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三章】

说回来我一直忘记了放封面来着……


太忙了,为什么高中狗的作业要那么多……

距离开学还有1天时间的我,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补作业而暴毙orz


★原创审神者【卯月】,婶有一定的黑暗倾向

★婶家的物吉不是正常的物吉,虽然照样是天使(。

★有一定的ooc,后期私设漫天飞

★原文在这里:《[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目前只在乐乎、晋江连载

在lofter放送的是已经捉过虫的版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晋江的一起捉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婶刀orz小幸运的粮本来就少,乙女粮更少,我快饿死了_(:3J∠)_

【《暗黑本丸邂逅》相关整理目录】



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三章】

治愈完五虎退之后,原本对她持有警戒之心的那几把刀也开始找她修复。卯月对于送上门来的好事自然是照收不误,直接一个一个地治好了。反正他们的伤也没有多重,稍微用点灵力就能治好,还能顺便刷一下好感度,何乐而不为?
拉着最后一个一期一振治疗完之后,卯月看了眼屋外。她本来是想去看看在屋外的物吉的,却在此时注意到原本呈暗红色的天空逐渐变回了她常识中的蓝天,下意识地“诶”了一声。
“可能是因为您在治愈我们的过程中顺带净化了本丸的瘴气吧。”一期一振说。
哦,原来是这样。那简直不要太好。
卯月听后松了口气,在看见外头当空的太阳时,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她是黄昏时分“上路”的,在野外呆到半夜,被唯他们救下的时候大概在一点左右,她过来的时候天早就亮了。可能穿梭的时空隧道有时差——反正折算下来,她大概有大半天没吃东西了。
有点饿。她颓废地往地上一躺,弄出的声响不大,却似乎把外头的物吉贞宗吓到了。
“主公大人,是敌袭吗?”
此刻小胁差正一脸惊恐地看着她,拔刀欲出。也难怪物吉会吓到,毕竟从他的角度看去,卯月脖子以下的位置都留在房间中,这么一看确实有种被袭击的即视感。
“没事儿,你放心好啦。”她朝他笑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还不忘朝他招招手,“物吉,过来。”
物吉将信将疑,看到卯月把身子探出来,确认她毫发无伤之后才放下了戒心,乖顺地坐到她的跟前。随后就被揉了揉脑袋——这亲昵的举动让他下意识地僵住了。紧接着,一股温热的灵力从额头传来,他感觉自己藏在衣袖下的伤口正在慢慢地愈合。
卯月看着眼前这个胁差少年略微多变的表情,没忍住被他逗笑了。她将手从他的本体上移开,再度揉了一把那手感极好的脑袋。
“我就知道唯小姐没能完全治好你。下次受伤了就别熬着,直接跟我说。”

*

卯月向一期一振询问了本丸的储备粮,答案是早已有心理准备的“没有”二字。只是一期一振给出的答案让她觉得自己可能被时之政府耍了一通。
“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是,我们付丧神是可以不用像人类一样进食的。”
卯月不想说话。所以你这句话可以让我自动理解成“人类是弱鸡”这样的鄙视性语言吗。
当然,对方武力在手,半个小时前刚刚刺过来的那一刀她还记着。怂得一批的卯月当然没敢把话说出来。
稍微打点一下,告知了一期她要出门采购食材,得到应允之后她就拉着物吉出了本丸。
其实她本来想把物吉留下的,但是看他刚才那样子,加之几分钟前屋内的刀们都散发出一种想要把她撕碎的强烈意念,深刻体会过并且刚刚才虎口脱险的卯月生怕这帮家伙会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手撕了物吉,决定还是暂时走哪儿都带着他会比较好——虽然这样可能会有点强人所难。
低头询问了物吉,牵着手的少年胁差仍然同刚过来时那样没什么精神,只是做了点头应答。这让她不自觉地想起了唯家的那把物吉,心想物吉果然还是开朗的性格比较好啊。
这种沉默,超尴尬。
思考间,她感觉到肩上多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重量,转头便看见一只黄色的小狐狸,倒也不吃惊,只是平淡地问:“舍得回来了?”
“您看上去并不惊奇呢。”狐之助蹭了蹭她的脸,以表亲近。她随手撸了一把狐狸头,答道:“看你没流血又是式神,就猜你可能是躲哪儿去避风头了。况且,论惊奇你来晚了,最刺激的刚刚结束。”
“那在下确实来晚了。”狐之助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本丸怎么样?”
她速答:“游戏体验极差,想要辞职。”
手忽然被握紧了。
注意到物吉的小小举动,她在内心叹了口气,将小少年拉进怀里,半搂着他继续走。
“……骗你的。怎么说也得等给物吉找个容易生存的地方再辞职。”
言下之意就是至少得把这座本丸清理干净。
“那还不简单。”狐之助说,“直接把原来那些刀全都刀解,用新的刀代替不就好了。”
怀里的物吉明显一颤,她干脆把狐之助扒了下来:“这话就不对了啊。我本丸的家伙们连个暗堕的影子都看不到,我刀解?上级怪罪下来责任你负吗?”
狐之助没了声。
卯月见它不再多嘴,便重新把小狐狸放回了肩上。小狐狸看她没有继续为难的意思,便甩了甩尾巴继续享受这难得的高度。
“狐之助,你确定不跟上头提一下我今后的安危吗?”
行进中卯月忽然说出了这件事,着实让狐之助疑惑:“怎么了?”
“呵。”卯月冷笑,抬手又打算将它抓下来;这次狐之助学聪明了,跳到了另一个肩头,卯月这会儿也懒得陪它闹:“你是不是忘记了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了?嗯?”尾音上扬。
狐之助抖了抖:“这个……在下认为可能有点……”
“嗯哼?”她挑眉,“这位兄弟,我被你骗进来的时候可没买保险啊。”她说着,按住了狐狸头,“说起来本丸还有一大锅油,我正愁着没吃过狐狸肉……”
“噫……!!”
她清楚地感觉到手上的小狐狸颤抖了一下——同时还有物吉贞宗。为了保持形象,她只能悄悄摸了把物吉的脑袋作为安慰。
“卯、卯月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在下并不好吃!上级那边我会去通知的!真的!”小狐狸慌慌张张地挣扎着想要逃跑,却碍于被她的手按着,只好委屈巴巴地继续挂在她肩膀上。
说话间,万屋到了。
卯月顿时一愣——眼前这人流量简直不敢想象这些全都是审神者。况且,好像,没有人告诉她万屋是一条街?
“啊,对了卯月大人。”狐之助忽然发声,“万屋是要用小判买东西的,您带小判了吗?”
“……”呵,狐狸。
你这个新手指引,很不称职啊。

*

卯月当场拎起狐之助就是一个微笑。小狐狸吓得瑟瑟发抖,只好带她去了最近的钱币交换所,然后飞快地溜走了。等买完菜回来之后卯月才发现她本丸里没一个是会做菜的——会做菜的不是没来就是碎了。于是她只好亲自动手又是炒菜又是做饭,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总之一句话概括,这一顿饭有点来之不易。
吃完饭后五虎退主动要求帮她洗碗,再加上厚藤四郎和一期一振的帮忙,她也就放心地把厨房交给了他们,自己带着物吉先去了二楼的审神者房间。
打开审神者房间的门,卯月就被扑来的灰尘呛了好几口。身后的物吉关心地替她顺气——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她起先有点惊讶,但在看到他又一次低下头去时,欣喜再度被莫名的伤感所替代。
这振物吉贞宗,和那振完全不同。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卯月清楚以物吉目前的状态,就算问他什么也肯定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万一不小心踩到雷点还可能触发BAD END,自己到哪儿哭都不知道。眼下还是先提高自己的存活率,撩起袖子清扫房间吧。
心病不可太晚治愈,但更不可不治。这样的话,她必须,要稍微加快脚步了啊。

花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打扫卫生,总算是把审神者的房间清理干净了。桌椅完整,榻榻米上的灰也其实不算太厚,很简单就能处理掉。至于被褥,因为被放在壁柜里的关系,抖一抖薄灰还能用。
这被套大概需要换一下,明天问问一期看看,如果有替换的话就最好了,没有的话只能再去万屋买一套。
想到这里,卯月又忍不住看了眼站在门边安静等候的物吉。这孩子在她打扫的时候也过来帮忙了,只不过话还是没怎么多,依旧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他总让她有股心酸。
“卯月大人!”耳边忽然传来狐之助有些高兴的声音,她回头,那只黄色的小狐狸忽然出现在了榻榻米上。她示意物吉等一会儿,见到少年的应答之后便坐了下来。
“您的申请通过了。”狐之助看上去挺高兴,至少它不用被威胁了,“上级允许您在就任第一个月不必出阵、远征和内番,您可以先在这一个月内与刀剑男士们打好关系。”
“这倒不错。”卯月点了点头。其实她一开始设想的是一周,这下听到一个月的休假期,不得不说政府出手的大方。
不过也正因为是高风险的职位,所以才更希望能把危险降到最低吧。她在内心叹了口气。
“另外,”狐之助换了一种口气说,“请您务必注意,第一个月过后必须每天保证一次出阵次数。以及,请务必每隔一个月上交一次报告。”
——我就知道。
她眼神一死。她这人写什么都行,小说、诗词、随笔,能写的文种只要有脑洞她都能写,你要让她画出来都行,可她偏偏比较讨厌一种类型——报告类。说实话,从演讲稿到检讨,再到申报表(只填基础信息的那倒还行),她都能避免就避免。
毕竟写的次数多了,总归会是厌的。
“能不写吗?”
“这是规定。”
哦,好吧。卯月把自己的拖稿心思抹杀在了摇篮里。

评论
热度 ( 8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