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Moonlight中间章/吐槽向试水】论阻止本丸废婶制造机的可能性

阅读须知:
这本来是我开在晋江的凹凸坑(有联动)的中间章节,删去了最后一段作为纯搞笑来的。
婶婶有名字,是日服,快要全刀帐了。
出场刀的数量太多了就不打tag了
以上OK?
GO!



论阻止本丸废婶制造机的可能性

卯月醒来不到半天时间,就清楚地体会到了本丸废婶制造机的恐怖。
先是想要去去买菜被拒绝,再是进厨房做饭被强行推了出来,畑当番手合通通被禁止,既然这样那么去批公文吧,又被抢了工作,最后只能坐在走廊上看短刀们玩耍。
“买东西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主公只要好好休息就行了。”这是废婶制造机一号长谷部。
“做饭什么的主人不用担心哦,我可是很拿手的。”这是废婶制造机二号烛台切光忠。
“畑当番?手合?我虽然不懂风雅的事情,不过这点小事还不需要大将来操心哦。”这是废婶制造机三号药研。
“公文?这些交给我就好了,主人去休息吧。”这是废婶制造机四号巴形。
卯月表示并不想和他们继续深度讨论。
和物吉坐在走廊上看着短刀们玩耍(其中混进了一把大太刀),除去没什么事情可干之外,卯月觉得其实还是挺悠闲自在的。她早上只是给自己做了点伤口加速痊愈的处理,并没有直接把上治愈,所以才会出现先前的那种情况。
乱他们之前来找过物吉一起加入他们,不过他说要陪着卯月,就推辞了,——卯月因此被他狠狠地感动了一把。
虽说都是自己作死造成的,但现在总觉得不太舒服啊……
她懒散地坐在走廊上,用手掌撑着脸看着庭院里玩耍的短刀们。如果她没猜错,他们应该是在玩她先前教他们的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Emmmmm我也想活动一下啊。
有谁走近了,随后便是堀川的声音:“主人,我刚刚和兼桑结束畑当番,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打扫啊洗衣服啊之类的我都很拿手的。”
哦,差点忘了堀川这个废婶制造机五号。
卯月没什么心情去看他,干巴巴地回应道:“对对,还有夜袭啊暗杀啊之类的……”
身后的堀川忽然没了声,就连刚刚还在一旁赞叹短刀们的灵活性的物吉都没了声,一瞬间陷入了迷之沉默。
卯月回神,这才发觉自己刚刚似乎说了什么不大好的话:“抱歉,我背串词了。”
“主、主人,您不要紧吧?”
“主公大人,要不要我去叫药研樣来一趟?”
转头便看见两把胁差正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就差在脸上写上“主人/主公大人该不会撞坏脑子了吧”这句话了。
今天最不想看见/听到的话No.1,——“主您没事吧?”
“撞坏个鬼哦撞坏,就不能想点好的吗!”她气得朝两个人额头上一人一个指弹,“还有你们人设崩了啊喂!”
说好的天使呢!虽然是被关心着,但是她要的不是这样的效果啊!
然后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副鬼面具:“哟!吓到你了吗?”
“……”
“……”
“……”
“……滚。”
现在我认为鹤丸才是有病的那个。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了第三天中午。
终于忍耐不住的卯月吃完午饭后拍案而起:“我说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啊!”吓得在座的付丧神们打了个哆嗦。
“主、主公大人是出了什么事吗?”五虎退小心地扯了扯卯月的袖口,“如果有做错的地方,主公大人能不能告诉我?”
卯月被他这一说有点噎住了,但这烦躁并不是来自五虎退,她回头解释:“不,这和退并没有关系。其实是……”
可话还没说出来,那一头就炸了。
“主、主人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话就骂吧……”谦信景光已经有了哭的趋势,“我、我是能忍耐的孩子……”
“等等,谦信……?”
“是因为我内番没有做好吗……”日向正宗也开始失落起来,“下次我会好好做的……”
“日向?!”
“看来我应该出去旅行一阵吗……”小龙景光一边安慰着谦信,若有所思。
明石打了个哈欠:“还是说要我给你跳支舞?”
“……”卯月眼神死了一下。那一瞬的表情让吵吵闹闹的刀们都安静了下来。
“认真听我说个话会碎刀吗,不会。”她冷漠地吐槽完,长叹一口气,“谦信没有做错任何事不必要挨骂,日向的内番也做得很好,小龙如果想要去旅行的话我会给你安排24小时无缝隙的远征,懒癌你还是继续躺着吧那跳支舞是你一年的运动量。”
几乎不饶舌地将这一大段话说完,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要骂的是其他人。”接着提高了音量,“废婶制造机都给我出来!”
不出五秒,五把高矮不一的刀就排排正坐在她跟前。
“你们还有这个自觉啊……”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问:“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五把刀齐齐点头。
逐一看了过去,随后将视线留在了第一位的长谷部身上:“那行,长谷部你先说。”
“是!”长谷部行了个礼回答,“我不应该擅自阻拦主公外出,真的非常抱歉!”磕完头,立刻回归正坐,“但是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我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别再给自己竖旗了你个身上插满了旗的男人。”卯月冷漠地说,“上次地下城让你带队去挖毛利,直到活动结束连根毛利的头发都没给我看到。——一期哥都伤心到褪色了你知道吗。”
biubiu!似乎有两支箭插在长谷部的心脏上。
“呜呜呜呜呜我罪该万死!!!”
压切长谷部,战线崩溃。
“光忠?”
目送着长谷部欲跳刀解池被清光等刀拉出去之后,烛台切光忠咽了咽口水:“是。我不应该阻拦主人进入厨房帮忙。”他停顿了一下,神情真挚,“可我认为,让本丸唯一的女士帮忙是很不帅气的行为。”
“不不不,光忠你错了。”她甩甩手,坚定道,“你说过男女平等,可是你这明显违反了自己说的话,这样的你真的一点都不帅气。”
砰砰!两发子.弹击中了烛台切。
“一、一点都不帅气QAQ……”
烛台切光忠,战线崩坏。
目睹了两位勇士的惨烈战绩,药研决定先发制人:“我不应该阻拦大将进行内番。”他推了推眼镜,试图以理性说服她,“可是大将,受伤期间还是不要过度劳动比较好。”
“是是是,您说的都是对的。”卯月冷漠地回应着,然后说道,“可是药研,AWT48里面你是唯一的一个低音炮,你的声音已经达到了不需要分辨的程度,这件事你知道吗?”
“……”药研默默地退到了墙角。
药研藤四郎,重伤到褪色。
“连药研殿都……”
巴形薙刀看到药研的状态,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挺直了腰板:“主人,您应该好好休息。我会帮您完成今天份的公文的!”
卯月“呵呵”一笑:“别了吧,你连我的字迹都模仿不好。”
巴形薙刀,战线崩坏。
最后只剩下堀川国广还完好地坐在她跟前。
不只是堀川,其余的刀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主……”
“有你们在我都快被养成一个废婶了知道吗。”打断了堀川的话,她开启了长串的吐槽,“我就差不多半个月没见你们这群刀就跟个小孩子一样要死要活的,一言不合就要跳刀解池啦切腹啦,你主人我还活的好好的拜托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咒我好吗,要跳刀解池的麻烦您老先打过我再说吧。”
气也不喘地吐槽完,看堀川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卯月干脆送了道选择题:“堀川,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和泉守和我,哪个更重要?”
这是道送分题啊!剩余的刀剑男子们都替他捏了一把汗。这个时候当然是要回答主……
“嗯……兼桑?”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一旁围观的老成员们都炸了:“你个傻子这个时候当然是要回答主人了!”“堀川你清醒点啊!”
但正戏还没完。
气温骤降到了零点,堀川国广抬头对上了自家审神者灿烂的微笑:“堀~川~君~”
“是……是?!”自知有危险的堀川立刻乖巧正坐,悄咪咪地向后倒退,结果不出意外地被审神者揪住了后衣领。
“带上你的兼桑,这周24小时的远征任务你们承包了!”
“喂喂,为什么我也……”突然躺枪的和泉守兼定正准备说理,冷不防接收到审神者的一个和善微笑:“你说呢?”
然后他怂了。
“把那几个战线崩坏的都拖进手入室去,下午找我来手合,一个都别跑。”
“散会。”
话音刚落,场地几乎全空。能自己跑的都跑了,机动高的几把刀就拖着那几个战损的家伙们去了手入室。




【后期小剧场】
卯月:我快是个废婶了。
物吉:不不主公大人一直都很勤奋哟。
卯月:你是天使吧……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