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一章】

在晋江先前连载的关于卯月婶的前传。

更新会比晋江慢一些,尽力维持在慢一章的进度。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人懒没发完。


★原创审神者,【卯月】

★有一定的OOC

★过了这章之后就基本是婶和物吉的场合了



【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第一章】


卯月站在那扇大门前,努力地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割腕自杀不成反而莫名其妙地发现自己在一个山地里;在水里捞到一把不知道什么刀种的刀;半夜醒来忽然发现附近有两个谜之生物,被追赶;逃命的时候被一队人救下,然后来到了这里。

她看着眼前那个金色短发的有点像男生的少女,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来:“那个……这里是哪里?”

“时空管理局,也可以称为时之政府。”

少女蓝色的眸子里充满了笑意,丝毫没有回避的态度。那一身水色的简便女式战斗服非常显眼,腰间挂着一把红鞘打刀——倒不如说正是因为这样,卯月才没有把她错认成男生。

听到“时之政府”这四个字的时候,卯月的眼睛亮了亮。

她之前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神秘的政府,似乎是和历史相关,具体不太了解内部到底是怎么样的。但在两年前,她曾经听说过由这个政府开发的名为《刀剑乱舞》的游戏,当时一个身边要好的朋友就入了这个坑,成天抱着手机各种舔舔舔,还试图把她拖进坑里。

可惜那时的卯月对游戏的兴趣已经失去了大半,手机内的游戏也最多只是打歌的例如LOVELIVE之类的音游。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人懒,不想开新的修罗场。

虽然没有玩游戏,但她还是选择留意了一下关于刀剑乱舞的动态,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有些人设对于美术生来说确实挺养眼的。于是留意着留意着就不小心看完了全部资料,还补了一下政府友情推出的动画。

而卯月在几分钟前遇见的那两个不明生物,正是这个政府所设定的敌人——时空溯行军。

以上,是她为什么掉头就跑的原因。


“你不进去吗?”

名为唯的少女看她站在原地,好心提醒。卯月这才反应过来,正打算抬脚进门,却忽然想起自己手上提着的,还沾着血的刀。

“啊,抱歉。能不能给我一张纸巾?”

她抬头看向唯。金发少女愣了愣,转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色的手帕给她,“用这个吧。”

“谢谢。”她接过手帕,小心地擦去了刀上的血渍。

她之前用这把刀稍微反击了一下,不巧正好把后来冒出来的一把小短刀给斩了。刀上沾血,本来想直接甩掉的,但看到出现了裂纹的刀身的时候,她又有点不太忍心。

唯将这些动作都看在眼里,微笑着问:“这是你的刀?”

“不是。”卯月将刀收回刀鞘,如实回答,“是我在水里捞上来的。”

“是吗?”唯喃喃道。不知是在问她还是单纯地感叹。然后,她转个身邀请卯月,“进屋吧。”


这个少女的名字叫唯,千叶唯。是半个小时前带领着一队刀剑男士将卯月从那个鬼地方救出来的人,同时也是那些刀的——审神者。

卯月真的没想到,原来她所见的那些刀剑男士真的存在。

少女带领的一队刀剑男士是常见的太刀,打刀,胁差的组合。成员分别是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广,堀川国广,物吉贞宗,以及腰间的和泉守兼定。可能是觉得这样更方便点吧。

“太刀不擅长夜战,但是相对的可以在打击力上下功。打刀和胁差负责主力的话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唯一边简短地介绍着自己的队列,带着卯月来到了一间会客室。

待卯月坐下,唯忽然说:“要不要先去修复一下这把刀?”

“诶?能修?”卯月一脸懵逼。

对面的少女笑笑:“那也是刀剑男士喔。”

一句话,差点没把她吓得把手里的刀给摔了。

……全是套路。

唯接过那把刀,转身唤道:“物吉,你留下来陪一下客人。我先去修复一下这把刀。”

“我知道啦~主公大人!”

颇为元气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卯月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门外的物吉贞宗。少年身穿一身白色的洋装,有着一头香槟色的头发,看上去软蓬蓬的,有几根挑染,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质。小少年的皮肤白暂,而那双看着她的与发色相同的眼中,闪着光芒。

物吉贞宗作为全刀剑中唯二的穿着短裤的胁差,卯月在看到他那双穿着丝袜的腿的时候,老阿姨的潜质顿时爆发,差点没流出鼻血。

woc这样真的好吗!!!

然而身为审神者的唯根本没有感觉什么不妥,笑着摸了一把物吉的脑袋之后就提着刀出去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方还是个未成年的小正太!

卯月只感觉自己的血液有点沸腾。对于一个老阿姨来说,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种小鲜肉了。

等等不对,这个不是重点。

谁来跟她解释一下这个奇怪的穿越???

“卯月小姐,您没事吧?”物吉贞宗一脸担心地望着她,让卯月从空想中回过神来:“啊,没事。抱歉。”

“您没事就好。”物吉微笑,像是放下了很大的一口气,“您刚才开始一直皱着眉头,我有点担心……”

“抱歉,我只是一时间没有适应而已。”她露出一个苦笑,“物吉君能跟我讲讲关于时之政府之类的事情吗?”

对面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的!乐意为您效劳。”



卯月从物吉贞宗的口中听说了不少她没整理过的资料,大体知道了时之政府、刀剑男士以及时间溯行军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如果拿竞争对手来比的话,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就差不多以是否改变历史这个关键点而存在的对手关系了。而刀剑男士则可以理解成为时之政府效力的员工,只不过唤醒他们的条件是,需要一个拥有灵力的审神者。

好像游戏的设定……

卯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吐槽这点。不过听上去也没什么不对就是了。

另外——时空溯行军会攻击具有灵力的审神者。这一点令卯月顿时懵逼。

等等……具有灵力的……审神者?

卯月好歹也是读了大学的人——还是个文科生——顿时就感觉头痛起来。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自己,可能,大概,是在无意间成为了审神者?或者说,类似于审神者的人?

什么奇怪的设定?

卯月只想咸鱼躺。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想死。

但是她不想用刀之类的切腹自尽什么的。疼痛只会让她更加清醒地知道自己活着。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振作起来。

对面的物吉贞宗一脸疑惑,她给他一个安慰性的笑容,正巧听到外面传来的短靴的声音。


唯回来了。肩膀上还多了只小狐狸。

卯月知道这只小狐狸。它叫狐之助,是政府的式神。

而这样的场景意味着什么,她大概也能猜到半分。

“审神者大人,您好。”

果不其然。小狐狸从唯的肩膀上跳下来,落在了面前的茶几上,毕恭毕敬地朝她弯腰鞠躬,然后用小爪子推给她一张合同。

“经过政府的检测,您的灵力符合规定。我府正式邀请您成为审神者。”

她没多说什么,拿起那张合同仔细地阅读了起来。

合同里没有过多的说明性语言,一切以简练为主,但也不是看不懂。但卯月不是很明白那里面写的「净化刀剑男士」是个什么意思。

“本次推荐给您的是与您的灵力相符的一所暗黑本丸。我们希望您能用您强大的灵力来净化那些刀剑男士们。”小狐狸虽然说话毕恭毕敬,但隐隐中仍然透露着一股高傲的气势,让卯月忍了一下才没一拳头打上去。

一旁的唯耸耸肩:“我已经跟它说过不要这么突然了,一开始就是暗黑本丸有点刺激,相当于签了生死合同。”然后,她又微笑着说,“嘛,不过这份合同是按照你自己的意愿来的啦。拒绝也是可以的哦。”

拒绝,吗。

卯月看着唯,再看看物吉,有点犹豫。

“暗黑本丸里的刀剑基本都是因为被主人遗弃或者弑主之类的才会染上不洁之气,而前去派任的审神者的职责则是净化他们,让他们恢复原来的状态。”唯简洁地说明了职责,“而普通本丸的审神者要好上很多——用游戏来说的话,开头附赠50%的好感度?”

“这个比喻确实很贴切了……”卯月苦笑,“不过我是向死而生。”说着,她提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请决定您使用的代名。”面对狐之助神奇变出的一道符纸,卯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流利地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名字。

唯眼尖,看到她写的名字有些惊讶,但更多的还是笑意:“用真名吗?”

“不算吧。”卯月垂眸微笑,“不全的名字,也就仅仅只是个名字而已,哪能算得上是真名呢?更何况,”她看着唯,“用真名的不只是我一个。”

唯轻轻一笑:“我只是一届「怪物」而已。”

她回答:“那我也同样成为「怪物」便是。”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常有人这么说我。”


一番还算称得上是愉快的交谈之后,狐之助示意卯月差不多可以准备动身了。唯忽然叫住了她,起身走出了房间。

“稍等一下,我觉得那个孩子还是由你带走比较好。”

嗯?那个孩子?

卯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唯说的是哪位,直到对方把一个物吉贞宗牵了进来,她才想起她带回来的那把刀好像也是刀剑男士来着。

“啊,原来是这样啊。”卯月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唯听懂了没有。

唯牵着的这把物吉贞宗看起来没有多大精神,头低垂着,任凭唯牵着走,与其说是人,更像是一个牵线木偶。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卯月不由自主地用站在门口笑吟吟地看着她的那位物吉对比了一下。她发现物吉贞宗还是有活力点比较好。

“这把物吉就交给你了,算是庆祝你成为了审神者吧。”

唯将物吉推到了她身边,后者刚开始有点犹豫,卯月朝他伸手,他立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抱住了她的手臂。她感觉到他在颤抖。

是经历了什么吗?卯月怜惜地抚了抚物吉的头,抬头问:“那个,这孩子原来的审神者……”

“这个啊。”唯第一次露出了苦笑,“被肃清了。”

提到“肃清”二字的时候,卯月感受到物吉猛地颤抖了一下。她想她或许明白了什么。

“毕竟执行肃清的人是我,与其让他呆在我身边,我觉得在你身边会更好点。”金发的少女无奈的苦笑让卯月感受到了淡淡的伤感,“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也该上任了哟,审神者大人。”

虽然说得很轻松,但其实,也希望这孩子不那么害怕的吧。

卯月在内心长叹了一口气。不知该说些什么,她最后只是抚了抚物吉的头顶,说了句“没关系的。”

“那么,我出发了。”

“嗯嗯,路上小心。”

“卯月小姐,下次再见啦~”


*


目送着卯月牵着物吉消失在金色通道中,唯忽然察觉到和泉守兼定出现在了自己身边。

“主人,物吉贞宗本身数量就稀少,加之那家伙也是从暗黑本丸逃出来的刀,把他放走真的好吗?”

“兼定,你也阅人无数了,不该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唯调侃一笑,“刀剑本身就没有错,只是没有人教他们对错之分而已。更何况斩了那个审神者的是我,目击了这一幕的物吉贞宗不适合呆在我这里。”

“但是,那并不是主公大人的错啊,主公大人也因此救了很多刀剑啊!”物吉急忙争辩,却被唯揉了一把脑袋。

“可我下手一事也确实存在。木已成舟,既成事实,没必要为此争辩那么多。”她说,“更何况,我要那么多重复刀来干嘛,搞得像备胎一样,嫌弃。”

两把刀都住了嘴。

“那么,那个审神者……”

“先观察一阵吧。”她说,“我的刀,从来不会指向善方。”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