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六章】

来自一个又非又穷还没有粮吃的作者的自割大腿肉_(:3J∠)_

总是忘记继续搬运都快怀疑这篇真的是自己的亲产吗x

看完以下注意点还想继续的话请。

★原创审神者【卯月】,婶有一定的黑暗倾向

★婶家的物吉不是正常的物吉,虽然照样是天使(。

★有一定的ooc,后期私设漫天飞

★原文在这里:《[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主线剧情暂时走物吉线,所以就算有其他的刀出场我也不打他们的tag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婶刀orz

【《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六章】


该来的总会来的——卯月告诉自己。
然后一期一振当天中午吃饭时就把她和千叶唯有联系的这件事情告诉了全本丸,成功让她在饭堂里受到了一波关注。
嗯,很好。她想她应该有理由找一期马当番了。
虽然也因此get到了各位刀剑的信任感。总觉得挺对不住的。

太过兴奋造成的结果就是她当天晚上又睡不着了。
卯月醒来,睁眼就看见还挂在半空中的月亮的那一刻就明白自己再一次成功地失眠了。她翻了个身闭眼,几秒之后又睁眼。
睡不着。
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她从床上爬起来,却意外地发现门外坐着个人。这人影非常眼熟,再仔细一看——哟,这不是早上见到的物吉贞宗的背影么。
卯月感觉自己应该是生气的。她早上就告诉过物吉贞宗不必再度替她守夜,可这小家伙却仍然固执地留在自己的门前,真不知该称为倔强还是怎么样。
她几步走到门前,打开了这薄薄的纸门。物吉贞宗显然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呆愣的表情就这么一览无遗。由上至下,她碰巧看见了他的眸子,一瞬间心软了。
他确实听话地换了身内番服,可这姿势和位置却明显和早晨那时没什么两样。
“我不是告诉你了不用再为我守夜了吗?”
她在语气上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惹得物吉贞宗打了个寒颤,自己却又在看到少年那细小的动作时忍不住再度软了下来。她轻轻地跪坐到物吉身边,叹了口气。
“为什么不听话?”
她看着物吉垂着头,在听到她的话时剧烈地一抖,便心知又一次吓到他了。
不明白,搞不懂。为什么那样开朗活泼的物吉贞宗会变成这个样子。
简直,就像是人格被崩坏了一样。
拒绝触摸,拒绝交谈,逐渐地在自己的周围上一层墙壁。
现在的这振物吉贞宗——就如玻璃品般易碎。
她垂眸看着他。物吉贞宗,我究竟,应该如何救你?
“物吉,告诉我原因。”
物吉贞宗不说话。他只是低着头,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成拳。
相对许久,却依旧听不到一点声音。
她看着他被帽子的阴影遮住的脸,在内心默念哀歌。
不知道强迫会不会造成反效果,但,现在这情况……
试一下吧。
“物吉贞宗。”她狠下心将语气压到一种临界爆发的程度,果不其然地看到胁差少年惊恐的颤抖,“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们今晚就这么坐着。”
如果物吉贞宗的内心里还有一点是为她着想的话,她不介意利用这一点逼他说出来。本丸夜间的天气微凉,她并不怕自己会感冒,唯一担心的是这成功的背后,极有可能是物吉再也不会和她亲近,她还可能会因此被冠上一个卑劣的名号。
可那又怎么样呢。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在乎过,这一个小小的称谓,至多也只能让她流一次眼泪罢了。
不会再多了。
她清楚地看到他似乎动摇了那么一下。
依旧是无言的沉默。
忽然,她感觉衣摆被轻轻扯了一下。物吉用右手扯了一下她衣摆的一小块布料,就像是在碰什么贵重品一般,不敢再多用力一点。少年的头依旧没有抬起来。
她只听得他颤抖的声音。


“主公大人……觉得我……是不需要的吗?”


她的眼睛猛然瞪大了。内心警钟响起。
无用之物将会被抛弃。
存在感,被需要感,被肯定感。兴许只是她多虑,但卯月觉得此刻的物吉缺失的可能是这样的东西。想起他至今为止的言行举止,以及对自己的话所做出的反应,她不由产生了些许的愧疚。
她对物吉说“今后不需要你守夜了”,本意是想要让他安心,慢慢休息——可这同一句话或许对物吉来说就相当于“我不需要你了”一样。那怕他能理解她的本意,那种被称作人类特有的「感情」也会令他逐渐曲解。
所以说很麻烦啊,「感情」这种东西。


*


一夜无梦。
卯月是被外头的声音吵醒的。
睁开眼先适应了一下光线,她侧头看了眼睡在身边的物吉。昨晚安慰物吉安慰着就带他一起睡了,现在一只手还被他握着。小胁差的情绪看上去至少比昨晚要稍微稳定些了,但愿一会儿不要出什么岔子再给他打击一下了。
卯月小心地将手抽了出来,正打算从床上爬起来,门外响起了一期一振的声音:“主人,千叶唯小姐在楼下等您。”
嗯?昨天刚说到今天就来了?
“等我一下。我换好衣服就下来。”
“那我在外面等您。”
卯月快速从床上爬起来。不愧是大佬,难怪楼下这么吵。她相信现在楼下已经炸了锅了。
顾忌到物吉还没有醒,卯月干脆就到寝室附带的小隔间里换了衣服,然后随着一期走下了楼。
……等等,为什么一期刚才的表情很惊恐。

下了楼,卯月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身穿运动服还带了个员工帽的唯。
“哟。”
“……yo、哟。”
她略显尴尬地同对方打招呼。这场面有点像和熟悉了很久的朋友打招呼一样,怪不习惯的。她找了个位置坐下(实际上也没什么需要找的,现在空位很多),谢过了五虎退端来的茶后,她先喝了口茶压压惊。
“唯小姐怎么会来我这里?”她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位大佬会亲自来她这小破暗黑本丸拜访。她本丸这两天遵纪守法,啥事儿也没发生,可千万别说是因为一期前天捅了她一刀,今天就来带人刀解的。
“啊,我是来找你做灵力测定的。”唯笑得一脸轻松,完全没有身在暗黑本丸的紧迫感,“之前忘记了,今天就顺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活着。不过看样子还是能安全上垒的啊。”
总觉得这位大佬好像说出了什么很可怕的话。卯月看着对面那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少女,只能苦笑。
大佬的三观和我等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在大佬面前三观碎碎乐是正常的。
她在内心告诉自己。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她弱弱举手:“那个……我还没吃早饭……”
对面的少女丝毫不急:“好啊,你慢慢来吧。”
……这应该就是大佬了。

简单粗暴地解决完早餐后,卯月特地跑到楼上叫醒物吉和他说明清楚情况,免得这孩子又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个崩溃,那样她可能真的救不回来了。稍微打点一下之后,卯月就跟着唯在刀剑们的目光下出了门。
一步,两步。
她猛地转身,朝里面喊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别欺负物吉啊!——对鹤丸说的就是你!”
等卯月再度回到唯身边的时候,这位大佬级别的人物正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抱歉抱歉。”金发少女一边笑一边道歉,“我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僵,没想到才两天就搞到这程度了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还是托了唯小姐你的福。”卯月心累道。看着对方疑惑的表情,她就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
果不其然,对方笑得更开心了。
“哈哈哈,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种传闻。”唯扶正了因为笑而歪掉的帽子,“我还以为已经没人记得那种事情了呢。”
卯月苦笑:“不,我认为那样的事情被记得久也是理所应当的……”
“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啦。”唯苦笑着摆了摆手。这大概是令她想起了什么事情,少女脸上的笑容转变成了平静的微笑,“没什么好惊讶的,都是过去式了。未来一定会出现超越我的人的。”
啊,那岂不是要上天。卯月感觉自己的内心又有了一个超大的压力。
察觉到卯月的表情变化,唯换了个话题:“物吉怎么样了?”
“诶?”她愣了半刻,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说自己家那振,“哦。说出来不好意思,最近情绪似乎不是很稳定……”
“果然是这样啊……”唯叹了一口气。卯月听到这句话,大体也猜到了半分:“也就是说……”
唯苦笑:“没错,今天也是想顺带过来看看物吉的,不过那孩子好像还是很怕我的样子啊。”
“我想这可能是我的错吧……”卯月苦笑着骚了骚脸颊,忽然想到了一个没什么用的问题,“那个,唯小姐。”
“嗯?”
看见少女转过头来,她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正常的物吉贞宗……应该是怎么样的?”
“啊,你问这个啊。”听到这个问题的唯明显放轻松了许多,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是天使喔。”


*


“卯月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很喜欢帮忙的。”
卯月开始还不懂唯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就清楚了。测试完灵力之后就被唯告知「既然不明白的话那就用同体来感受一下吧。」把自己家的物吉贞宗推给了卯月,她本人则以要参加灵力分析而没了踪影。卯月看自己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回去,就干脆坐到了之前的那间会客厅里等待结果。
她刚来的时候唯家的物吉贞宗还在拖地,这会儿又是端茶送水又是做家务,浑然一副十项全能好少年的样子。加之物吉贞宗本身就穿着一身白衣,这会儿还显露出一副居家好男孩的样子来,不要太闪。
不,这是白到发光了吧。
卯月下意识地伸手挡了一下。

经过大约半小时的相处之后,卯月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被这个小少年给撩了。在天问候母上,如果她今后要嫁给眼前这个小少年的同体,是不是可以。
物吉贞宗,简直就是天使。
眼前这振物吉贞宗在座位上坐得乖巧,全然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让她好几次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可冷静下来之后,她又想起了自家的那振物吉。
“那个,物吉君……”她抬头对上少年干净的眸子,忽然有点不忍心,“我问个问题,真的只是问个问题喔!”对方点点头,让她放松了些许。
“物吉君,你认为,何种情况会让你陷入崩溃边缘呢?”
“诶?”物吉贞宗看上去并未想过这样的问题,很明显地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卯月小姐是因为之前那振物吉贞宗,所以才想要问我的吗?”
她一愣,然后点头:“嗯。”
“唔……这样啊。”物吉贞宗看上去很困扰的样子,“我来到主公大人身边比较晚,所以并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呢,真的非常抱歉。”
“没关系。”她摇头,“是我强人所难了。”
物吉贞宗仔细思考了一下,随后又说:“不过我们毕竟是同体,想法还是差别不大的。只是我的假设也不一定能百分之百作为参考,卯月小姐愿意听一下吗?”
还有什么事比珍贵的资料更可靠的呢——卯月点了点头。
“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幸运」与否吧。”
“……「幸运」?”
“是的。”物吉贞宗点了点头,“我们物吉贞宗在审神者之间流传着「得到了就能带来幸运」这样的说法,”他眨了眨眼睛,“我个人觉得,如果我不能为主公大人带来幸运的话,那么我可能就失去了陪伴在主公大人身边的价值。”
「价值」,吗。卯月垂眸。
也许是因为前一届过分的期待,把他压垮了吧。
“一进来就让我听到你在说这种傻话,是嫌我教训得不够多吗。”
唯的声音传来。再度抬头时少女已经站在了物吉贞宗身后,隔着沙发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把虎摸,另一只手上则拿着一张报告单。
“主公大人……”大概是来得有点猝不及防,物吉贞宗的表情中带着惊讶,不过他看上去并不讨厌这种亲密接触。
“唯小姐……”
唯甩了甩手上的单子:“测试结果出来了,要看看吗?”
“谢谢。”
卯月接过单子,仔细地看了看,除了最底下的一行“灵力强大,尚待开发”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至于“级别:S012”这一项,应该只是单纯的排序吧。
她将单子交还给唯:“谢谢。也谢谢物吉君的提议。”
“没什么,能帮到卯月小姐事最好的了。”物吉贞宗微笑着说。
唯看了看他俩,微笑:“嘛,虽然不是很清楚你们在聊些什么,不过多找刀剑聊聊总归是没错的——知道怎么回去吧?”
“嗯。”她点点头,起身像门外走去,“多谢指教。”
“没事,路上小心。”
“嗯。”

*

目送着卯月离开之后,唯将刚才的报告单摊开放在茶几上,指着其中一栏,微微一笑。
“灵力级别S012——S级一列第二人……”说完,她整个人向后一靠,躺倒在沙发背上,“我的天,这两年出事儿的可真多。”
物吉贞宗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微笑道:“又是一位有潜力的新人呢。”
“别吧,”唯虚虚地一甩手,“上次那几个新人就有够呛了,上级再让我带新人我就差不多该辞职回家种田了。”
“那纯属只是因为主公大人懒吧。”物吉贞宗缓缓出口,随即又被虎摸了一把。
“胆子不小啊你,是不是跟兼定混久了?”她笑着揉了把自家小胁差的头,但很快就又沉下了脸色。“要我接手也不是不行……只是再在我任职期间听到个什么刀剑实验之类的,我保证掀了这时之政府。”
“哈哈哈。”魔性的三段式笑声传来,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坐在沙发上,笑得正开心,“甚好甚好,主人也开始打起精神来了呢。”
“并没有。”唯苦笑。然后,她又正色道。
“三日月,别带坏物吉。”
三日月宗近笑而不语,默默地喝了一口茶。

评论
热度 ( 15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