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MHA同人《未夏》/乙女向】必要不可欠

★迟来的情人节虐狗系列

★女主有名字【风见未夏】

★没有战斗的日常小甜饼,可能有ooc

★末尾有作者有话说

以上OK?



走起




【MHA同人《未夏》特典】必要不可欠 


君の半分にめがけ、僕の半分をあげる【目标是得到你的一半,也把我的一半分给你】

混ざりあった果てには必要不可欠となります【混在一起的结果是,成为了彼此的必不可少】



2月14号是情人节。

当风见未夏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距离2月14号还有2个小时。

13号晚上实在是睡不着就半夜爬起来玩了一会儿手机,打开推特的时候被热搜上“情人节”这三个大字刺激了神经,以至于她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情人节!!!

完全忘记了这么一回事的未夏丢下手机就冲进了厨房。其实这并不是她故意要忘记的,只是自从新年(注1)过后这些天真的很忙,以至于她根本没功夫去想这些少女心爆棚的东西。没想到这会儿就只剩下两个小时了,她简直想哭。

“拜托了千万别没有材料啊……啊。”

一边在内心祈祷着千万别没有材料,未夏在冰箱里东翻西找了一遍,还真给她找到了材料。

可可粉、牛奶,奶油、糖……做巧克力的材料都有。这时候未夏真的不得不感谢她自带的吃货属性。

可以说是自带料理技能的吃货能够拯救自己吧。

她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未夏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巧克力是做好了,可今天是周日,——该怎么给轰焦冻还是个问题。

“我是个笨蛋……”未夏当着刚刚包装好的巧克力,趴在桌子上痛哭。

按照轰焦冻的个性,这种双休日可是他锻炼自己的绝妙机会,肯定是呆在家里的训练场里自行钻磨。情人节?钢铁直男哪来的情人节,“情人劫”还差不多。

未夏头一次觉得自己喜欢上轰焦冻是个错误的决定。

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打开屏保看了一眼,是轰焦冻在LINE上给她发消息了。


焦冻:未夏,今天有空吗


她看了一眼,正打算回复,对方的消息就先来了。


焦冻:混蛋老爹今天把我赶出家门了,说是不准训练什么的

焦冻:好像还塞了我两张游乐园的票

焦冻:所以在考虑要不要一起去


未夏整个人都是发愣的。

先不提轰炎司为什么给轰焦冻游乐园的门票了,现在这情况,不正是说明她有机会把巧克力送出去了吗?

她决定收回之前那句话。


未夏:要去要去!在门口等我,十分钟!!!


轰家老爹你是神助攻啊!太感谢你了!



把该带的东西塞进小包包里,差不多整理好之后,未夏拎起她之前的那条小猫围巾就出了门。

如约和轰焦冻在门口碰面后,两个人就步行去了附近的游乐场。反正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并不是很远。

等到门口检票的时候,未夏才发现轰焦冻给他的是情侣套票。

“情、情侣……?”未夏在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脸都开始发烫了。给他们买情侣票什么的,轰家老爹的情商原来是这么高的吗?

和焦冻一起去游乐园,还是情侣票……

未夏感觉自己的脸都在烧。

不巧的是,轰焦冻忽然插嘴道:“啊,那个票其实是冬美姐买的。”还一脸无辜。

“哦。”钢铁直男还是那个钢铁直男,悍不动的。


其实未夏本来就没有很期待能在游乐园玩得有多尽兴,这回只是顺水推舟,轰焦冻邀请她来她就来了。这会儿要让她选择先玩什么她倒还真选不出来。

“那要不先这个吧。”

轰焦冻指着过山车,一脸淡定地提议道。

“……哦。”

结果是,她昨晚过山车之后就想吐。

妈的,贫血的人不能随便坐这种刺激的东西。

风见·贫血人士·提前步入老年生活·未夏用生命get到了这个惨痛的教训。



过山车的教训之惨痛,让未夏拒绝了一切高空活动(比如说某蹦极),好在除此之外的游乐项目她都没有问题,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从鬼屋出来之后,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到了附近的坐到了长凳上。先不说未夏本身就对鬼屋有点心理阴影,轰焦冻自从解开心结之后也变得活泼了一点,只是表面上还是那副面瘫样子,抓着她的那只手上可是出了不少手汗。猜都能猜到他有多紧张。

调整好心率,她看着轰焦冻半躺在椅背上缓解紧张的样子,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背包。

这个时候的人流量比较少,正好可以把巧克力给他。

好,趁着这个时候——

“啊,风见大佬!”

好吧不存在的。

未夏缩回了自己准备拿巧克力的手。

来者是上鸣电气和耳郎响香。在班上本来就蛮显眼的这一对不知为何今天也来到了这里的游乐场,而且恰好遇见了他们。不过想想也对,情人节嘛,小情侣不秀恩爱那简直就可以直接分手了。

“你们好,电气君,响香。”未夏微笑着和它们打了招呼,轰则是点了点头:“你们好。”

简短地打过招呼之后,耳郎响香看了他们一眼便问:“你们怎么在这里?”话中话就是你俩不是还没交往么怎么一起来了。

“嗯……”未夏回给她一个眼神,“焦冻他正好有票,就过来了。”别问我为什么,钢铁直男也就字面那意思。

“这样啊。”那确实了。耳郎响香了解到情况确实是这样,提议道,“我们接下来准备去坐摩天轮,你们要去吗?”

正愁着选不出地方的未夏看了轰一眼,得到对方的回应之后点头答应:“嗯,一起去吧。”

也许摩天轮也是个好机会。


对不起,她怂了。

摩天轮虽然没有人会打扰,但万一被拒绝的话可是连门都没有。在脑内思考了上万种结果的未夏很可耻地把自己的手缩了回去。

然后在摩天轮下面遇到了绿谷出久他们。


未夏觉得他们A班一定是有计划的。

你说一次两次就算了吧,那还能忍。

可今天他们遇到了六次。情人节在游乐园里遇见的情侣确实多得是,可这动不动就碰上自己班同学的这特么就很尴尬了啊!而且还每次都挑在她准备给巧克力的时候出现,一个个地明里暗里问交往了没有,一看就是动机不纯啊!

你们这群人到底是为了做英雄还是狗仔队的啊?收集情报的能力是给你们这么用的吗!特别是爆豪,你的人设ooc了啊!

未夏觉得到时候她一定要把这群人一个个都拉出去谈谈人生,一个都不能放过。


后来?

后来她拉着轰焦冻溜出了这个游乐场,决定眼不见心为净。



溜出游乐场之后,两个人就直接去了以前那个经常跑过去的小公园那儿坐了下来。

秋千有一点点晃悠,只要蹬一下就能开始。未夏和轰并排坐在这公园唯二的秋千上,相顾无言。

完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未夏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懵的。虽然说她做好了巧克力,可是给巧克力时的台词可完全没想过。光是如何找轰焦冻给东西这件事就花费了不少脑细胞,台词这事情就被她抛到了脑后。这会儿想起来她整个人都是懵的。

完了完了,什么话都想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的未夏干脆当机,直接开启装死模式。

焦冻的话,应该不会在意今天是什么节日吧。毕竟他是个钢铁直男嘛,最多也就自己白做了一份,下次再想想办法好了。

正这么想的未夏没想到很快就被打了脸。

“未夏。”她听到少年说,“今天的情人节……没有礼物吗?”

“欸?!”她吃惊得差点没跳起来,本来就不是很稳的秋千经她这么用力一晃,倒是剧烈晃动起来,要不是轰焦冻伸手扶住了她的后背,这会儿没准就摔下去了。

“焦、焦冻,”她感觉自己的嘴角都在抽筋,“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的?”

轰焦冻一脸无辜:“国中的时候,不是每年都有女孩子……送手制巧克力的吗。”

这么一说她确实想起来了。国中那时候女孩子们都流行做手制巧克力给喜欢的男孩子们,轰焦冻当时好像也因为颜值比较高,收到过不少,——虽然这个时候他基本都会把收到的巧克力分给她或者其他班里的男生。

然后未夏很不要脸地想起来她好像每年都会给他单独做一份义理巧克力,让他每年都会吃掉。

……我X他这是看上她做的巧克力而不是她本身了吗!

虽然说要抓住一个男人,就要抓住他的胃。可是她现在想要的不是这个效果啊!

未夏现在慌得一批。巧克力她肯定是做了,重点是,她今年做的……

是本·命·巧·克·力啊!

“啊……我今年,只做了一份本命的啊……”她小声地说着,就怕轰焦冻现在跟她翻脸把她吃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轰焦冻不但没有跟她翻脸,还淡淡地“哦”了一声就转过去继续看风景了。也许他真的只是因为她做的对他口味,根本不在意是义理还是本命巧克力这件事吧。

看着轰焦冻略微有些失落的侧颜,未夏感觉到自己的良心有点作痛。

轰焦冻,她最喜欢的一个角色,——现在是她喜欢着的青梅竹马,因为没能拿到她的巧克力而进入了很微妙的状态。向来舍不得苦了他的未夏现在在纠结到底要给还是不给。

给吧,万一友谊的小船不小心翻了怎么办;可不给吧,又觉得过意不去。

啊,好烦。


“对不起其实我这一份是做给你的!”


等意识回归的时候自己已经把巧克力递了出去。

“欸?”

伴随着轰焦冻的疑惑声,未夏整个人一僵,感觉自己的色彩都消失殆尽。

完、完了,下意识就……

风见未夏,真·慌得一批。

“这不是,未夏做的本命巧克力吗?”轰焦冻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很认真地问,“把你做的本命巧克力给我,真的好吗?”

傻孩子这本来就是给你的啊!

“没事你就接着,别退回来!”想想既然都到这份上了,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巧克力塞进了轰焦冻手里。

她看见少年的眸子轻轻一垂,嘴角上扬了几分:“谢谢。”

他笑了。

要不是多年戏精的演技,未夏觉得她自己很可能会当着他的面表演个原地跑圈。可还没等她高兴起来,她就听到了自己肚子的咕咕叫声。

……我现在很想给自己来一巴掌,怎么办。

“咔嚓。”耳边传来了清脆的巧克力扳断的声音,随后便是轰焦冻的手,他的手里还有被扳下的半块巧克力,——未夏认得出那是自己刚刚给他的那块手制巧克力。至于轰焦冻这个当事人,已经在自己手上那块咬下了一口,表情天然又无辜:“一起吃吧。”

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也不知道是被撩的还是因为害羞的,她感觉自己的脸很烫。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半块巧克力,她咬了一口,甜味迅速蔓延了口腔。

“……好甜。”

是糖放多了吗?可能不是。

是心里的糖放多了吧。


君の半分にめがけ、僕の半分をあげる【目标是得到你的一半,也把我的一半分给你】

混ざりあった果てには必要不可欠となります【混在一起的结果是,成为了彼此的必不可少】


“焦冻。”

“嗯?”

“以后我每年都会给你做巧克力的。”

“……嗯。”





【作者有话说】

*注1:日本是过阳历年,所以新年就是元旦,12月31日是他们的除夕夜。


几个你一定不知道的小细节:

*票子确实是轰冬美订的,轰家老爹是被提醒之后想想儿子不能一直单身下去于是参与了撮合计划

*未夏的巧克力是心形双色巧克力,白巧克力和牛奶巧克力各一半的那种。顺带一提她吃到的那一半是牛奶巧克力。

*每年轰拿到的巧克力总会给未夏或者轰冬美,然后无意识地把他们两个养胖了。


说好的,新年番外。

今年正好情人节之后就是除夕,简直不要太巧。

本期的标题是来自Honeyworks的同名歌曲《必要不可欠》,非常适合虐狗。

这次写得很匆忙,不知道有没有传递出这样的情感。

接下来在晋江的连载会变成佛系更新了orz过段时间完结掉es之后会考虑月更的状态。如果我持续两个月不更请一定要提醒我。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狗年有好运!

评论
热度 ( 20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