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番外】安迷修猫化番外

我在隔壁晋江之前立了个达到要求就写的猫化番外,就是这篇。

安哥真·变成猫。

给两位凹凸朋友视线看过了,嗯,效果大概会比较惊人。

算是这次16集安哥戏份超多的贺礼吧。

开始看之前请一定要做好随时打120的准备,真的!!

如果你们可以给我评论的话真的超棒的!!先比心www

对了因为是同人文所以有女主,请大家注意一下。

女主是隔壁审神者,名字是卯月

有ooc,有ooc,有ooc!

最后隔壁刀剑乱舞客串注意!



OK?


GO!




【番外】安迷修猫化番外


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安迷修如此觉得。

一早醒来发现周边的景物变大了,走路也有点不稳。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周边变大了,而是他变小了——而且,他变成了一只猫。

察觉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安迷修的猫毛都炸了。

哇啊啊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啊!他急得四处乱跳。这才和卯月小姐分开多少天啊!他可是跟她说好了要变强才回去的。这下别说保护卯月小姐了,要怎么样行动不引起注意还是一个大问题啊!

这个时候真的好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干着急了许久却想不到一点主意的安迷修只好垂着头叫来了小裁判球。

“emmmmm,据我所知,安迷修选手您是误食了猫菇,它的副作用就是会让参赛者变成猫。是个非常稀有的道具呢~”

“在下并不想要这样的道具……”

安迷修垂着脑袋,怨念已经爬满了整个人,哦不,整只猫。

“不过您误食的量并不多,一天就能变回来啦。”小裁判球晃着耳朵说得一脸轻松,“不过您这样很危险,我帮您联系队友吧。”

“谢谢……”安迷修胡乱地回答,猛地回神,“不对!等等……”然而太迟了,传送申请已经发动。

安迷修觉得兴许自己可以明白雷狮平常想要掐爆裁判球的那种心情了,因为他现在也挺想掐爆眼前这个小裁判球的。虽说他和卯月分开行动,但两人还没有解除组队关系,为的就是防止对方有危险却查不到位置——这是他们之前就说好的。只是没想到这“危险”这么快就来了。

从远处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变成猫后,安迷修的听力比以往要敏锐很多。他听得出这声音是出自卯月的。

安迷修唯一犹豫的是到底要不要跑这问题。跑吧,会让卯月小姐担心的;不跑吧,说出来又丢人。他反复思索,直到卯月从草丛中冲出来都还没有决定好。少女的那一声“安迷修!”把他吓得炸了一次毛,却发现眼前的少女因为没有找到平常的自己而陷入了沉思。

嗯……卯月小姐好像没有发现我变成猫了的样子。察觉到这件事的安迷修决定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悄咪咪地往后退。

一步,没有发现。

两步,还是没有发现。

三步……好,跑路吧。

安迷修刚刚转过身准备跑路,却不想被一双手抱了起来。他整只猫都是“???”的状态。

卯月看着终端上投影出的小地图,上面显示着两个蓝点。她再看看被信浓抱起来的那只棕色的猫咪,眼神死透。

“……安迷修?”


“你这事情说出来都丢人。”

听完安迷修的叙述之后,卯月毫不留情地如此评价。

“是,非常对不起……”安迷修垂着脑袋道歉。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居然会以这种形式与卯月相遇。要他自己来说的话,真的是糟糕透了。他在分开的时候信誓旦旦地告诉卯月,自己一定会变强了再与她汇合。结果……谁知道就出了这么一桩事情呢。

安迷修觉得自己很失败,猫耳朵往下垂着,就连尾巴都相当没精神地随便卧在地上,就差没蹲墙角去种蘑菇。

卯月看着安迷修,在内心感叹原来凹凸大赛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存在。以往那个动物一般的大男孩此刻变成了一只小小的猫咪确实让她猝不及防,但这样也又一次为他增加了可爱之处。

唔,我觉得一个19岁的大男孩这么可爱是犯规的。

甩去了脑海中的弹幕,卯月看安迷修这么失落,就想安慰他一下。可惜好点子是没想到,以前一直想要实现的一个想法却忽然冒出,而且伴随着她的行动化为现实——她把安迷修抱了起来,然后将这只棕色的猫咪稳稳地放在了头顶。

“!卯、卯月小姐?!”安迷修被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但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卯月怕他掉下去,急忙伸手扶住他,待脑袋上的小家伙安静下来之后才松手。

“小姐,请放在下下来。”

“诶~我觉得这样蛮好的啊。”卯月闻言,坏心眼地决定逗弄一下这位变成猫咪的骑士先生,“你这小短腿走路估计要跟不上我的速度。难道说,骑士先生更希望我抱着你?”

安迷修起初还没有什么反应,但等他意识到卯月到底在说什么的时候,脸开始发烫(虽然他不知道猫是不是也能脸红)。

被、被卯月小姐抱着的话,也就意味着……意味着……

“嘭!”的一声,安迷修炸了:“还请您维持这样吧……”

听着头顶逐渐变小的声音,卯月得意地撸了一把猫头。调戏安迷修大概就是她的一大乐趣了,不过这个时候她总会很庆幸自己有面瘫加成。

不然的话,她大概也会脸红吧。


*


卯月现在觉得带安迷修上街其实是一项很考验她忍耐力的活。

比赛刚刚开始一个半月,参赛者并没有减少很多,而且这个时间段能在大厅内度过闲暇时间的也都是一些处于中上游水平的人。如果只是这样,那还造不成什么问题。可现在的问题是,有不少妹子围着她——起因是她头顶上的安迷修。

由于在先前安迷修就保证过不会在有人的地方说人话,所以他趴在卯月脑袋上自上而下地看着周边这群忽然多出来的迷妹,颇为为难地挤出了一声:“喵……”

妹子们炸了:“哇啊啊啊它好可爱啊!”

这既欣慰又心痛的感觉,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想体会第二次。想起身为人类状态时日常被妹子嫌弃的日子,安迷修在内心默默流泪。

卯月伸手摸了摸安迷修的脑袋作为安慰,他也不知自己怎的,竟主动将脑袋凑过去蹭了几下,惹得周边的妹子们又一次尖叫。

说实话,安迷修这一声“喵”叫的甜腻得不行,最初让他这么叫的时候卯月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急救一下。安迷修,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引人犯罪?

虎摸了一把安迷修,卯月忽然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视线。“喵呜?”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安迷修推到了斗篷的兜帽里,抬头循着那视线,并与之相对。

那视线的主人是,雷狮。

“哟,好久不见,卯月。”

海盗头子仍然带着与一周之前毫无差别的笑容,一步一步朝着卯月走来。周边的人都被雷狮吓跑了,等两人走到一起时周边再无一人,能跑的都跑了,不能跑的自然也被他们的队友拖走了。

安迷修刚刚被卯月那一推推得有点懵,等他从兜帽爬到卯月肩膀的时候,一只手拎着他后脖颈上的那块肉把他给提了起来。

“没想到你还养这种东西?”雷狮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手中的猫咪,任凭安迷修怎么挣扎,哪怕是用猫掌捶他脸,这位海盗头子也仍然是用“有趣”的表情看着他,脸色都没变过。

“我养啥也不至于您老来操心吧,雷狮先生?”卯月保持住微笑。要是不现在安迷修在雷狮手上,她这会儿早提着刀砍过去了。伸手,寒意逐渐释放,“请把他还给我。”

也不知是不是雷狮今天心情好,还是只是仅仅不想打架,海盗头子第一次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随手就把安迷修抛给了卯月:“接着。”

卯月伸手接住了安迷修,不爽地瞪了雷狮一眼。为了避免这位海盗头子几秒之后又打算玩什么新花样,她选择一个空间移动直接跑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对,这种人,一点面子都不要留。

雷狮:……


*


卯月干脆移动到了森林里。毕竟本丸后山就是一座森林,她日常跑进去玩,所以森林在她的印象里还是蛮不错的。只可惜这次估算错误,她站稳的时候,看见了一块熟悉的黑皮(划掉)人。

几秒前坐在树下喂鸽子的银爵:“……”

异常尴尬的卯月:“……好久不见,煤,啊不,银爵。”

完全不明所以的安迷修:“……喵?”


在森林里碰上银爵这事儿卯月还真的没有预想到。可对方毕竟是认识的人,再怎么尴尬也必须要打个招呼什么的,至少做个礼节——况且,卯月来到森林本身就是为了避免撞见某些麻烦的家伙。

比如说喜欢打架的嘉德罗斯啦超冷淡的芦荟(划掉)格瑞啦热爱搞事的雷狮海盗团啦……

再比如眼前这位人很善良但就是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银爵。

卯月和银爵的相遇并没有多热情的话语,两人只是点点头就各做各的了——本该是如此的。可自从卯月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银爵的注意力就全都集中在了她怀里的安迷修身上。

“这猫……是你的吗?”

“嗯……算是吧……”

出于银爵可以信任,卯月干脆把事情原委告诉了银爵,安迷修也得以解放,不用再叫出那种甜腻到连他自己都害怕的猫叫了。

得知了情况的银爵点了点头,随后表示:“我还挺想要那个猫菇的。”

卯月&安迷修:……你的重点在这里?


告别银爵之后,卯月再度把安迷修放回了头顶。

然后她发现她再度陷入了麻烦中。

“渣渣,来打架!”

嘉德罗斯来约架了。

“不打,滚。”卯月按住头顶上蠢蠢欲动的安迷修,下意识地往后退。自从第一次看到嘉德罗斯的战斗之后她见到他就有点怂,哪怕她打得过也想跑,“嘉德罗斯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完这传话之后她拔腿就往回跑。空间移动已经用过一次,短时间内再用会消耗很多体力,她可不确定自己到时候还有没有力气保护脑袋上的那只猫咪。身后如预料那般传来了嘉德罗斯的怒吼声,然后,大罗神通棍直接砸到了她身后几米开外的地方,造成了小型地崩。

卯月只觉得脚下一滑,差点摔跤。这回她真的保持不住微笑了:“卧槽嘉德罗斯你杀人哪?!”

“来打架!”

“打个屁!不打!”

人家打架只是比武,你这打架要命!

身边的安迷修的战力根本不能用,卯月深刻怀疑自己可能躲不到回到凹凸大厅的那一刻了。于是她非常果断地拨通了格瑞的视频通话。

对面的人几乎是秒接,虽然脸还摊着:“有事?”

“没事我也不会打你电话啊格瑞大佬!”卯月欲哭无泪,一边维持狂奔的速度一边通话,“您要是再不快点来我觉得我可能要被嘉德罗斯敲成肉酱了。”哦对还连带个安迷修。

对面的人秒懂:“等我。”

不到20秒钟,格瑞到场。卯月开始怀疑这个格瑞可能是个假的,要不就是呆在这里偷窥已久。

看到格瑞的嘉德罗斯终于把目标转换了:“格瑞,来打架!”

“不打,要打你一个人打。”格瑞依旧面瘫式冷漠,拉上卯月就开了个从小机器人那里买到的空间传送。两个人回到了休息区。

注意到刚才那个是限定的传送装置,卯月立刻打开终端将积分划过去:“谢谢。”

“没事。”格瑞随手接下积分,可视线却黏在她的头顶上,“这是……”

卯月发誓,她那一瞬间看到格瑞的表情变了——大概就是猫奴见到猫的那种。


卯月在傍晚时分就带着安迷修回到了休息区的房间内。奔波了一天,身心具备,而走哪儿被撸到哪儿的安迷修明确地表示他下次拒绝见到猫菇,不管它有多珍贵。


“辛苦了。”卯月把安迷修刚刚洗完的毛吹干后,将他抱上了床。安迷修推辞道:“小姐,在下能一个人睡。”

明白他是在顾虑什么的卯月轻笑:“没事。只是我想实现一下以前的愿望而已——我一直想和小动物一起睡一觉来着呢。”说罢她还和安迷修对视,将语气放软,“不行吗?”

骑士先生很快就败下阵来。仔细思考一下,如果他现在答应了的话,也算是帮了卯月小姐圆了一个愿望,而且他们之间也不是那种关系,所以……应该没事吧。

“那……好吧。”

卯月朝他微笑:“谢谢。”“那么,晚安啦。”

卯月亲了亲他的额头,圈着他进了被窝。

安迷修只感觉自己脸烫得快要烧起来了。要是他还是人类形态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红成了番茄——有可能还会更红。他小心翼翼地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看着少女熟睡的脸庞,神使鬼差般地把目光移到了她的嘴唇上。


如果他现在是人类状态的话,刚才那一下可能就亲的不是额头了吧。


【第二天】

卯月是自然醒的。

安迷修今天出乎意料地还在睡梦之中,让她怀疑自己可能是昨晚太开心导致自己醒得早了,然而看了眼手机却发现她是正常点醒的。

她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将安迷修晃醒:“骑士先生,早上了哟。”

“唔……好。”安迷修咕哝着从床上爬起来。虽然已经成年,但他仍然保持着少年该有的好身材。由于卯月是俯视的姿势,精致的锁骨在一瞬就映入眼中,向下望去,是因为锻炼而微微凸起的小型肌肉块。顺着腰间观察可以看到优美的人鱼线,以及……等等。

卯月迅速把安迷修塞回了被子里。

“???”

“你、你你你!”只差一秒就要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卯月按着安迷修,谅她见过大男人穿着内裤到处跑也没见过更里面的东西,她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发烫,更为这位骑士阁下的迟钝感到担忧,“安迷修,你感觉不到自己是果着的吗?”

“诶?”被卯月的最后一句话点醒的安迷修愣了片刻,随后他的脸变得比她还要红。骑士先生羞红了脸,立刻就埋回被窝将自己裹成一团缩进床角,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非、非常抱歉!”

“你就窝那儿别动,我去拿衣服!”

“是!!!”

结果卯月刚跑出去散步就感受到了来自自家刀男的寒意。

站在床边,因为昨晚轮到守夜以至于目睹了全程的一期一振脸上保持着微笑,手中的本体却已经出鞘。

“安殿下,请问我可以斩了您吗?”

“……诶?诶?!!”

“一、一期哥你住手啊QAQ”


评论 ( 4 )
热度 ( 9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