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Moonlight》Chapter 5 撩汉算病吗?

★本章有刀剑出没

★女主是莫名其妙穿越过来的审神者,目前正在努力存活中。

撩汉?没救的。


OK?

走起↓


安迷修现在有点慌。

浴室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少女被淋湿的外套正搁在椅背上,证明这件衣服的主人此刻正在洗澡。

绑到一半的绷带掉落在地上,滚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正好停留在一双脚边。身着军装的黑发小男孩正将一把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冰冷的利器紧贴着脖子,仿佛下一秒就会将其割断。小男孩紫罗兰色的眼中,透露着一股杀意。

“说,你对大将做了什么?”

安迷修不语。说实话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更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迷迷糊糊间就来到了这间房间中。

身上的伤口扯得生疼,他咬着牙,尝试着移动,却被扯住领带,拉了回来。

“如果你对大将做出不利于她的事,我有权将你斩杀。”

他是谁?“大将”是在说那个女孩子吗?安迷修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团乱。要不是体力不支,他恐怕现在就会立刻拿出流焱和冷凝跟他对着干。

“安迷修,有谁在那边吗?”

少女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水声消失,过了两分钟之后,她换上了用积分新买的一套衣服,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走了出来。

那个小男孩忽然就停止了对他的威胁,立刻起身将刀收回腰间的刀鞘中,言行举止间透露着一种尊敬。

“大将。”

在看到这个小男孩的那一瞬,卯月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少女歪了歪头,表情显示出身体主人那一脸的不可思议。

“……药研?”


*


这个突然出现在她房间里的是药研藤四郎——她本丸的第一把短刀。

卯月稍微用灵力给安迷修治疗了一下伤口。基于灵力需要有契合,她不敢一下子全帮他治疗,只能先治疗一小部分。等安迷修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之后,卯月就把他推进了浴室。

“一身雨水湿答答的赶紧给我去洗澡,小心别感冒了。啊,你这身衣服还是赶紧换了吧,可以用我的积分重新买一套。”

少年撇了撇嘴。不知是碍于情面还是碍于药研的眼神,他没多说,听话地进了浴室。

待水声响起,卯月面对面和药研坐下,闲聊起来。

“怎么会来这里?”

她将一杯茶水端给药研,另外再倒了一杯给自己。

“这话应该我来问大将喔。”药研微笑着接过了那杯水。虽然脸上微笑着,但卯月隐隐感觉到了他的不满。

“药总您说……?”

卯月表示自己有点怂。她家药研的性格她是知道的,往往笑得这么开心的时候,都是证明药总准备找她谈心了。要知道本丸三管家之一不是白叫的。

“大将。”看自家审神者也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他叹了口气,将自己若隐若无的不满气息收了起来,紫色的眸子里换上了与往常无异的温柔,“您忽然从本丸消失了,我们大家都很担心。”

“这个真的很对不起。”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忘记了和他们报一声平安,她双手合十,诚恳地向他道歉,“我也是搞不清楚情况就被传送到了这里,灵力又一时半会儿接不上,打着打着就忘记了……真的对不起!”

卯月知道这群刀非常爱护她。如果她不打一声招呼就不见了,肯定要把他们都急疯。想起上次自己因为鹤丸挖的坑而半天出不来,导致本丸内的刀剑轮流和鹤丸手合了一个星期,她就有点背后发凉。

幸好这次他药研藤四郎先来找她了。

“不,没什么,这不是大将的错。”药研微笑着,就像想起了什么好事一般,笑得非常舒心,“大将说过不会抛弃我们,我一直都这么坚信着。”

这个承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打破的。

卯月不由笑了起来。

“嗯……让你这么担心,真对不起。”

虽然知道这个小男孩不会再多介意,但她还是诚恳地再一次道歉。

两人相视而笑。

“对了,大将。”

“嗯?”

“那个男的,是您捡回来的?”

“……”怎么办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欸。


卯月用最快的速度和药研解释了一下经过。

药研“嗯”了一下,摸着下巴。很快,他就差不多明白了,一句话总结。

“所以说,是因为大将您同情心泛滥就把他救回来了?”

“噗——”

正在喝水的卯月一个没忍住全喷了出来。

同情心泛滥是什么鬼!尊严呢!

还有为什么说得好像都是我的错一样……等等好像还真有她的成分在里面。

槽点太多不知道从何吐起,卯月内心solo已经自成万字,但看了眼自家药研十分亲切的笑容之后,她咽了咽口水,把吐槽的话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药总您就不能说得温婉点吗……”你审神者也是要脸的人啊。

“抱歉,大将。”药研忍俊不禁,“您很健康。”

医生的职业病啊……卯月暗暗松了口气。不过这也说明药研并不是很在意她把安迷修领回来这件事。被自家刀现场演示究竟能担心她到什么程度,卯月除了有点小紧张之外,倒也感觉到了温馨。

这些如同家人一般的刀,能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就能再度见到,对于卯月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奇迹。她本来都做好了可能直到在这个世界死去都见不到他们的准备了。

但是他们来了,来到了这里。哪怕只有一人,也让她有足够的底气来继续这场有着胡闹规则的“游戏”了。

谈话间,换上了一身新衣服的安迷修从浴室走了出来。

少年还是选择原来那套衬衫和裤子,只是原本缠在手腕上和腿上的绷带都没有缠上去。他褐色的头发被水打湿,与原本那副乱翘的样子相比更显得服帖了一点,硬生生将之前那股有点不服输的气质给压了下去。他的脖间搭着一条毛巾,发尖还在向下滴着水。

“小姐,积分……”

他本来想说他要把衣服的积分等会儿转给她的。刚才购买的时候他本想用自己的积分,但不知为何房间似乎被设定成了必须使用租用者的积分的样子。迫于无奈他只好使用了卯月的积分,准备一会儿还给她。没想到少女根本就没把这事儿当正经,反倒是看到他这副样子,赶忙站了起来。

“头发怎么不擦干就出来啊!快快快坐这里,我给你擦擦干。”

他愣了愣,在药研的眼神威胁下乖乖地按照卯月的指示坐到了沙发前的那块地毯上。

一块干净的毛巾覆上了他的脑袋,随之传来的是一阵轻柔的力道。

卯月其实发现了安迷修的不对劲。怎么过来的时候死活不肯走非得她抱回来,现在反而乖得像条大型犬一样?这安迷修怕不是个假的吧。

虽然在内心这么吐槽着,卯月仍然选择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头发上。先用毛巾小心地擦去了他发尾的水,她才慢慢地给他擦起了头发。

“那我先回一躺本丸,通知一下其他人。”

知道自家审神者一时半会儿没法分心,药研便申请了离开。得到卯月的回应之后,他朝安迷修点点头,当着他的面消失了。

安迷修:???

“药研他不是人类啦。有点像是……召唤兽之类的?”

卯月轻轻地把他的脑袋扳正,继续给他擦拭。擦着擦着,她忽然注意到安迷修头顶似乎有一簇头发略微有点不太和谐。

借着擦头发的机会她再擦了擦……呆毛?

嗯???

卯月顿时懵逼。安迷修居然有呆毛……是她之前太专注于战斗所以没发现吗……

为自己的愚蠢点根蜡烛.jpg

“主人!”

耳边忽然传来非常元气的声音,抬起头来,想到的那张脸正好和眼前的对上。不过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除此之外还来了一个人。

“鲶尾,堀川。”

她叫出了两个人的名字。

鲶尾藤四郎,堀川国广。一个是她的第一把胁差,一个是本丸为数不多的良心。

还好来的不是一期哥或者长谷部,不然他们看见这情况非得追杀安迷修半条街不可。脑补了一下事发现场的卯月感觉到了心累。

不想,鲶尾忽然来了一句:“主人,这是你交的男朋友吗?”

“噗——”

吓得安迷修把刚喝到的水给喷了出来。卯月手一滑,差点没把他头顶的那根呆毛揪下来。

“……鲶尾,谁这么告诉你的?”卯月只感觉自己有点头痛。你哪只眼睛看出来她跟安迷修交往了?他们才认识几个小时啊!!!

鲶尾不解地歪了歪头:“本丸大家都这么传啊。”

特么还传遍了整个本丸啊!

审神者想打人。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嗖”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她想也不想就将之前获得的那把刀召唤了出来,也不管刀鞘了,提着刀柄就把刀给拔了出来。

快步走到鲶尾身边,不给他一点逃跑的机会,卯月黑着脸揪住了他的呆毛。

“交出始作俑者,饶你不死。”

鲶尾:QAQ


后来从堀川那里了解到事情的经过。本来药研是对他们说“主人很好,在那边的时空里交到了一个男性朋友。”不知怎么的就演变成了“主人交到了男朋友”这样的话了。

“典型的以讹传讹啊……”卯月只觉得越发头痛了。她揉了揉作痛的太阳穴,“最好别让我抓到他。不要以为不在一个时空里我就不敢揍他了。”

“因为药研哥之前很肯定地说「主人有不经意间撩汉的能力」呢。”鲶尾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卯月眼神一死:“……为什么会说得好像是个病一样。”

本丸良心之一的堀川想了想,有点为难地苦笑:“主人,这个……好像真的是病呢。”

“……”审神者表示自己并不想说话。

她有点想念自己的近侍了。


【作者有话说】

药总总结的是精辟!

遇上自家刀就开始变得内心戏十足的婶婶。安哥顿时发现了自己与刀们的差距。


卯月看到安哥异常乖巧其实是有疑惑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变得如此乖巧。

药研:(气场一米八)敢违抗大将就贯穿你哦。

安哥:……

卯月:我怕不是遇到了个假的安迷修???


其实应该是先放物吉小天使上来的,但是想写药总和安哥以及卯月帮安哥擦头发的剧情,就,延后了。


卯月:我要我的小幸运啊QAQ

鲶尾:报告主人,物吉正在远征中!

卯月:……

后期虽然是混合着,但是刀剑的内容会相对少点x综漫会感觉有点棘手x

我坑,够多了【打!!!

*本丸三管家是药研(心理健康)、堀川(生活健康)和博多(财政支出)。

评论 ( 2 )
热度 ( 4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