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刀剑番外】本丸逸话01

大概是个关于某原来是个暗黑本丸的本丸日常
婶婶的名字是【卯月】因为特殊原因初始刀为物吉贞宗
大概不出意外会含有微量物吉婶/婶单箭头宠物吉
全员all婶向,然而婶只把他们当儿子养2333

*只出现在了对话里的物吉

这篇只是个番外,可能是小分段。正文在晋江《[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吐槽有,ooc有
以上接受的话请走起。

本丸逸话 01

001【今天的本丸依旧没有小贞】
今天的本丸依旧没有迎来太鼓钟贞宗。
战扩地图从开放起,一周以内已经快要出阵不下500次了,可还是没有捞到太鼓钟贞宗。所以今天卯月的本丸里已经没有小贞的身影。
压切长谷部看着呈咸鱼瘫姿势趴在公文桌上的审神者,一瞬间心痛起来,开始考虑到底怎么样才能不戳痛她的心。
没等他考虑完审神者就先发问了。
“长谷部,今天的出阵战绩是?”
“是……非常抱歉,主公。今天依旧没有找到。”
“……唉。”卯月长叹了一口气,换个姿势继续咸鱼瘫,“行了,你退下吧。”
她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了。就算初期持有小幸运那又怎么样,她还是那个非酋体质啊。
长谷部看着自家开始咸鱼起来的审神者,忍着想要把她拽起来的冲动,憋住气平静地问:“主公,为什么您那么想要带太鼓钟贞宗回来?”
“啊?”卯月听到这个问题,抬起了头,“这个啊……”
她也不急着回答,反倒先提问。
“一期家都团聚得差不多了对吧?”
“是的。”
“你们织田刀现在实装的都在了是吧?”
“嗯。”
“那现在本丸有多少兄弟刀?”
“4组。”
“聚齐的呢?”
“3组……嗯??”
看着长谷部一副好像懂了什么的样子,卯月心累地按了按太阳穴:“懂了吗?咱们本丸现在有兄弟没聚齐的目前就剩下物吉了……上次错过了后藤点击就送,我就想着这回战扩不能丢小贞……然而。”非酋体质再现。
她还是那个偷渡不到欧洲去的人。
“可是主公,”长谷部弱弱举手,“我们还有7-2可以攻略啊。”
“你错了,长谷部。”她长叹一口气,一脸的生无可恋,“我们连7-1物吉疯人院都没过。”虽然她家已经有一振物吉了,没必要再多。
“而且,重点是,”审神者张开眼睛的时候眼神都是死的,“你那是不知道物吉他兄弟在7-2逼死了多少婶婶。没极短不好过,然而极短的王点带路机制又是个官方给我们的大坑。”
长谷部坐正,一脸认真:“主公,我们还没进过坑,所以应该有机会。”
“别吧,你跑不过他们的。”她说,“到时候小心被敌方高速枪打得叫爸爸。”
压切长谷部,中伤。
“可是主公,您应该相信自己。”长谷部选择不死心地继续说服自家审神者,“您可是有十连出过三个四星,甚至是十连出两个五星记录的人。”
卯月两手交叉,下巴搁在手上,眼神死透:“那是隔壁偶像音游,还有一个是消消乐,长谷部先生。”
压切长谷部,战线崩坏。

【关于冬天的暖手】
本丸的冬天是个寒冷的季节,恰巧卯月是个怕冷星人。她能在高达三十多度的天气里拉着自家刀出门玩,但是一碰到寒冷的冬天就喜欢往房间里钻,几乎不怎么出门。
既然怕冷,那不调冬景不就好了吗。可她又是个古怪性子,只有过了冬天才能感受到新的一年的气息,而且也能让刀们感受一下现世的情怀——以这样的理由,即使自己怕冷也要调冬景。
然而日常犯蠢的卯月在搬家的时候忘记去买一个被炉了,所以她在冬季常常呆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自己房间的被窝,一个是锻刀房。去锻刀房的原因是因为那里有着一年四季都不会熄灭的温暖炉火,作为免费的烘手必备用品非常方便。
可刀剑们不这么想。自家主上可是有过跳刀解炉捞刀的历史的啊,这地方哪敢让她多呆——通常是发现了就给她拉出来,顺便再随手抓一振路过的短刀塞她怀里——短刀也是人类形态,天然暖手又能聊天,不好吗。
可惜了这本丸的刀大多在审神者心里都是刀子精的形象,每次她都是以一种“你们是不是在耍什么心机”的表情看着他们。

这不,又被发现了。

晚饭过后就发现自家审神者不见了踪影,一期一振和自家弟弟们打了声招呼,就出门去寻卯月。不在房里,但是床铺已经铺好,那么能去的就只有一个地方。
他打开锻刀房的门,那个茶发少女果然在里面。
“主人,说过很多次了,请您不要再往锻刀房跑了。”
一期一振松了口气,随后伸手将蹲在地上的少女扶起来。卯月搓了搓刚刚烘暖的手,笑嘻嘻地朝他脸上一摸:“想早点弄暖嘛,你看~”
一期一振一下子红了脸,不知道是因为烘的还是怎么样。
青年模样的付丧神咳嗽了一声以挽回颜面,一边将她拉出锻刀房:“请主人不要再下我们了。您大可随便找一振短刀陪睡,只求您不要再往锻刀房跑了,很吓人的。”
要知道他当初看到自家审神者从刀解炉里爬出来的时候,可是真的吓得差点要碎刀了。
“好好。”卯月任由一期拉着走,看他那样子,大概是在找那振短刀来给她暖被窝。之前有过五虎退,信浓,前几天甚至不小心错抓了萤丸,不知道今晚又是那振刀要和她一起睡。嘛,虽然都是小孩子外表的付丧神就对了。
“请接好。”
“哦、哦。”
刚刚从妄想中回过神来的卯月没来得及看上一眼便接好被塞在怀里的刀,但是一摸这触感就不对了。向下一看,她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有点抽筋。
“一期哥,你抓的是物吉……”
你们太刀晚上果然都是瞎子吗,物吉这都白得反光了居然还看不见。这能治吗,在线等,挺急的。
发觉自己抓错人的一期一振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看了眼才刚刚到她肩膀的小胁差,于是继续说:“没事,都是我弟弟。”
别随便把人家当成你弟弟啊,他是胁差啊这位陈独秀同志!!还有你这是在暗地里黑人家身高吗?是吧!
在内心里吐槽了一波,表面平静的审神者最后只憋出了一句话。
“……一期,你缺橘子吗?”
“……啊?”

虽然最后还是和物吉一起睡了。

【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
*婶的身高是168cm,物吉160不到(应该是的),所以在肩膀处。
*卯月经常是“表面平静,内心弹幕刷屏”
*是个隐藏系吐槽好手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