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二章】

来自一个又非又穷还没有粮吃的作者的自割大腿肉_(:3J∠)_

看完以下注意点还想继续的话请。

★原创审神者【卯月】,婶有一定的黑暗倾向

★婶家的物吉不是正常的物吉,虽然照样是天使(。

★有一定的ooc,后期私设漫天飞

★原文在这里:《[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在lofter放送的是已经捉过虫的版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晋江的一起捉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婶刀orz

【《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二章】


跟随着狐之助的引导,卯月牵着物吉来到了一座宅子门前。
那是一座确确实实的大宅。宅门禁闭,门牌的位置只有一块空荡的挡板。隔着一人半高的墙壁,可以看见院内的二楼。那宅子大概共有两层,卯月只能勉强从看到的二楼看到红色的房柱,以及黑色的屋瓦。典型的红黑色调不由让她想起了前阵子刚画过的魔王窟。
暗黑本丸——自己可能来到了个不得了的地方了。
“这里就是您今后所生活的本丸。”狐之助趴在她肩膀上甩了甩尾巴,可能是为了缓解紧张,“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前阵子刚刚辞职,不少刀剑男士都有一定的暗堕程度,请审神者大人务必要小心应对。”
她点点头:“知道了。”
既然被如此提醒,那自己也不可以太过放松。卯月征求性地看向了物吉,得到对方可以说是几乎看不到的点头应允。
她看向那扇紧闭的大门,本想直接推开,却在半途又停下了手,最终改为敲门。
木门的声音十分沉闷,像是一首哀歌一般,悄悄地诉说着这座本丸的不幸。
三声之后,原本紧闭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从中探出一只金蜜色的眸子。
对方没有说话,仅仅只是盯着她,就似乎在等着她说话一样。
卯月见对方并不打算开口的样子,只好自己提起精神,咽了咽口水缓缓抬手:“那个,您好,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卯……”
话还没有说完,刀光闪过,速度快到她只能在那一瞬下意识地将物吉拉到自己身后,狐之助来不及躲闪,被一刀刺下后化为烟尘,随后脖间一凉,她清楚地感受到血液从伤口处流出。
对面的大门被打开了一半,拥有着一头水色头发的青年正将刀架在她脖子上,眼神凌厉,或者说,他在听到“审神者”那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出手了。
她感觉得到自己的伤口只是小小地破了层皮,猜测这可能是某种警告——例如,不准接近这所本丸。
她注意到物吉已经将手搭在了刀柄上,只是碍于她牵着他的一只手才没把刀拔出。尽管刚刚还是一副不安的样子,这位少年仍然做尽了身为「武器」护主的本分。
可惜她并不适合做他的主。
卯月轻轻拍了拍物吉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过紧张。身边的少年愣了一下,垂着眸子放下了手。
她注意到了少年这小小的举动,只是目前的状况不容她多考虑。青年的刀在她重新看回去的时候收回了腰间的刀鞘中。
看似礼貌,但又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排斥意味。
用袖口擦去了流下的血液,无视了白衬衫上沾上的红色血迹,她看向与她对立而站的青年。
他有着一头水色的头发,一身整齐的军装本该是无垢的,却在此时像是宣告一般在腹侧染上了一篇暗红,布料破裂,她清楚地看到了那破口下的,被染成红色的纱布。
“你……”
“请回吧。”
又是一话未完就被打断。对方的拒绝态度一目了然,让她的内心升起了点莫名的不爽感。
——这种明明需要帮助却死活说不需要的家伙,真的麻烦死了。
在内心说着这句话的她,在对方即将关上大门的时候,松开了物吉的手,强行抵住门。青年看她这样,大概是想加重力道将门关上。她条件反射就是一脚伸进门缝,用左脚挡住了即将关上的大门。
——虽然这样多事的自己,也很讨厌就是了。
脚踝传来刺骨的痛感,她迎着对方惊讶的表情,扯出一个算得上狂妄的微笑。
“你确定,要放弃这一次机会吗?”

暗黑本丸只有两次更换审神者的机会。
根据卯月从唯那里友情提供的资料所示,这所暗黑本丸的第一任审神者是个近乎疯狂的完美主义者,他要求本丸内的每一把刀都要维持一致的等级,不到的就会受到惩罚。初期的刀们可能还好一点,但后期到来的刀剑就显然成了一件难事。每天疯狂地战斗练级,再加上部分刀剑也并非好战之人,审神者的这项规定引起了不少刀剑的反感,特别是到了后期,越来越多的刀剑来到本丸,战斗安排显然是跟不上计划进度的。审神者因为达不成计划而规定了更加苛刻的要求——身心具惫的刀剑们为了停止审神者的这项暴行,几位年长的刀剑男士便向时之政府汇报,不巧被审神者发现。暴怒的审神者将参与的几位刀剑男士全部碎刀,最终被弑杀。
这座本丸只剩下一次更换的机会——不难猜到,如果第二位审神者是个好人的话,现在也轮不到卯月来了。

卯月牵着物吉,跟随着青年进入了本丸内。狐之助在刚才的攻击中已经消失了身影,但没有流血,她猜测它应该不是死亡。
刚才因为大门紧闭,卯月没能看清里面的状况,现在进入之后,她被这阴森的内在气氛吓了一大跳。与她平常所见的景象不同,这里的草木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就连天空也呈现出一种暗淡的红样,配合着建筑物的色彩,她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鬼屋一样的刺激感。
穿过一道不算长的走廊,自称一期一振的青年带她来到了一间大房间外。
那房间内并没有多少灯光。从外头可以勉强看得出有很多人在里面。她只能从身形判断有大人和小孩,其他的一些躲在角落的便再也看不清面貌。
“若您真的愿意帮助我们的话,请先给弟弟们治疗吧。”
虽然一期一振的话听上去很客气,但卯月还是稍许听出了一丝隔离的意味。房间内的气息虽然称不上是很强烈的排斥意味(更多的还是警惕),为了避免刚才的事情再度发生,卯月把物吉留在了门外。
某些奇怪的时刻,她总是会对“死”毫无顾忌。
刚刚踏进房间,她就感觉到所有的视线全都汇集到了她身上。顶着浅浅的不适感,她鼓励自己抬起头,一一对上那些视线的主人。
大大小小的人,加上站在她身旁的一期一振,总共不到十人。
——这所本丸,只剩下这么几把刀了吗?
这明显与狐之助给出的人数不符。
她微微垂眸,却听到一道声音传来:“哦呀?是个小姑娘呢。”
她循声望去,正巧撞入一双特殊的新月眸子中。她记得他,那是三日月宗近。
“您好。”卯月朝他微微弯腰,行了个小礼,紧接着便习惯性地站直了身,“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卯月。接下来我会为大家治疗,希望你们能配合我。”
不出所料地,另一把听着成熟的声音传来:“一期,为什么要带她进来?”
如果没记错,那是同田贯正国。卯月在内心暗暗记着人名,试图将名字与脸全都对上。
“她说能帮助我们治疗。”一期一振的话语显得很是冷静,“我必须治好弟弟们。”
“你忘记了之前的结局?”这次说话的是和泉守兼定,“以前是怎么样的,你可记得最清楚。”
“我知道。”一期一振回答,“但是我只能这么做。”
一期一振,应该是个相当好的哥哥吧。
卯月悄悄地抬头再度确认了一眼屋内的人。除去刚刚讲话的四振刀,剩下的分别是太刀鹤丸国永,打刀加州清光,胁差骨喰藤四郎和短刀厚藤四郎。加州清光和骨喰应该是处于中伤,可能是因为不爱讲话的原因,从头到尾一句都没有说。鹤丸国永则一副对她挺有兴趣的样子,一直盯着她看,从身上的伤势来开应该也是中伤左右。厚的状况相对来讲比较糟糕,已经是重伤状态。
但等她看到一期一振拿出的名为五虎退的短刀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因为灵力快要耗尽的缘故,短刀付丧神只能依靠回到本体状态才能维持生命。刀身破损程度严重,几乎不到半厘米的位置就有一道裂口,一道一道,从刀尖一直到刀柄前,全都是一道道细小的裂纹,让她险些连伸手去接都做不到。她很怕万一她再一碰,这把刀就会碎掉。
“怎么会这样?”
她的提问并没有得到回答。仅有沉默。
算了,就算问了也是白问。卯月干脆放弃了提问,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手中的短刀。
其实她对灵力也只是一知半解的程度,只有在几个小时前和那位物吉贞宗稍微聊过一点,狐之助那边也没有进行过任何指导,现在能坐在这里纯粹只是因为运气好,碰上了一期一振这个算是好说话的。
如果说最开始只是为了进门的话,那么卯月现在的状态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治疗五虎退。
她在来前通过狐之助稍许认识了一下这些刀剑男士的样貌,那个小男孩满身是伤的样子此时此刻正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要救。她对自己说。要救,不然你就白来了。
谁让她最开始就是来做这件事的呢。
卯月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很细小的热流。她顺着热源的方向看去,自己的右手上正聚着一把火焰状的淡紫色光芒。在场的刀剑男士都在那一瞬愣住了,这让她断定手上的这把应该就是所谓的灵力。
既然手头有物,那就没必要再多等了。她很干脆地将那灵力轻轻地移到短刀上去。
一瞬间,灵力就像是有意识一样地覆盖了整把刀。刀上的裂口被淡紫色的灵力覆盖后不出两秒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仅仅几秒,整把刀焕然一新。
——这就是,修复吗?
卯月在内心感叹着。
随后,白光闪过,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再度睁眼是,没有实体的樱花花瓣从头顶飞落,她的跟前多了一个小男孩。
奶油色的头发,一身非常整齐的军装,再加上身边的五只小老虎——卯月很快就确定他的确是五虎退。
五虎退大概是刚刚转醒,整个人还显得有点模糊,看到一期一振,他软软地叫了一声:“……一期哥?”
一期一振点点头,眼里满是柔情。看样子是充满喜悦的家人再会呢。
正当卯月等着一期和五虎退来个温情的相认现场时,她却看到小男孩朝着她鞠躬:“那、那个,谢谢您救了我……”
卯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我、我是五虎退。那个……没有击退。对不起。因为,老虎们很可怜啊……”
突然的介绍让卯月感到猝不及防。她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欲泣不泣的样子,不知怎地竟放松了下来。
“在我这里不需要击退老虎。”
她正坐着,正视着五虎退。她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正在上扬。
“欢迎回来,五虎退。”

评论
热度 ( 8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