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四章】

来自一个又非又穷还没有粮吃的作者的自割大腿肉_(:3J∠)_

看完以下注意点还想继续的话请。

★原创审神者【卯月】,婶有一定的黑暗倾向

★婶家的物吉不是正常的物吉,虽然照样是天使(。

★有一定的ooc,后期私设漫天飞

★原文在这里:《[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被作业折磨到不想捉虫,如果有错误请告诉我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婶刀orz

【《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四章】


在暗黑本丸的第一夜注定不会安稳。卯月如预料的一样,失眠了。
每到了新环境的第一夜,她总会失眠。这个毛病从以前开始就有了,别说搬家,就算是旅游留宿时也是同样,总归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折腾到半夜才睡着,然后第二天就醒的比较早。
她抬头看了眼外边的天,才亮了一半,大概是五点钟不到。平常的起床时间是七点左右,应该还能再睡上一会儿。
卯月窝回被子里眯了一会儿,很快就又爬了起来,并且开始套衣服。
她发现她睡不着了。

床垫和被子需要先铺平才能再叠,这是卯月的习惯。刚刚把被子铺平,她忽然发现门外似乎有个人影,一动不动。幸好这本丸里都是纸门,她能看清那个人是坐在地上的。
会是谁呢?看那个背影的高度,应该不会是一期一振那样的太刀类型,但似乎也不像是打刀。他的体型看上去更瘦小一点。
是五虎退吗?可这个身高不像。
她轻轻地走过去,拉开了另一边的门。物吉贞宗的身影就落入了她的眼中。
小小的少年本身就和她差了大半个头,现在坐在地上就更加显得矮了点。他跪坐着,身上仍然穿着出阵服,本体挂在腰间,显然是昨晚就没有更换。只是少年此刻正靠着门,双目微闭,看样子是睡着了。
这孩子昨天晚上是为她守夜了吗?
感动与心酸一并涌入了卯月的内心。物吉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她在与那振物吉相见的时候就知道这点。她是因为自家的这振物吉明显受过伤才希望能暂时保护他,却不想在不曾发觉的时候被他反过来守护了一场。
这么看来,就像是在更加确定地告诉她,她还是那个什么都改变不了的她。
垂眸。她悄悄地转回屋内翻出一条毛毯,蹲下身子正准备给物吉盖上,却不巧与少年忽然睁开的眼睛对上了。
一时间沉默蔓延。两个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自己惊讶的脸庞。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卯月。她朝他露出一个微笑,一边替他披上毛毯:“抱歉,把你吵醒了吗?”
物吉无言,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伸手拉住毛毯以防止它掉下去。
头又低下去了。
她无奈地看着他。在她将手覆到物吉脑袋上的那一刻,毫无意外地感受到了少年的颤抖。
他——在害怕她。
她习惯了这类感情,能做的仅仅只是期望。
如果能和那一振物吉那样同你畅谈该多好。
“谢谢你为我守夜,物吉。”
她顺着他的发丝抚摸,尽量将动作放轻以免更深层地吓到他。
“接下来就不用守夜了,本丸不会这么危险的,你要好好休息。”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物吉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少年猛地抬起了头,满是慌张。卯月在那一刻,看见了他眼中的情绪。
那眼中承载着的,是某种东西崩碎后的无助。
她顿时愣住了。她从未见过相似的眼神,但是这个眼神给她的相似感太强了。
“主……”她看见物吉动了动嘴,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还是低下了头。
卯月让自己回过神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物吉,我接下来会去一趟厨房做早餐,如果你困了的话就去我的床铺上睡吧,我到时候会过来叫你;如果不困的话那就换好内番服再来厨房找我,好吗?”
抓着她手臂的手松下来了。物吉没有看她,却点了点头。
“谢谢。”她起身,在走下楼梯前特地看了他一眼,“那我先下去了。”

说实话,卯月并不放心物吉的状态。本丸的危险倒不是很重要,毕竟昨天也和一期一振(在某种程度上)稍许达成了共识,本丸资源有限,目前能手入的只有她本人用灵力治疗。这些刀要想继续平安存活的唯一途径就是保证她的安全。更何况时之政府也已经发布了命令,单方面保证她这一个月内的安全,所以卯月还是敢大大方方地出去的。
不过,物吉贞宗这状态到底应该怎么治啊……
她摸着下巴一边走下楼梯。物吉目前陷入的状况她能清楚,但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导致的她就不清楚了。药要对症才能起效,胡乱抓一通可是会起反效果,不仅治不好还可能触发新分支。
总而言之两个字,难办。
“唉……”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哇!”
“啊!”
从拐角处窜出来的白色身影着实吓了她一大跳,刚刚还在思考间的卯月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就叫了出来,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等她站稳,定睛一看,鹤丸国永正站在她面前捂着肚子笑得开心:“抱歉抱歉,怎么样,吓到你了吧?”
“鹤丸先生……”这可真是吓到她了。刚刚想物吉的事情想得太深,没想到就被突袭了。要知道她以前对这种恶作剧一点反应都不给的。
“没事吧?”看卯月一脸无奈的表情,鹤丸国永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小姑娘你该不会真的被我吓傻了吧?”
“说什么呢。”她微微挑眉,“只是因为鹤丸先生你在我思考事情的时候吓我一跳,没反应过来而已。”
“哦哦,这样啊。”鹤丸国永看上去像是理解了,但眼神却看着另外一个方向。
卯月顺着鹤丸的目光回望身后的楼梯:“那里有什么吗,鹤丸先生?”
鹤丸国永回神,朝她微笑:“什么都没有。”很快,他又说,“不过小姑娘居然不生我气吗?”
“……啊。”卯月忽然惊醒,“这么说我都差点忘了。你的动机是?”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举起双手呈投降状,“如果没有惊吓的话,心可是会先死去的啊。”
原来是个喜欢惊吓的成年人啊。卯月微笑。
“你这样我要怎么惩罚你啊。”
“那就别惩罚了咯。”鹤丸国永说的轻松。
“怎么可能。”卯月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来厨房帮忙。”
“……wow,这可真的吓到我了。”

*

今天的早餐吃得很不太平,其原因是卯月早上邀请了鹤丸国永一起做早餐,所以今早吃饭的时候,集体遭受了一波恶作剧攻击。
先是同田贯正国的饭里出现迷之绿色物体,再是加州清光的配料里出现了香辛料,接着一期一振和五虎退都遭到了辣椒油的毒害。卯月天生对辣很敏感,所以在自己饭里吃到辣味的时候就感觉不对了。
然后,坐在她身边的物吉贞宗也遭受到了名为辣油的毒害,猛地咳嗽了起来。
卯月急急忙忙地给他递水,周边的诸位基本是在同一时间段受到恶作剧,成程度不一。
她看见物吉毫不犹豫地一口将水喝完,真的是被辣得眼泪都出来了,不由心疼地替他顺了顺气。
鹤丸国永的笑声在饭堂回荡,一片叫辣声中,非常明显。
嗯,很好。
卯月想要是她自己能看得见自己的状态的话,肯定是脑袋上顶着一个巨大的红色怒号。想起今天的菜色里有一道菜是用上辣椒的,她尽力保持住自己的微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挑出一截大辣椒塞进了鹤丸国永的嘴里。
紧接着,鹤丸国永的声音覆盖了所有人。
顿时安静了下来。
“小姑娘,你这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将水杯放下,笑嘻嘻地看着卯月。后者一脸冷漠地把带有辣油的米饭兑水冲了一遍,抬头:“不是鹤丸先生说要有惊吓的吗?”
“可我没说是这样的反惊吓。”
“那我也没说要你惊吓其他人。”
卯月冷漠地扒了一口饭。
“请你吃完饭去马当番,鹤丸先生。”
“我们本丸没有马,更何况不是说好了不当番吗?”
“你是个特例。没有马当番那就等会儿跟着我去种田。”
“能不能改成手合?”
“如果您愿意这一个月顶着中伤不治愈的话,请随意。”
一人一刀你一句我一句地互怼着,最后由鹤丸国永收尾。
“那你可真是吓到我了,我的主。”
“谢谢夸奖……?”
卯月依旧冷漠地吃着饭,忽然间意识到对面的人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猛地抬头。
群众皆惊之中,她看到了鹤丸国永正眨着那双金色的眸子,对着她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不得不说鹤丸国永早上的那番发言真的吓到她了。忽然间认主,而且是认她为主——说实话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这发展来得太迅速,有点猝不及防。
“嘛,这样正好。”
“如果你们都不愿意认我作主的话我也没关系,今后叫我卯月就好。”
反正不算是真名。
卯月乘此机会和他们摊明了今后的叫法。物吉勉强地叫她“主”的那些时候着实让她感觉到不太好,很心痛——再加上考虑到有可能会被“喂”“誒”“你”之类的不明所以的称呼代替,她选择让他们叫自己的名字会更加好点。从此解决了称呼上的一大难题。


评论
热度 ( 11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