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刀剑番外《被封锁住的幸运(2)》

时隔多日的产出,我差不多要死在查资料里了_(:3J∠)_

没有极短的人过不了50层非常悲伤,20层快500战了依旧捞不到后藤x抱紧自家小幸运(。

妖怪prao,现代prao,会与《野良神》、《夏目》做一些综合

正确来讲的话稍微引用一点座敷童子这样的设定,不过并不是真正的座敷童子
主线刀剑物吉,毕竟他是天使x
阴阳师卯月&妖怪物吉,BG,GB的剧情皆有,ooc存在
卯月第一人称为设定的文
内容全程靠瞎编,引用资料以及说明均在文章末尾,如果有意阅读请坚持翻到末尾。

本篇为番外,正篇在这里:【《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以防万一说的话和心里想的我直接用符号分开了


以上全部OK?



GO!






被封锁住的幸运(2)


「卯月姐,你在干什么啊?」
雪音从我身旁凑了过来,我稍微直了直身子方便他看清我手上的符咒:「刚才那个地方应该还会有妖怪经过,我画几张结界符一会儿给它贴上去,省得到时候半夜来找我麻烦。」
「原来是这样啊。」雪音似乎是联想到了刚刚被我们打倒的那只妖怪,顿时打了个激灵。罢了,他回头看向坐在房间一角显得有些紧张的物吉贞宗:「那他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自己造的孽自己收拾咯。」
我的话似乎物吉贞宗想到了什么不大妙的情况,他听到后几乎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数分钟前他被我识破身份之后想要逃走,可惜他把自己给赔了进来,现在被我用言灵定在那里,基本无法逃脱。至于夜斗,则是非常不客气的地在他身上到处乱摸。
「夜斗,你再怎么摸都是摸不出半分钱的。」
将画好的符纸收进口袋,我转移到物吉贞宗的身前,推开了在旁边捣乱的夜斗,打了个指响将言灵解开。看见物吉贞宗松了一口气,我道出自己所知的情况:「物吉贞宗……是把刀,对吧?」
他颤抖了一下,身躯猛地向后一倾,又像是怕我再把他给定住一样,他轻轻地抬起头,用有点不安的眼神与我对视:「是。」
「那么我问你,你是德川美术馆里面躺着的那把刀的付丧神,还是随便找了这个名字代替的?」
眼前的少年一怔,怕是我不信一般急忙回应:「我、我真的是物吉贞宗!我是家康公的爱刀,虽然没有铭文,但是带上我逢战必胜……」他的声音小了下去。我知道我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很可能是因此把他吓到了。他抬着头,小心翼翼地问:「主公大人,您不相信我吗?」
『主公大人?』
我对他的话是一种试探,但这得到的结果可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在现世并不会用上,但「主公大人」这一词若是放到战国时代去的话……我的天,这下玩儿大了。
「信,怎么不信。」我在少年不安的眼神中扶额,顿时感觉余生艰难,「摊上你这重要文化财产也是我自己造的孽……」
『我当初是有多想不开才会收了他做式神……』现在倒带回去重来一遍还来得及吗?
「卯月。」夜斗从我身后窜了出来,「你怎么就信他的话了,这家伙不是被关在那个结界里的流浪妖怪吗?」
「流浪你个鬼,你才流浪。」我一巴掌糊在了他脸上,「这情况连雪音都能明白了,夜斗你这么愣着怕别是个傻子。」
夜斗将我的手拿开,一脸不爽:「喂喂喂,这话过分了啊。」
「对付你,没有过分可言。」我朝他翻了个白眼,「给我去补了历史再来啊笨蛋。」

根据并非没有。
物吉贞宗称呼我的「主公大人」一词,若放在古代的话,也就只能对于将军级别的人使用,其中最经典的例子应该就是他的前主德川家康,以及同一时代的织田信长两个人可以用这么个词语来称呼了。说实话,他说出这个词的时候我还真的吓了一大跳。
再者,是关于「物吉贞宗」这把刀的命名由来:相传是德川家康带着它逢战必胜,因此取名为「物吉」。
由于物吉贞宗是无铭刀,因此在很少出现在历史记载中,仅有的那么几条资料也就来自附近的那所德川美术馆。然而像美术馆这类地方基本都聚集着不少类神明或者多多少少运带了纯净灵力的东西,没什么妖怪靠近,这么一折合下来,也就只能证明眼前这个是真货了。
我总觉得我现在很危险。
再联想到某一位呆在美术馆里工作的熟人,我更觉得自己危险了。没忍住捂脸。
「我的天……要是被晴人那家伙知道我拉了他们馆里的重要文财做式神,非得追杀我半条街不可……」
虽然晴人那家伙并不是什么阴阳师,但异常爱刀。至于这后果么……我怎么觉得还是不告诉他会比较好。
「主公大人?」
「不,什么事都没有。」
物吉贞宗随着我一同站起身,看样子是打算和我一起走:「主公大人,我能跟您一起去吗?」
「你不怕再来一群妖怪把你吃了?」刚刚才遭受到一波袭击,照理来说没有点心理阴影也应该会选择等一段时间再去,物吉贞宗显然和其他人不一样:「论运气的话我还是很有自信的哦,绝对不会再来的!」真不知道是因为乐观还是真的心大。
联想到刚刚的那场闹剧,我看他也不会太听我这个刚刚到来的主人的话的样子,只能撇撇嘴任他跟着。



夜斗他们因为接到了临时电话就先告辞,我带着物吉贞宗一起到了地下室那头去贴符纸。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这一次的确如物吉贞宗所言,去的路上一只妖怪也没有遇到。哪怕那地下街道幽暗到需要手电照亮,先前那股令人不舒服的气息也非常出乎意料地消失了。直到我们出了仓库,都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奇怪,我家神社的净化力度有这么强吗?我记得以前到了两百米外就应该是出了保护范围的啊?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迎来的是物吉贞宗的清纯又无良的微笑。
然后我在出门的时候被某个毛茸茸的生物糊了一脸。
这熟悉的触感……
「斑,你干嘛。」
我无奈地将刚刚扑到我脸上的肥猫揪下来,不想看到的是一张醉脸,同时侵袭而来的酒骚味让我忍不住捏住了鼻子:「噫,你又喝酒了?」
「不就是一瓶甘酒吗,又不是威士忌。」自带三种花纹的胖猫——斑丝毫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继续咋乎咋乎地荡在空中,似乎还有想往我身上贴的意思,「让我看看你成长了没有——啊!」
得到的是喜闻乐见的拳头伺候——来自后方的夏目贵志君:「对不起,卯月小姐。」
「不,夏目君不用道歉的。」反正也没让它得逞,我索性就不那么在意了。不想那头的斑倒是先抱怨了起来。
「疼死啦!夏目你这臭小鬼居然敢打我!」
「像你这样完全就是性骚扰吧猫咪老师!」
「她都没有说什么呢你急个啥。呼呼,你该不会也想这么做吧?」
「……是猫咪老师你太好色了吧!」
眼前上演的人猫大战让我一瞬间进入凌乱状态,不过夏目的一句话让我抓住了这两人出现在这里的重点:「再说,你猫咪老师你提议来找卯月小姐的吧。」
『嗯?找我?看样子又是被扯进什么事情里去了呢。』
站在我身边的物吉贞宗看样子是想试着劝解他们,我伸手把他拦了下来,干咳两声,刚刚还在争吵的一人一猫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终于得到安静的我松了一口气:「所以,又是除了什么事情吗?」
「只是这个不中用的小鬼又和某个妖怪纠缠不清了而已。」斑相当自觉地缩进夏目的怀里,语气中带着嫌弃,「学校里面出了只妖怪,我也不认识就干脆过来问问你了。」
「果然又是妖怪啊,到房间里去谈吧。」既然是这样,那肯定会讲很长一段时间,我就索性带他们去神社后头的会客室。
没走两步就被斑叫住了:「等等。」
「有事?」
斑盯着站在我身后的物吉贞宗,随后递来一个狐疑的眼神:「这个小妖怪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出现在你的神社里?」「说实话,是式……」话还没说完,物吉贞宗先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这一举动让斑开始得意起来了:「哼哼哼,既然是无名的小妖怪的话就让我吃……」
我当即就给它脑袋上来了一拳:「吃你个头,听我说完会死吗。」
斑撇头「哼。」了一声以表示它的不满,我趁着这空隙把刚才的话说完:「是式神。」
「是的!」物吉贞宗看上去对『式神』这个称呼有着奇特的喜欢,「我是物吉贞宗!斑樣,夏目樣,请多指教。」
「非常可爱的孩子呢……」夏目微微俯身方便和物吉贞宗平视,「请多指教,物吉君。」
「好的!请多指教!」物吉贞宗也相当热情地回应了他。
斑非常傲娇:「看在你叫我『樣』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不吃你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我刚刚揍了它一拳,物吉贞宗也显然没有刚才那么怕了:「是,非常感谢您。」
『啊,全都是敬语呢……』不知道为什么,我很不适时宜地想到了这样的事情。
「话又说回来,」斑回头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你之前不是说不收式神的吗,怎么忽然又收了?」
这句话真的是我的痛楚:「头脑一热,后悔已晚。」捂脸。
「呵。」斑给了我一个嘲讽的笑容。



「夏目之前在学校废弃的那间校舍里发现了一个女人样貌的妖怪,幸好有我在,不然这小子早死了。」
斑趴在桌子上啃着上午回来时顺路买的羊羹,一边解释事情的经过。
我大体了解了一下。夏目和田沼、多轨他们偶然在放学时找到了一间废弃的校舍,然后在校舍里遇到了一只斑也不认识的怪物。
得到了斑的证词,我转回去问夏目:「最初是谁先发现那只妖怪的?」
「正确来讲的话,是田沼。」夏目想了想,说,「因为田沼说感觉到学校附近有什么不大好的东西,我们才顺着他的感觉找到那间校舍的。」
「原来如此。」
田沼这碰上妖怪就会头疼的体质我知道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一来也确实算是个巧合。
「那只妖怪长什么样?」
「是一个女人。」
「女人?」夏目的回答让我感到好奇。后者点了点头,思考一下又补充道:「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像是一个女人,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是一副快要被一张嘴吞了的样子……」
好吧,这也确实符合夏目容易上当的设定。
「三个人都能看到?」
「是的。」
「……」我沉默。随后不由同情地看了眼日常被我们嫌弃的斑:「从某种方面来讲,这次确实应该感谢斑啊……」
「虽然你的话没什么不对,但是我不知怎的听着很火大。」
无视了斑的抱怨,我先把结论说了出来:「那只妖怪是『鬼一口(1)』。」
「『鬼一口』?」斑把剩下的半条羊羹一起吞了下去,「那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说过。」末了还揉了揉自己吃得圆滚滚的肚皮。
「不知道是正常的,毕竟『鬼一口』原本只出现于怪谈中。」我看着斑在桌上滚了一圈,不幸掉到地上之后又被物吉贞宗抱起来,「据说是个吃人的妖怪。不过到底是不是真的还得我亲自去一趟才能考证。」
夏目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从忧郁转到开心:「这么说,卯月小姐是愿意帮助我们了?」
我叉了一小块羊羹:「嗯。既然你们都特意来了,那我也不好意思不去。」羊羹吞入腹中,我补充道,「我明天就去看看。顺带告诉田沼和多轨,事情没解决前最好不要再接近那个校舍。」
「好的!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夏目高兴地跑出去打电话了。
斑被物吉贞宗抱在怀里,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呼噜」的声音,看样子物吉贞宗的撸猫技术还不错。
「咕……右边一点……对对,就是那里……」前几分钟还在嫌弃物吉贞宗作为妖怪太过小只的斑这会儿已经舒服得在他腿上瘫成了一张猫饼,时不时抖抖耳朵,活一副皇帝的样子。
「……所以说,你这是自动把他当你家的了是吗?」面对此情此景我已经不想吐槽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田沼和多轨,外加雪音的经历中我基本已经看透了这只猫的本质了。
「怕什么,又不是少块肉。」斑看都不看我一眼,丝毫没有什么矜持的意思,继续趴在物吉贞宗的腿上享受撸毛的待遇。
「呵,肥猫。」我嗤之以鼻。
然而一个愿意撸一个愿意被撸,明显的『两情相悦』,我也只能放任他们去了。
我干脆转回去继续吃羊羹。
「不过话又说回来啊。」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没回头:「嗯?」
「既然你明天要去的话,确定不给他换身衣服?」肩膀上多了一份重量,「物吉这家伙和普通的妖怪不一样,这一点你应该能感觉的出来吧。」
我把剩下的那块羊羹用叉子叉起,在斑的眼前晃悠了两圈之后转而塞进了物吉贞宗的嘴里:「所以你想说什么?」
「你居然不给我留!!」斑跃到我的头顶试图踩我,被我顺手扯了下来:「你再吃就该减肥了。」
「……」斑的眼神死了一下,任我把它放到桌子上后很赌气地给我留了个屁股作为背景,「你的这个式神是可以被普通人看见的,这么说懂了吗?」
「哦哦,是雪音那类型的啊。」我秒懂,但又不解,「这和换衣服有什么关系?」
斑看上去很想给我来一巴掌:「这么放他出去不觉得太寒酸了吗,你以为你是那个白痴夜斗吗!」
「并不觉得。」一巴掌把跳起来的斑拍回原位,我问了他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可是斑,你觉得我会有男孩子的衣服吗?」
「……不会。」




【TBC】


【补充说明】

注(1):鬼一口
在高桥叶介的学园怪谈里出场过,就像某种深海鱼类头前面那个发光的诱饵一样,美女是鬼首前面的诱饵,长在它的长舌头上,作出快被吞噬的惨状引诱人来救她,然后把人吃掉。

第二章终于出来了。
学校开学就要测试,又是要适应新课程什么的,这篇又需要查资料,我就延后更新了orz让大家久等了真的很抱歉。
从某种方面来说夏目其实更适合妖怪paro的舞台呢x那种暖暖的风格我个人超喜欢。不过原作有很多妖怪都出场过所以不能使用,我就去查了一下妖怪百科大全_(:3J∠)_仔细看了一遍之后感觉果然还是妖怪鬼一口适合夏目的套路x
今后就把夏目作为大背景吧(。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