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联动向】一觉醒来换近侍了,怎么办(下)

与 @棉狼Rucaz 策划的搞事活动。感谢棉狼陪我搞事情。


以下注意事项:

★本篇为与棉狼的搞事之作,纯粹用于搞事情和搞笑,所以基本不带任何历史科普倾向,请怀着一颗不带多少智商的轻松心态阅读吧w

★两家的婶婶都有名字,我家的【鹿岛卯月】以及棉狼家的【夜见夕颜】,我家婶是个日服快全刀帐的婶,夕颜在正篇应该不出场,看隔壁棉狼那边hhh

★两家的近侍都是物吉,她们的物吉和普通的同人里头不一样,希望大家能不要因为性格问题引起争论。

★大量私设出没,ooc出没请注意。刀随主人,性格有略微不同注意。

以上接受?



【联动向】一觉醒来换近侍了,怎么办(下)


“抱歉,让你见笑了。”

“没事,大家都很有活力,反正我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结束了教刀做人之后,卯月直接带物吉贞宗去了二楼的审神者房间。反正政府发放的本丸也没什么不同的地方,该看的刀也看过了,与其发呆还不如找事情做。

“物吉君?物吉君?”

卯月把手在物吉贞宗眼前晃了晃,直到第三遍的时候胁差少年才回过神来:“啊,我在。怎么了吗,审神者大人?”

“怕你太无聊就问问要不要一起打游戏。”卯月从抽屉里掏出两个psv,将其中一个递给物吉贞宗,好心地没有戳破他刚才走神的事实。

“可以哦。”物吉贞宗爽快地接过了psv,熟练地开机,“什么游戏?”

“怪○猎人。”

“好~我明白啦。”

看物吉贞宗将注意力转到了手中的游戏机上,卯月也放下了心,打开了游戏界面。不想,对面的少年却忽然问道:“审神者大人不担心他吗?”

“嗯?你说我家那位?”想了一下才明白物吉贞宗到底在说谁,卯月抬头看到眼前的胁差少年轻轻颔首。她微微一笑:“不会哦。”

“欸?”

看着物吉贞宗略微有些呆愣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啊,果然一样呢。”

两者之间的话题跳跃太快,物吉贞宗没能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之间的联系。年轻的审神者无奈一笑:“你和他愣住的样子很像啊,该说不愧是同体吗。”她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不对……性格可相差很多呢。”

“明明都是物吉贞宗,可是你明显就比我家那位沉稳很多呢。明明是第一次到这个本丸来,还是只身一人,可你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乱,反而很自然地和我们家的刀剑们交流。”

“而且你身上的灵力其实很稳定,根本没有那种眼看就要消失了的样子。这足够说明你和你的审神者之间的联系应该是足够深的,而且你的审神者也待你不薄。”

她看着物吉贞宗微微有点保持得有点僵硬的微笑,忍不住嘴角上扬。

“因此,我只能猜测你是……故意潜入这个本丸。”

“什……!”

看着物吉贞宗明显是吓了一大跳的样子,卯月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忍不住破了功:“哈哈哈,开玩笑的啦。”她伸手揉了一把对面的那个毛茸茸的脑袋,体验到了熟悉的感觉之后在物吉贞宗惊讶的目光中坐回了原来的地方,“我只是想看看你被吓到的样子而已。双方都联系不上这件事是真的,你不用太担心。”

似乎感觉到自己被莫名安慰了的物吉贞宗也露出了一个相对矜持的微笑:“看来您平常也相当宠您的物吉贞宗呢。”

这句话来得太过猝不及防,卯月心虚地撇过头去:“那群刀子精说我把他当儿子养……”

忽然get到了什么不得了消息的物吉贞宗:wwwww


反正卯月对于政府发放的那只狐狸并没有多大的信心,既然保证了自家物吉处于一个安全的环境之中,她也就干脆闲下来等着时间过。

美曰其名:“就算是孩子也要长大的,适当地锻炼锻炼没什么问题。”

对此鹤丸以代表全体刀剑男士发言:“主人你是被门撞傻了吗……啊我明白了,你是个假的!快把我们的主人换回来!”

对此卯月赏给他一顿胖揍:“你才傻了,你整只鹤都是傻的!”

被揍的那一瞬鹤丸国永表示他确实是整只鹤都傻了。

卯月认为这一切没毛病,但总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

直到看到界面上的“任务编号”的时候,她脑海中灵光一闪,几乎是拍案而起:“对啊,编号!编号啊!”


从物吉贞宗那里得知了那头的本丸编号之后卯月就立即找上了狐之助,一查,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

大约下午三点左右,对面的那位审神者就过来领物吉贞宗了——身边还跟了个卯月无比熟悉的小家伙。

“物、物吉QAQ”

“主公大人!”

不等她过去接,自家的物吉就率先扑进了她的怀里。用灵力稍微检查了一番,确定自家的小家伙没什么问题之后她揉了揉物吉的脑袋:“欢迎回来,物吉。”

“嗯,我回来了。”趴在肩上的小脑袋传出来的声音有点闷闷的,还有点微涩,不知道是不是哭了。卯月拍了拍他的背作为安慰,正巧见那头的物吉贞宗也在和自家小小的审神者相拥,嘴边的笑意更加浓烈了一番。

轻声让物吉先回房间休息,自己则打算去和对面的审神者道谢。不想小家伙愣是揽着她的手臂一起走过去了。

哎呀哎呀,是自己平时太宠了吗……

无奈而终的审神者思考了一下自己平日的所作所为,却没感觉哪里不对,最后也只能任凭物吉这么撒娇。

物吉贞宗的本丸的审神者看上去是鬼怪的混血种,第一眼看上去还挺娇小的。要不是她头上的两个小小的黄色的角,卯月认为自己可能会把她当作一个普通的小孩子来看待。

是妖怪种吧。少许拟定了对待态度,但由于幼童的外表,卯月还是将声音放柔了:“我们家物吉给您添麻烦了,非常谢谢您的照顾。”

“哪里,您客气了。”那边的物吉贞宗却提前应了声,微微一笑,还不忘提醒自家的审神者,“主公大人,这种社交场合可是很好的锻炼机会哦。”

小小的审神者从物吉贞宗后面走出来,拽着他衣服下摆的手自然没被卯月看漏。忍者一样的小女孩仰着头看着她,语气中有些微的底气不足:“那个,谢谢您照顾物吉君。”

拿出了成年人特有的安全气质,卯月微微屈膝与她平视,同时露出一个微笑:“哪里,这是我该做的。”


后来听长谷部说两家审神者成为了朋友,所以各刀剑男士总能时不时地在自家本丸里看见那位审神者,抑或者……两位物吉贞宗。



【后日谈】

“所以说……”

卯月看着坐在铺边,表情无辜甚至丝毫没有感觉那里不对的物吉贞宗,默默地把在自己边上睡得正香的物吉揽过来,抱紧,然后开启面无表情模式。

“你这次绝对是故意潜入的吧,物吉君。”

“哎呀?”物吉贞宗一脸无辜,“被您发现了呢,审神者大人。”

“……”

这本该是双份的快乐,可是我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审神者忽然觉得自己的胃很痛。

“给我出去,回到我给你准备的寝室去。”

“不然我要闹了。”

评论
热度 ( 21 )
  1. 棉狼Rucaz御上亚龙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为啥完全没有收到通知!(摔)然后疯狂吃粮!!太好吃了嘤嘤嘤!!今天晚上就开工,如果画不完就...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