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七章】

来自一个又非又穷还没有粮吃的作者的自割大腿肉_(:3J∠)_

总是忘记继续搬运都快怀疑这篇真的是自己的亲产吗x

看完以下注意点还想继续的话请。

★原创审神者【卯月】,婶有一定的黑暗倾向

★婶家的物吉不是正常的物吉,虽然照样是天使(。

★有一定的ooc,后期私设漫天飞

★原文在这里:《[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主线剧情暂时走物吉线,所以就算有其他的刀出场我也不打他们的tag了,除非戏份占了大半章。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婶刀orz

【《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七章】


卯月认为,自家这本丸虽然是个暗黑本丸,但还是有救的。看看五虎退,看看厚藤四郎,这两个孩子帮起忙来毫不含糊,听话懂事,她觉得他们一点儿也不比其他本丸的小家伙们差。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陪了物吉贞宗一晚上的缘故,他对卯月没有之前那么警惕了。至少她从时之政府回来的时候,物吉贞宗很腼腆地朝她挥了挥手——尽管那动作弧度很小,但也足够让她高兴一阵了。
只是中午时刻,一期一振给了她一个大惊吓。
出于对这所本丸还有点警惕,毕竟本丸内能诚心诚意地让她平安进入又离开的目前只有一期和五虎退、厚藤四郎。平常卯月都是和五虎退、物吉贞宗坐在一起的,今天中午却不知为何五虎退和一期一振换了个座位。卯月以为一期一振是想和她亲近,倒也不怎么在意。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期一振忽然说道:“那个,主人,有件事我想请问一下。”
“嗯?你说。”卯月稍微放慢了手速,准备细听一期一振的问题。
只见一期一振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脸色微红,然后说道:“主人,我是否可以认为您允许寝当番了呢?”
“寝、寝当番?”卯月吓得手一抖,夹着的鱼肉都掉了下去。
“还是说您需要准备一些道具?”
“道、道具?!”
卯月认为自己这会儿应该先放一放吃饭的事情了。
那边的刀剑们听到“寝当番”这三个字都露出了程度不一的惊恐表情。
卯月从狐之助那里听说过关于“寝当番”的事情。这并不是政府开发的一项选项,而是由一些比较作死的审神者搞出来的。那些开启寝当番的审神者,大多都是一些暗黑本丸的家伙——至于结果么,死的死,伤的伤。总之后果十分可怕。
她立刻放下自己手中的碗筷,抓住一期一振的肩膀使劲晃了晃:“停停停一期先生请你停下你那黄色妄想!寝当番这么危险的建议你为什么要提出来啊?”
“可是……”一期一振绕过她的肩膀,看了眼她身后的物吉贞宗,“您昨晚不是和物吉殿下一起睡的吗?”
“虽然是这样……”等等……妈耶,“不对那个是误会啊!”
“不,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认错。”一期一振回答得非常认真,“主人是不喜欢我们粟田口吗?”
她停下来思考:“也说不上不喜欢啦,毕竟五虎退和厚都挺乖的……等等!”忽然惊觉话题好像被扯歪了,“所以说我承认,但是那确实是个误会啊!”
一期大哥啊麻烦您能不能不要再持续那个话题了?其他刀的脸都黑了耶?还有物吉……物吉又要进入迷之自责中了啊喂!
“主人……”一期一振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妙。
“一期先生。”卯月深呼吸了一口气,重新把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就算你成年了,你也不能把你的弟弟们拉进来啊。他们还没成年,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兄弟懂不?”
“欸?”一期一振的脸色当即阴转多云,但仍然存在着挥不去的疑惑,“主人不知道吗?”
“嗯?”
“我们刀剑,都是有几千年的年龄了——就算是弟弟们,最小也有百岁了。”
“……?!!”
妈耶,这我还真不知道。
受到二度惊吓的审神者此刻真的很想像电视狗血剧的女主角那样,直接昏倒过去。

*

没人告诉她这群刀剑男士都是已经几千岁了的男人,更没有人告诉她这群刀还都是成精了的。
所以在狐之助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卯月几乎是立刻就把这只狐狸拎了起来,并且快步走进厨房,打开煤气灶,弄了一盆热水进去就准备来锅水煮狐狸肉。
这盆热水非常给力,没几分钟就烧得哗哗作响,直冒水泡。
卯月将狐之助放在锅子上面,大概差个几公分就能让它掉进水里。狐狸式神被爆开的水珠烫着了尾巴,立刻哭着开始挣扎求饶。
“卯、卯月大人饶命啊!在下并不好吃啊!”
“你丫根本就没告诉我那群刀都是成精的!”
她说着,试图将狐之助塞进热水里。小狐狸一边挣扎着抱住了她的手臂,以防止自己掉下去,一边哭着说:“大、大人,这确实是我的疏忽!我、我忘记告诉您了!非常抱歉!”
“你的道歉有用就好了。”卯月眼神一死,只想着继续把这只狐狸煮了,“你坑我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的感受?”
狐之助发誓它绝对没有想过面前这个小姑娘会是这么凶残的人。它、它当初只是看卯月一身灵力又有求死倾向,才想着阴一把让她来这个暗黑本丸当个免费苦差干干的,谁知道却是个性格超不好伺候的主啊!这主子一言不合就要吃了它,要不是时之政府强制要求它配合,它很想现在就辞职回家种田!
“我、我我我,我错了!我错了,大人!求您放过小的吧!”狐之助干脆抛下了颜面,活命要紧,“小的是玩心太重,一时想要阴您一把才想到让您来这所暗黑本丸的,真的没有想害死您的意图!”
“哦?”卯月嘴角上扬,殊不知这一笑在狐之助眼中更是可怕。她停顿了半秒,一挑眉,想将这只狐狸塞进去的心更加稳定了:“你他妈居然还阴我?!”
“咿呀——请住手,请住手啊!!!”

当天路过厨房的骨喰藤四郎表示,他绝对不会忘记那天曾在自己面前很拽的狐之助居然能发出这么惨烈的尖叫声。
而且他自己还莫名地觉得很爽。

整完狐之助之后。卯月成功从它的狐狸嘴巴里面套出了一些消息:比如说这个本丸的前主,和物吉贞宗的前主。
这个本丸第二任前主就是个人傻钱多的公子哥,典型的地主家的傻儿子,第一任被弑杀之后换上了他。这人成天游手好闲,饮酒作乐,好像是因为家里父亲的关系才当了审神者。哪知道这人根本无心管理本丸,竟然又来骚扰这群付丧神。寝当番不说,还不给治疗,一些重视同伴的付丧神实在气不过,就联手把他给吓跑了。于是这才轮到了卯月。
至于物吉原本的审神者——狐之助也只是道听途说——那位审神者大概也同样是个偏执狂,追求华丽刀剑却不注重其内在,也因此将许多刀剑逼上了暗堕的道路。这振物吉贞宗还算轻,只是稍微沾染了一点点的气,也不知是不是幸运,他只是得了点心病。
并未暗堕,只是得了心病。卯月将这句话放在内心细细咀嚼,最终又烦恼地抓了抓头。
这样,也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了。

*

和狐之助交换信息之后,卯月在走廊碰到了加州清光。少年形态的付丧神此刻正坐在走廊边缘,无聊地晃着腿,一边在太阳下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出于好奇,卯月走近他,蹲下来看了看。
少年纤长的手指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
“红色的指甲油,很适合加州君啊。”她忍不住出声。
加州清光本来还警戒了一下,在看到是她后,他撇了撇嘴:“可是指甲都刮花了啊,一点都不可爱。”
想、想要变得可爱的男孩子?卯月内心一惊,但表面上还是保持住镇定,装作无意:“诶~可是我觉得加州君现在就够可爱了啊。”
“不够啦!”不知道是不是戳中了他的点,加州清光的语气里掺上了一股撒娇的意味,“这样还不够可爱。”
她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确定加州清光是个爱美的少年了。毕竟现世也不缺这类少年,她并没有带上任何歧视的意味,只是顺着他的话接下去:“那怎么样才能让加州君变得更可爱呢?”
“嗯……”加州清光看上去颇为苦恼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对她展开了笑容:“有了!卯月,你来帮我涂指甲吧!”

认真来说,卯月并没有给别人涂指甲的经验。她以前不是没用过指甲油,只是觉得那指甲油的颜色有点太过鲜艳,不适合自己,那时候学校也不让涂,再加之她也不喜欢化妆,到后来就再也没用过这类东西。没想到现在却再度用上了指甲油,还是用在一个男孩子身上。
怕对面的刀剑一个不满意就砍了她,她事先和他说好涂不好不负责。加州清光乐呵呵地表示没关系,她也就放心地上了。
用指甲油瓶盖上自带的小毛刷沾了点指甲油,卯月尽力稳住自己的手,给他涂上。加州清光的手指很细长,真要说的话,可能和女孩子差不多。这让她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女孩子可能有点失败。
他长得也很好看。一双红色的漂亮眼睛,黑色头发扎了根小辫儿搁在肩膀上增加了一点活泼可爱的成分,嘴角下的那颗美人痣又在其中为他添上了一笔。
卯月觉得她一时间可能除了“好看”两个字之外就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了。
加州清光,一个想要变得更加可爱的,好看的男孩子。
她为最后一个指甲做了收尾工作,合上盖子的时候忍不住再瞟了他一眼。少年此刻正抬头对着光线观察他那新鲜出炉的指甲。可再多看一眼时却发现两人的视线对上了。
卯月心里一紧,正想躲开,却不料加州清光忽然问道:“呐,我可爱吗?”
秉持着应该有礼貌的卯月稍微思考了一下,微笑着回答:“可爱哟。”她再想了想,怕说服力不够,便又加上了一句,“感觉加州君涂完指甲之后比刚才更可爱了呢。”
“……不是加州君。”
“诶?”
“清光。”
加州清光的脸泛上了一抹薄薄的红晕,“以后叫我清光就好了。”
不算太软,却又不算强硬的,撒娇的意味。
真是那你们这群家伙没辙。
她轻笑:“好啊,那以后就叫你清光啦。”
“好~”加州清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甜甜的,想小孩子得到了糖果那样的天真无邪,却又不觉得幼稚。
可爱的笑容,让人忍不住心情变好了起来。
“那个啊,卯月。”
“嗯?”
她将完成了使命的指甲油放回原本的收纳盒中,一边回应着加州清光的话,一边整理物品。
“卯月今晚的寝当番,可以选我吗?”
哐当。
卯月手一抖,手肘直接撞上了桌子。
你们这群刀子精,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评论
热度 ( 22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