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五章】

来自一个又非又穷还没有粮吃的作者的自割大腿肉_(:3J∠)_

看完以下注意点还想继续的话请。

★原创审神者【卯月】,婶有一定的黑暗倾向

★婶家的物吉不是正常的物吉,虽然照样是天使(。

★有一定的ooc,后期私设漫天飞

★原文在这里:《[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被作业折磨到不想捉虫,如果有错误请告诉我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婶刀orz

【《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五章】


吃过早饭后卯月就拉着鹤丸去了田里。今天碰巧起得早了点,她就在做饭之前顺带在本丸内逛了一圈,这才注意到这座本丸其实还是有不少设施的。想起狐之助之前说过有当番,她就顺路观察了一番。
马厩里空荡荡的,就算有马大概也都饿死了,马当番排除;田地里也没什么作物,土质看上去也不太好,大概需要先松个土,不过就她一个的话好像会弄很久的样子;手合场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也是一层灰,要再度使用恐怕同样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清扫。总而言之,这一个月可能并不是那么好过。
卯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幸好她昨天委托狐之助给她从现世拿了几件替换用的衣服,其中就包含了睡衣和耐脏的运动服,也幸好今天鹤丸国永就认了她作主,不然就凭她和物吉恐怕今天之内弄不了多少。
然而在她看到鹤丸那一身白的装束的时候,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鹤丸先生?”她尽力不让自己看起来很惊讶,“你打算这一身白地干农活?”
鹤丸疑惑:“有什么不对吗?”
她摇摇头:“确实没什么不对。只是我在思考要用多少肥皂才能把你的衣服洗回现在的程度。”
鹤丸愣了一下,随后大笑了起来:“主人,你可真有趣。”他指了指还能看清的本丸二楼,“其实审神者专用的浴室里有洗衣机的,没什么人会用就摆在那儿了。”
“诶,原来有吗?”卯月惊叹。昨天光顾着处理各种事情,二楼的其他房间她都没去探索过。
“对啊,第二任留下的。”鹤丸说。
嗯……这倒也说得通。前两任都是人类,第二任据说是某个比较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后来因为这群刀被吓跑了,听鹤丸说留下了不少有趣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了不少电器类。
那她还真该好好感谢那位公子哥了。卯月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忽然感觉到了某种不对劲。
“鹤丸先生……”
“嗯?”
“说好的,审神者二楼刀剑不能随意进入的呢?”

*

加上了鹤丸这把太刀后,整理田地的速度就比预期的要快上了不少。不到中午就结束了进程。中午做饭的时候卯月吸取了上午的教训,拒绝鹤丸进入厨房,因此助手的人选就换成了一期一振。
“卯月小姐,您为什么会选择让我来帮忙呢?”
洋葱切到一半,一期一振忽然的提问让卯月从工作中抬起了头:“嗯?什么为什么,鹤丸早上的行为你也体会过的吧 。”
“啊……不是这个问题。”一期一振抬头看着她,脸上满是担忧,“我对您刀剑相向,您为什么仍然愿意找我帮忙呢?”
一期一振的担忧不无道理。昨天卯月刚刚进门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拿刀刺向了她。如果说昨天帮她洗碗是他自己行动起来以此谢罪的话,今天卯月主动来找他搭手就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物吉贞宗被她放行,对他们持有警惕态度的刀还有不少,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在房间里,只要卯月愿意他就能过来帮忙的。可这次,为什么她不找物吉,而是找身为“敌人”的他呢?一期一振想不明白。
“没什么好纠结的吧。”卯月将切好的洋葱放进锅里,拿起铲子开始炒菜,“反正大家迟早是要一起生活的,你砍我的那一刀也没多深,放下过去的事情安安稳稳地生活没什么不好吧?”
一期一振微愣,转而又笑了起来:“确实……非常抱歉。”
“没什么,别放在心上。”看一期一振放下了心,她也放松了下来。
她明白她不可能一直带着物吉贞宗。尽管现在的物吉贞宗看上去很需要保护的样子,但这个少年也是刀剑,也同样是「人类」。他迟早有一天会再度振作起来,她的陪伴只是一时的而已。况且这里是一座暗黑本丸,如果她真的要辞职的话,那就更应该和本丸的诸位打好关系,以免到时产生一些不可避免的危险状况。
同样都是怀着目的的接近,同样都是为了自保。明明情况相同,却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更加卑劣一点。
转念一想,虽然设想得很好,可话又说回来,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治物吉啊……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卯月小姐,怎么了吗?”看锅里的咖喱煮得差不多了,一期一振给她递上一盘装好了白饭的盘子方便她浇上。她接过盘子,回答道:“没什么,只是在想物吉的事情罢了。”
“物吉殿下吗?”一期一振拿起一个新的盘子,一边盛饭一边思考,“说回来,物吉殿下的情况确实有点不太一样呢……”递盘子。
“你见过?”接过盘子。
“是的,之前见过别家的物吉殿下。”
“这样啊。”
卯月安静了下来。一期一振说得没错。要不是因为见过了另外一振物吉贞宗,她可能只把自己家这振物吉当作是原本就这样的性格。这时候真的不得不感谢唯当时出手相救了。
等咖喱全都盛好后,一期一振再度提了一个问题:“卯月小姐,恕我失礼。本丸的那位物吉殿下,是您先前本丸的刀吗?”
“诶?”她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一期一振为什么会这么问的原因了。之前听唯说过,接手暗黑本丸的大多都是有经验的审神者,他很可能是被误认成转岗的审神者了。
“不是哦。那孩子是我在上任前意外救下的。”她看着一期一振惊讶的表情,无奈一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昨天刚刚被时之政府招过来的。”
一期一振更加惊讶了:“那您岂不是……”
“昨天确实吓了一大跳啦。今天相处下来我想我还是没问题的。只是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帮物吉……”她苦笑,随之又黯了黯眸子,“那孩子基本不说话,我搞不清楚他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他的前主是被唯小姐肃清的……”
“唯小姐是……?”一期一振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先是一愣,但很快又变得紧张了起来,“是那位A区的千叶唯小姐吗?”
“诶?嗯。”她不明白一期一振为什么忽然严肃了起来,但想想还是应该如实汇报比较好,“确实是她,我昨天也是被她救的……”
听到这话,一期一振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多变。一番纠结之后,他忽然对着她九十度鞠躬:“非、非常抱歉!请小姐原谅我昨天的失礼!”
欸?卯月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名为懵逼的状态。一期一振想到了什么她是不清楚了,不过看这情况,她的地位大概是瞬间被提拔不止一个档次。
但刚刚还差不多和她平起平坐的一期一振忽然朝她鞠躬,还自降档次,真的有点难受,她只好先把他拉起来:“那、那个,一期先生请你先起来,有什么话我们好商量……”
一期一振非常听话地站直了身子,以至于卯月差点以为她活在梦里。
“那个啊,一期先生。”她抓了抓后脑勺,尝试着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唯小姐,在你们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听到这话,水色头发的青年的眸子彷如镀上了一层金光,一闪一闪的:“是!千叶唯小姐可以说是我们全体刀剑的崇拜对象!那位大人用仅仅两年的时间就爬上政府高层,斩杀溯行军无数,拯救了不少无辜的刀剑!同时她也是A区仅有的26名审神者的首领,统领着「怪物」级别的审神者们!”
“……那A区呢?是个什么样的区域?”
“是!A区的诸位审神者都有着强大的灵力和特殊的异能存在,每个人都可凭一人敌一个军队的程度!顺带一提唯小姐去年打破了最强的记录,在10分钟内解决了原本需要40分钟的副本!”
一期一振说得很兴奋,可卯月是越听越糊涂。
她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我的天,救了她的居然是一位刀剑瞩目的审神者吗?那位能和她平起平坐、甚至能和她像朋友一样亲切交谈的唯小姐,居然……是这么可怕的存在吗?
位于顶端的,审神者。听一期一振的这个介绍,这位是不是差一步就能成为神了啊!
卯月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借机会再找对方抱个大腿,那样说不定她还有救。
可再想想,还是算了,万一把自己玩脱了那就得不偿失。
人活着总比什么都好,肝一把,该来的总归会来的。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