴阳师卯月&妖怪物吉,BG,GB的剧情皆有,ooc存在
卯月第一人称为设定的文
内容全程靠瞎编,引用资料以及说明均在文章末尾,如果有意阅读请坚持翻到末尾。

本篇为番外,正篇在这里:【《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以防万一说的话和心里想的我直接用符号分开了


以上全部OK?



GO!






被封锁住的幸运(3)(上)

斑问了我一个非常尴尬却也相当切合实际的问题。说回来,要不是因为斑的提醒,我还真可能会就这么带着物吉贞宗出门了。
然而答案也是显而易见:我当然不可能有男孩子的衣服。
严肃拒绝了斑帮忙找衣服的提议,我最终给我的那位青梅竹马打了个电话。
「衣服?」电话那头的晴人听上去很是不可思议,但他还是及时抑制住了这种状态,「多大的?我大概半年前买的那个尺寸够吗?」
我让物吉贞宗站起来,自己站到他身边比了比身高,意外地发现这位付丧神似乎在身高方面有点小小的不大如意:「……不,也许还要再小一点,大概初中生左右。」
「啊?」光是听声音我都可以想象得出晴人那吃惊的表情了,「你到底收了多小一只?」
「超乎你的想象。」
「……」
也许是因为我的秒答内容实在是太冷,晴人那头沉默了一阵,才继续说:「行了你去我家里随便翻几件衣服吧,如果不出错的话那个尺寸的还是能找得到的。你知道钥匙在哪里吧?」
「这个还用你说吗。」
「下次有空记得带过来让我看一眼。」
「……我尽力。」
挂了电话,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和刚刚碰上一只吃人的大妖怪的状态是差不多的。
妈耶,居然让晴人提起兴趣了,总觉得很危险的样子。
桌上的斑一脸无所谓:「自己造的孽,自己收拾咯。」
我觉得直到明天行动之前我都不大会和斑说话了。

从晴人家里翻出件尺寸稍微小点但他还算能穿的衣服给物吉贞宗换上之后,我打算顺便再去他整理的橱柜里面找两套替换用的衣服。日常的衣服其实也可以去买,但现在这种有任务在身的情况可轮不到我悠哉悠哉地去逛商场,只能暂时先这么顶一下。
「主公大人,为什么您这么熟练?」物吉贞宗凑到我旁边看着我在晴人的衣柜里挑挑拣拣,脸上写满了疑惑,「感觉您经常来这里的样子。」
我一边在衣柜里翻捡着一边回答他:「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嘛,互相串门什么的是常有的事情啊——啊,这件好像不错?」意外地翻到了一件白色的运动服,我立刻抖开来给物吉贞宗做了个对比。
物吉贞宗乖顺地任我把衣服按在他身上对比尺寸,继续问道:「那您和他做过那种事情吗?」
「哪种事情?」我一时间没抓住他的点,只能愣着反问回去。
「男女之间的事情。」他笼统地回答了一句,想想又补充道,「据说可以生孩子。」
「依照我和他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啦,损友还差不多。」我叹着气将衣服放到床上,分到准备带走的那类中,忽然感觉有哪里不对,「……小孩子不要知道那么多事情!」
似乎是我这话戳到了他哪里的痛处,物吉贞宗立刻气鼓鼓地答道:「我才不是小孩子!只是因为刀种限制才化成了小孩子的模样而已。」
『可你也确实承认自己是小孩子啊……』我在内心默默地把这句话咽了下去。看了眼物吉贞宗现在身穿的明显大上一号,塞进裤子里也依旧显得很长的衬衫,再想想他衣服下那个小身板,还有那和我差了一大截的身高……我忽然有点担心明天打妖怪会不会出事了。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双手已经捏住了物吉贞宗的脸颊。
「啊,好软。」
「……」
忍不住再捏了捏,我被那光滑又很柔软的皮肤给圈粉了。
……不是说好了他是男孩子的吗!为什么皮肤那么好!果然是因为小孩子的体型吗!
「……主公大人,您的怨念快要实体化了喔。」
物吉贞宗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我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并倒退三步:「啊、啊哈哈,那啥,自然反应嘛……」
「自然反应?」
「嗯对,自然反应。」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物吉贞宗还是一副不怎么了解的模样看着我。被那双薄香色的眼睛注视着,我逐渐感觉自己开始慌了起来。
长时间的沉默未免太过不自然,我试探性地转移了话题:「说回来,物吉你之前似乎提到过这所寺庙的主持?」
听到我的话,他的眼睛似乎亮了亮:「是的。他们是一对夫妻。主公大人您认识他们吗?」
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
「……那是我爸妈。」
「欸~」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应过来的时候整只妖都是懵的,「……欸欸欸?!」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无视了他的大惊小怪,关上橱柜门开始叠衣服,「这种事情可不少见。」
他看上去非常高兴,几乎开始自言自语:「可是可是,主公大人和他们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啊啊,梓这种情况下能够相遇并且成为主公大人的式神,说不定是天意呢——啊对了,主公大人能带我去拜访一下他们吗?在这之前我受到了不少照顾,一直都想像这样亲自上门道谢呢。」
我的手顿住了。
「他们已经死了。」
「……欸?」
「六个月前,死于车祸。」
「……」
物吉贞宗忽然沉默了。也对,不管是谁,遇到这种事情总归会沉默的。
这种沉默很压抑。我不由加快了速度将衣服叠好,装进带来的布袋里,收拾好东西之后拉起物吉贞宗的手准备走人:「别愣着,该回去了。」
他没有说话,任由我牵着走。
幸好父母之前是为了方便管理神社而在内部清理出了几间用于日常生活的房间,出于明天的行动方便,我就带着物吉贞宗直接回到神社,打算在这里过夜。
快要踏入鸟居的时候,我忽然被他拉了一下。就像是怕我会忽然抽掉一样,物吉贞宗用两只手紧紧地握住了我原本牵着他的右手,那双本来就生得漂亮的眸子里此刻承载着我无法理解的氤氲,带着丝丝的不安与想要证明一般的语气,他说:「我、我绝对会把幸运带给主公大人的!」
『幸运……吗。』
我对于这种不可见事物的可控度并没有什么可信度,可这次却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心感。
就像是,父母还在世那般。
「有本事就来试试吧。」
不再去看物吉贞宗,我顺其自然地拉着他的手进了神社。
没有观察到这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究竟是怎么样的表情,但我猜他一定是满脸笑容——因为他的回答相当有力:「好的!绝对会把幸运送达!」

评论 ( 7 )
热度 ( 13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