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联动向】一觉醒来换近侍了,怎么办(上)

与 @棉狼Rucaz 策划的搞事活动,拖了这么久才写真的抱歉。

感谢棉狼陪我搞事情。

本篇不出意外应该会分为上下部分两章,当然也不排除我可能写嗨了添加点小剧场。

以下注意事项:

★本篇为与棉狼的搞事之作,纯粹用于搞事情和搞笑,所以基本不带任何历史科普倾向,请怀着一颗不带多少智商的轻松心态阅读吧w

★两家的婶婶都有名字,我家的【鹿岛卯月】以及棉狼家的【夜见夕颜】,我家婶是个日服快全刀帐的婶,夕颜在正篇应该不出场,看隔壁棉狼那边hhh

★两家的近侍都是物吉,她们的物吉和普通的同人里头不一样,希望大家能不要因为性格问题引起争论。

★大量私设出没,ooc出没请注意。刀随主人,性格有略微不同注意。


以上接受?




GO!




【联动向】一觉醒来换近侍了,怎么办(上)


如果说本丸内部的日常是不和平的话,这句话就不大对了。

但如果说本丸的日常是和平的话,好像又有点对不上头了。


早晨六点。

被窝里。

“早上好。”

“早、早上好。”

卯月与和自己面对面躺着的物吉贞宗互相对视着,互相道完早安之后就不再说话,只是这么看着对方。

一秒。

物吉贞宗毫无动静。

五秒。

卯月开始思考前一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事情。

到了第十秒的时候,对面的物吉贞宗终于憋不住了。胁差少年红着脸,发挥出自己超高的机动值窜出了被窝,跪坐到一旁认真道歉:“对、对不起!”

卯月也跟着起身:“啊,没关系。”虽然是这么说……

卯月上下打量了一下坐在她面前的物吉贞宗。眼前的少年穿着的睡衣款式和自己印象中的有些不同。说到底,她好像没给他买过这种衣服?

自己可能是睡糊涂的,没准是物吉自己和谁出门去买的衣服。年轻的审神者打开了灵力链接,试图将本丸的天气稍微放晴一点以方便自己下去散散心免得自己再瞎想,却不想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灵力。

“欸?”

她整个人一顿,随后将目光定格在面前的物吉贞宗上。对面的少年一脸的无辜,此刻正一如既往——不知道这个词在这个时候用得对不对——地朝她露出一个耐心的微笑。然而这并不能安抚审神者小姐的疑惑内心,倒不如说是让她变得更加恐慌了。

“不会吧……”卯月的嘴角开始抽搐,笑容根本保持不住,整个人的表情一变再变,先是惊愕,再是脸红,最后蹭的一下从铺上跳起来,大叫着跑出了房间。

“一、一、一、一期哥,大事不好啦!!!”



“所以说,现在在我们本丸的是物吉贞宗又不是物吉贞宗?”

笑面青江一边揉着手头的金色刀装,一边向卯月确认。茶色长发的审神者趴在大广厅的桌子上,浑身上下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正确来讲,这不是我们家的那位——谢了,堀川。”谢过了堀川国广递来的茶水,她刚喝下一口想要压压惊,身后的门就被一期一振推开了。

“主人,我刚刚找药研和长谷部确认过了,昨晚并没有任何刀剑外出。”

“我就知道……”

卯月几乎是在听到的那一刻就趴回了桌上。

看自家审神者这担心到不行的样子,堀川国广决定先收集一下情报:“物吉君,你能够联系得上你的审神者吗?”

“好像不行。”物吉贞宗遗憾地摇了摇头,“可能是我离主公大人太远了,灵力链接很微弱,我现在也只能靠留下的灵力维持。”

在坐的各位都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主人!”门再一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是鹤丸国永,手头还拎着狐之助,“狐之助这里似乎知道些什么。”

“真的吗?!”一期一振和卯月惊呼出声,后者一把从鹤丸手里夺过狐之助开始剧烈摇晃,“快点说他在那里,事关人命!”

狐之助被她晃得头昏脑胀,哪里还来得及回答她的问题:“卯、卯月大人,在下头晕……”晃着自己的手戛然而止,狐之助甩了甩脑袋,等自己脑子清醒点之后,察觉到在坐的刀剑们外加一个审神者非常不友好的眼神,顿时背后一凉:“我、我说!您的物吉贞宗目前状态良好,我们现在也只是暂时查询到他处于某个本丸而已。”

“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他接回来?”

“根据推测,最快也要半天……”

审神者抓着狐之助的手顿时松了,任凭狐狸掉落到地上。她白眼一翻,转身就倒在了地上。

“主人!”

“家主!”

一期一振和髭切以为卯月是晕了过去,马上赶到她身边。不想自家审神者只是被这只狐狸气到躺地,用右手臂捂着眼睛,另一只手还相当入戏地作出颤颤巍巍的样子指着狐之助:“……给我把这只狐狸拖出去斩了。”

“……是。”虽然明知审神者并没有口头表达上那么激烈,但一期一振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来。现在还是暂时先把这只狐之助拖走比较好,不然他们的审神者可能会因为内心的担心爆炸而选择开始闹腾。

等到一期一振送完狐之助回来的时候,卯月正一边被堀川安抚着一边咬着手绢,活一副走丢了儿子的老妈子的样子,让一期一振吓得关上门重开了一次。

可惜这个开门方式并没有卵用。一期一振选择接受。

从头到尾看着审神者进入闹腾状态,开始有点不耐烦的和泉守兼定终于忍不住了:“哎呀主人你急什么,物吉那家伙最少也有人类的十多岁了,不怂。”

后者秒回:“闭嘴和泉守,你也不过是个五岁的宝宝!”

“……”和泉守兼定听了想打人。但是他打不过,只能气呼呼地往地上一坐,不去看她。

“虽然说狐之助很不靠谱。”卯月从失神的状态中回来,挺身重新坐起,“但现在只能等等了。”

堀川微笑:“虽然你内心里应该是很想把时之政府掀了的吧?”

嗖嗖!仿佛两把刀插进了心脏。卯月欲哭无泪地按住堀川的肩膀。

“别说了堀川,说多了都是泪。”

啊不愧是堀川,补刀真疼呢。其他刀剑们在内心想到。

“咳咳。”髭切干咳一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成功引起了大家注意的这位源氏重宝微微一笑,说道:“家主平日里的近侍都是物吉来做的吧?都成这样了,今天的近侍怎么办呢?”

“……”

这不提醒还好,一提醒又是一把刀。

沉默片刻,由卯月带头,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到了从开场就一直坐在桌边淡定喝茶的物吉贞宗身上。

察觉到这些视线,少年不由抬头,一脸无辜。

“……嗯?”

评论 ( 2 )
热度 ( 37 )
  1. 棉狼Rucaz御上亚龙 转载了此文字
    绝赞!!这就是我家物吉的感觉!! (我现在开始担心我能不能把握好小物吉的性格了……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