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连载】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序】

在晋江先前连载的关于卯月婶的前传。

更新会比晋江慢一些,尽力维持在慢一章的进度。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人懒没发完。

开篇有刀,请小心阅读。

★原创审神者,【卯月】

★有一定的OOC





刀剑乱舞·在暗黑本丸里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序】


“主公大人,快逃!”

伴随着时间溯行军那一刀,她的最后希望也破灭了。

短胁差被一刀劈断,在那强大的冲击力下,从断裂的地方衍生了许多细小的裂缝。

白衣的少年因那一瞬而瞪大了眼睛,最终直直地倒下了。

“物吉!”

她不跑了。

冒着危险,她扑倒了倒下的物吉身边,将他抱起。

“物吉,物吉!振作点!你不要吓我啊……”

她多希望他此刻只是像那只白鹤一般做出恶作剧逗弄她,然后笑着跳起来说:“哈哈,吓到你了吧?”

可是,没有。

物吉费力地睁开眼睛,血液早就已经将衣服染红了大片,而他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更让她心疼。

“对不起……主公大人。我……还是没能把幸运带给您呢……”

“你在说什么傻话!不要这么自暴自弃啊!”

她大怒,看着怀中的付丧神逐渐透明的身躯,早已声泪俱下。

“你是在开玩笑的对不对?一定是在开玩笑的对不对……”

少女的眼泪爬满了脸庞,她却一点都顾不上擦去。看到物吉轻轻地摇了摇头,再看到他嘴边挂着的一如既往的浅笑,她顿时什么也说不出来。

喉咙明明很痒,像有什么要冲出来了一样,却一个音节都无法发出。

属于少年的还未完全长开的手掌触碰到了脸颊——他在为她擦去泪水——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急忙覆住了他的手。

“主公大人……哭……一点也……不适合您……”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她当然知道他想传达什么。

这个少年,一直把那句话挂在嘴边啊。

但是……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到啊……

“别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越是听到,就越是痛苦。

她抱紧了他。多希望此刻用于修复的灵力能像往常一样展开,止住他逐渐消散的身躯啊!

可是,没有用啊!不管怎么输入灵力,他的伤口都没有一点点的好转。

不要,不要……

少年的身体愈发透明,她近乎绝望地抱紧了他,试图用这种方式将他留下。

“对不起……主公大人……”

少年的声音微弱得如同快要熄灭的火苗一般,深深地刺痛着她的心。

脸边落下了一个几乎没有力道的吻。

“我……最喜欢主公大人了。”

……!!!

伴随着这最后的话语,她还没来得及再度拥紧他,他的躯体就像一朵小型烟花一样,在一瞬间化成无数光粒消散了。

“……不……”

卯月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抽泣声与身体的抽搐一同增大,从喃喃细语,变成嘶吼。

“不要啊啊啊啊啊!——”



浴缸里被注满了温水。

卯月看着一浴缸的水,不知为何安心了不少。

这是,她最后的一天了吧。

她跪坐到浴缸旁,看了眼时间。

五点整。虽然这个时间段似乎被称作“逢魔时刻”,但她并不觉得可怕。比起那些令人生畏的传说,她更喜欢处于自己视野中可见的这片美丽的傍晚阳景。

天空被染成了她从未厌恶过的橘色。

她忽然很庆幸,自己能活到现在说不定是个奇迹。

从今天开始,就不用再将此称为“奇迹”了。

她活够了。活到了自己想活的年龄,也不必再浑浑噩噩下去了。

将手机中的未发送信件设定好时间,她终于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拿起了一旁准备的非常锋利的小刀。

手腕被刀划破,是预想中的一刀破。但抬起来的时候感觉比想象中的要痛,大概是切到大动脉了。

也好。免得自己要再切一次自虐。

她像是放下了什么一般,将自己的手完全地浸入水中。

红色迅速在水中蔓延,初乍一看像是在水中绽开了一朵红花。

这样,就能结束一切了吧。

没过多久他就觉得头脑有点昏昏沉沉的,特别想睡觉。于是干脆就枕在了浴缸边。

说再见吧,对这个世界。

她确实对不起很多人。但,真的不想再让心受到更多的伤害了……



好像有什么出错了。

卯月感觉自己似乎进入了水中。衣物都因为水浸湿而黏在了身上,很是难受。而且鼻子也进水了……

诶……说好的割腕自杀是痛苦最轻的方法的呢……

从小到大吃药吃到吐从而拒绝了服用安眠药自杀的卯月很懵。

自己不可能跌落到浴缸中。而且,这感觉……

真、的、要、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太讨厌了!

她干脆一个打挺换了个方向,用力向上游,直到浮出水面之后才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空气。

她大大地呼出了一口气,甩掉脸上的水渍,这才睁眼。

这哪里还是她家浴室?她是什么时候来到这种荒山野岭的啊?梦游?靠一个自杀的人要什么梦游!

向来以内心戏十足为唯一骄傲的卯月只觉得此时不知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才好。

卯月懵逼。然而她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良久,她只吐出了这两个字。

“……这哪?”

水流的声音和刚才比起来好像有点不一样。

她回头看去,似乎有什么东西飘过来了。细细长长的,大概是在水底部分所以有点看不太清,但她勉强看出了那是一把刀。

“武.士.刀?”

她喃喃自语。为什么这里会有刀出现?

内心中不知是什么力,但她觉得要是拿着拿把刀可能会有好事发生,便想也不想就屏气往下一潜,将那把刀拎了上来。


上了岸后,卯月才有时间去观察那把刀。

黑色的刀鞘,有一条金色丝带,大概是装饰用;刀柄上有金色的花纹,看上去还挺复杂的。这把刀并不长,乍一看有点像短刀,但又不太像。卯月觉得它有点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它。

算了算了,先拿着吧。既然拿到了,总归会有点用处。

既来之则安之。卯月抱着这样的心,把刀揣在怀里,准备先四处探探。

这附近望过去遍地都是山,她目前所在的位置是山崖之间的河流处,地处下端,而更详细点讲,她现在是在河的一边,右侧是不知到底有多高的山壁,让她有点分不清现在到底在哪个方向。不过,既然有水,那应该就能走出去。她怀着这样的信心,沿着河岸朝水流的方向前进。


卯月不是很懂刀,她虽然知道日本刀有分短刀、胁差、打刀、太刀、大太刀,但要她分刀派那是真的不行。她活了二十岁,但技能点基本都点在画画写作品上了,再多点也只会点料理和家务,其他的,顶多只会点皮毛,半吊子的根本不精通。

所以当她看到这把刀的时候,脑回路“啪”地断了根线,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胁差还是短刀。

人傻了人傻了。找死找到自己的智商都丢了。

她暗暗骂着自己,一边将刀揣好。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都没见这山地有什么决定性的变化,卯月一拍脑门:嗨呀,这还是个大山!

这就很难办了。普通的大山都很容迷路,在树林里瞎转估计撑不过两天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但现在这情况,恐怕比树林要稍微保险点——至少有水,还能活。

半个小时前还想着找死,半个小时后,卯月决定先找个安稳点的地方再躺下,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比割腕还要靠谱点的自杀方式。


天已经逐渐变黑,她看夜色将近,便找了个稍大点的洞窟躲进去。

这路边没什么能生火的东西,可肚子又有点饿。她翻了翻口袋,发现里面还有几颗水果糖——那是她因为这几天经常饿,就随便买来垫肚子用的。巧的是,刚刚泡了水,这些糖却因为恰巧被装在塑料袋里而没有被弄湿。

没想到还有啊……

她在内心感叹着,随便拆了颗糖塞进嘴里,任果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左手腕传来一阵痛感,但还不是不能够承受。

这就是所谓的“自作孽,不可活”吧。

卯月看着自己割破的手腕,暗暗想到。

没多少时间前她亲自割破的手腕,现在已经结痂了。但皮肤被划破的痛感还存在,让她觉得自己又一次作了场死。

她开始打哈欠了。

不出所料,贫血的症状开始了。她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躺到地上就盖着衣服睡去。

刚闭眼两秒,她又想到自己忘记了一样东西,于是起身将那把刀圈到怀里,再度躺下。

虽然是在荒山野岭,但不被各种事物所困扰的这段时间里,做条颓废的咸鱼也不错。

她这么想着,很快便睡去。


半夜的时候,卯月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

她向来对这种意料之外的声音颇为敏感,于是立刻爬起来穿上衣服,拎着刀伏在洞口,悄悄探出露出半个脑袋。

本该一片漆黑的外面不知为何有几道绿光。她眨了眨眼,定睛一看——那是两个人。

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生物”更为贴切点——尽管他们上半身是人,但下半身却是八条蜘蛛腿。这两个不明生物目前背对着她,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这什么东西啊。卯月在心中吐槽着,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正这么想着,对面的那两个生物转过了头,露出两张凶神恶煞的脸。

“噫!”卯月一惊,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这么一刺激,她倒是想起来这俩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了。

什么也没管,她掉头就跑。


很好,她现在不想死了。

这种被一刀劈死指不定还会被补刀的死法她一点都不喜欢!


评论
热度 ( 15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