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同人】《Moonlight》

阅读须知:

本文史是作者最近在晋jiāng新开的同人坑,有微综,主要是dāo剑乱舞&凹凸世界的设定。主要还是以凹凸为主所以dāo剑的tag暂时就不打了。

基本为女主中心,女主名字是卯月,是个婶·婶,意外地进入了凹凸世界x战斗系x

CP不出意外应该是安哥。

晋jiāng地址:《Moonlight》

不接受撕bī等状况外的评论,请静下心来看。如果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可以提出来。

后期的更新主要都会放在晋jiāng,高二苟正面·临着一个世纪难题,谢谢理解。



Chapter 1 审神者和凹凸世界


周边很吵。
好吵,吵到睡不着觉。
卯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正打算说一下自家那群静不下来的dāo,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里根本不是她的本丸。
足以容纳数千·人的场地,眼前则是走过的一批又一批的人群,最右侧有一排机器,不知是干什么的。那些机器前面排了不少人,队伍成长龙,而队尾的位置则正好在她附近。
卯月此刻正靠着一根石柱。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服饰。还好,这次的空间移动似乎并没有改变她的装束。身上穿着的是那套还没来得及换下来的有着蓝sè条纹的白sè战斗服。只是她的小近侍此刻并不在她的腰间。
四处望了一圈,这里没有认识的人。她悄悄地发动灵力搜寻了一圈,却是一无所获。
看来这次真的被传·送到了完全不知名的世界中了啊……
暗暗感叹了一句自己的附加能力真是不好控·制,她决定先暂时收集情报。这个世界她目前一无所知,但比起没有情报,还是有情报比较好。虽然自己也很担心本丸里面的dāo剑,但总归得先找到方fǎ才能回去。
平复了一下心情,卯月站起身拍了拍灰尘。

从周边随手抓来一个小机器人询问,卯月得知目前自己身处于一个名为「凹凸世界」的地方。而目前的所在地,则是今年举办的「凹凸大赛」的报名处。而现在这些正在排队的人们,则来自各个不同的星球。
送走了小机器人,卯月只觉得自己可以用“黑人问号.jpg”来表达自己的状态。
凹凸世界?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而且其他人都来自各个不同的星球?说好的只有一个地球呢?
除了一连串的“???”之外,她想不出更多的话了。
她很想把狐之助拉出来问问清楚,时之zhèng·府的上级是不是脑子抽·了才会调动灵力波动,强行被动让她使用空间移动。然而之前的那一圈扫描清楚地告诉了卯月,这里根本没有一个灵力通讯点。
“不知道为什么很想苟带。”卯月自言自语一句,随便找了个看上去比较短的队伍排起了队。
她不洒。既然自己的移动技能直接把她传·送到这种“报名地点”,那肯定意味着需要做某些事情。而回到本丸的契机,也许就是参加这场凹凸大赛。抑或者,在这场大赛中,她能够找到一些与本丸那边的新线索。

队伍排得有点长,卯月没在意,中途肚子饿了就从腰间那个塞了不少小东西的牛皮小包里面掏了块压缩饼干解决。等到太阳快要到头顶的时候,才轮到她。
走到那个机器前面,就有一道光屏自动竖了起来,遮住了她的周边。见过这种高科技玩意儿的卯月一点都不觉得惊奇,毕竟她那边还有更刺·激的东西,这点小吃惊算不了什么。
“欢迎来到凹凸大赛!在这之前请先让我们解决一点点小事情,真的只有一点点!”
一个听上去略显滑稽的男性电子音传入了她的耳朵。她抬头看向屏幕,本该什么都没有的屏幕上,有一大串文·字。
卯月仔细地翻看了几页,却发现后面还有内容,顿时就觉得自己被骗了。
“系统先生。”为了表示礼貌,她微笑,“您是想骗我吗?”但是特意加重了“您”字。
系统大概是能够感受到她的怒气一般,顿时一怂:“这位参赛者,您要是想手撕系统的话可是会被取消大赛资格的哦!真的哦QAQ”
卯月丝毫不为所动,微笑:“那好,我们换种方式。”
她看见屏幕上的文·字似乎有一瞬间闪了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内存中的系统君怂了的缘故。抑制住自己吐槽的冲动,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这么多页太烦了,在这里看完会影响到其他人。麻烦你帮我把文档传·送到我手·机上,我等会儿接着看。”
系统很傲jiāo地“哼”了一声,看样子并不准备同意:“我不会做的(`Δ´)!其他人全都是看完再走的!”
“可是也没有规定说不准带着走吧?”卯月歪了歪头,随后微笑,“而且,你是想被我上报,举报你欺·骗参赛者吗?”她看到屏幕上细小的抖动,笑得更灿烂了,“你们机器人拿薪水吗?啊,不拿的话应该可以chāi机?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好……”
“停停停我传!我传就是了!!!你你你千万别举报QAQ”
系统顿怂。卯月手·机微微一震,便有一个文件传·送了过来。她确认确实是大赛的文件之后,收起了手.机。
“谢谢啦,系统先生。”
审神者卯月,计划达成。

根据系统的指示,卯月领.取了元力技能和武.器。得出的结果倒是挺让她满意的。
她的武.器是少见的双武.器——一把银sèdāo鞘的打dāo,和一把银sè的手.qiāng。dāo的手·感和之前本丸的家伙们差不多,至少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不舒服,而那把qiāng若她没有认错,是比较出名的伯.莱塔92F型号。打开弹·夹,里面有15发子弹。
呵……这个系统究竟是什么构造?为什么会知道她曾经用过qiāng呢?
卯月收起qiāng,走出cāo纵区的时候又不免有些焦虑。
武.器是很好,她拿得乐意,也拿得顺手。可那个名为「矢量cāo纵」的元力技能,虽然听上去很厉害,但是……她不知道怎么用啊!
委屈。
虽然很委屈,但卯月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种地方纠结。刚刚看到的那几页里面,她已经大体地知道了这个大赛的规则。
第一,积分制。
第二,玩命。
即使只有这两条,她也差不多可以明白了。
首jú选拔赛是刷积分,作为肝帝她已经不为所动了。而以命游戏,她也不会感到任何吃惊。
在本丸的第一年,她何尝不是玩命挺过来的?搭上自己的命,能从那群dāo下活到现在,说不定早就是个奇迹了。
比赛早就已经开始了。在她按下“同意”的那一刻起。
卯月想先去刷点积分,但在经过一面镜子的时候,不由愣了一下。
她快速倒退几步,再仔细地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
茶sè长发,紫sè.眼睛。没有变动。
但是,似乎回到了十七岁的样子。
她niē了niē自己的脸。好.痛。
揉了揉·niē痛的脸颊,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居然返老还童了什么的……算了,就当是系统设定吧。
她踏上传.送点,回头看了看其他还在排队的人。
不知为什么,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句话。

“虽然是游戏,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Chapter 2 审神者和骑士

卯月来到自·由丛林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直接打怪,而是先找个地方蹲下来研究了一下怪物的级别。
这里数量众多的铁甲犀牛是300积分一只,而更高级的铁角兽则是800积分一只的样子。
emmmm有时候就会觉得这种设定真的很迷。
卯月收起了手.机,提上dāo刷怪去了。
虽然很想要一点新装备,但还是要先有积分才能有装备啊。

在周边找了只落单的铁甲犀牛试了试手,卯月发现这怪物比她家还没极化的短dāo都不如。不,对比一下的话……简直可以说是放大版的敌短dāo?
卯月现在内心有点波动。虽然说她是Lv1但是,这个等级是不是差得有点太大了?为什么自·由丛林的怪物设定要这么弱,明明那么大只,分数也很高,但是为什么要设定成一dāo就能砍sǐ的类型啊……搞得她很想和自家的太dāo们去打一场。
这导致卯月在用一个上午光靠刷铁甲犀牛就刷了几万分之后,更加无聊了。
拜托了她想找个能让她输出三分钟的怪物打打。

打了一个上午的怪物,卯月不知按到了什么,忽然从自己的左手手腕处跳出来一个电子屏幕。
卯月:???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上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个水sè的手环,而那个光屏似乎正是从手环上投影出来的。手指在光屏上动一动,光屏也跟着动一动。
居然还是可以cāo控的……
卯月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顿时觉得有点心寒。
要是和哪个参赛者说自己还在用手.机的话,是不是会被说成是老年人?
顿时感觉到一阵心累。
而她在看到排名的时候,更加觉得心累了。
woc我不就是刷了半天的怪吗为什么会进前20啊!我只刷了一种怪啊!系统君你出来,知不知道这样真的很招人注意啊!
要是卯月知道现在还有些小萌新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不敢打怪的话,她应该就没现在这么激动了。

上午的铁甲犀牛刷到卯月吐xuè,再看看自己的积分已经有几万,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掉太快,卯月便叫来了小机器人,开启移动商城。
自己过来的时候只移动了自身,装备武.器的道具也就除了身上的小·腰包便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卯月决定先mǎi点辅助道具。
挂dāo的皮.带和柔韧度比较好的丝带,以及存放手.qiāng用的tuǐ包。啊对了,子弹和弹·夹,还有腰包也要再mǎi一个。
购·mǎi好这些辅助用.品之后,卯月利落地拒绝了小机器人“是否购·mǎi食物?”的疑问。饮食问题不是可以交给你们随时上餐嘛,不要以为她没看过说明啊。
卯月把两个tuǐ包bǎng在自己的大.tuǐ上,左tuǐ装qiāng,右tuǐ则是弹·yào。她把提前准备好的弹·夹放在了背后那新mǎi的那个腰包里,以便不时之需,然后用丝带在dāo上bǎng了一圈,再用剩下的丝带在皮.带上做了个下绪,最后将dāo擦到腰带间。
所有的准备都完成了。现在她要去做一件事。
挑战地区BOSS。

*

卯月一路向着山丘的方向前进。小地图给出的BOSS点在距离她600米左右的一块丘陵地带。
顺路砍sǐ了几只低级小怪,卯月不经意间看了眼自己的排名。没掉,还上去了。
“……”她当初mǎi这么多装备想稍微降个排名都不行。
算了,既然降不下去,那也就不强qiú了。

自·由丛林的地区BOSS是一只老虎,也正应了“一山不容二虎”这一老旧的说辞。自.由丛林虽是新手区域,但老虎也并非不能在森林中生存,作为地区BOSS来得正好。卯月这个时候真心想给guān方点个赞。
看到小地图上逐渐接近的一蓝一红两个点卯月心知自己已经接近BOSS了。于是几下爬到最近的树上,打算先试探一下。
没过多久,一只黄底黑纹的大老虎便从一个洞·xué内走了出来。它伸了个懒腰,打哈欠的时候亮出了一口大白牙,让卯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本丸里五虎退的那只大老虎。这只老虎的máo应该很好mō吧。好想去mō·mō。
待老虎走到自己所在的那棵树下,卯月悄悄地抽·出了dāo,俯身往下一跳,对着虎头就直直地刺了下去。不想那老虎也非常敏捷,猛地往前一窜,竟硬生生地躲开了卯月的直刺。卯月一惊,赶紧调整姿.势再一挥dāo,结果还是只gē到了老虎的半边屁·股。
卯月有点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嘴角不由上扬,看来这次的怪物有得她尽兴了。
老虎转过头,红sè的眸子与卯月在一瞬间对视,bào.露.出了shā意。那一瞬间释放出来的shā气让卯月不由一愣,随即“啊哦。”一声露了出来。
看来,惹到对手了呢。
她不急也不慌,站了起来,改用双手持dāo,左脚微微踏出一步,持dāo右手向上举,使得dāo与肩膀平行。dāo口向上,dāo尖对准前方。
她与老虎四目相对,用眼神示意它“来吧。”
前方的老虎也似乎并不打算多等,在卯月与它对视的时候就冲了上来。
然后它……被一把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dāo给刺sǐ了。
刺、sǐ、了!
卯月:???
刚刚打算动手放大战和老虎大战个三百回合的卯月一脸懵bī。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的大老虎sǐ了?她只不过做个准备动作,为什么还没开打对手就sǐ翘翘了?
卯月当时的状态简直就可以用“我是谁我在哪儿”来解释了。
待她环视一圈,本该空空如也的场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个人。
眼前的少年一头褐sè的短发,有些微微乱翘,一双蓝绿sè的眸子,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劫后余生的wēn柔。一身洁白的衬衫搭上一条黑底黄纹的领带,再加上一条略微宽松的黑sè长裤,右tuǐbǎng着白sè的bǎng带。若是让卯月拿他来和本丸里的dāo剑们比,没准能不分上下。
“美丽的小.姐,您没有受伤吧?”
眼前这个少年此刻向卯月郑重地行了一个鞠躬礼,一蓝一红两把dāo被他各自执在手中。
卯月还在懵bī状态中:“你谁?”
对面的少年丝毫不恼,反而很耐心地回答道:“在下安迷修,可以的话请您称我为「最后的骑士」。”
卯月仍然有点懵。忽然多出了一个什么「最后的骑士」这种设定,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下子穿到了几百个世纪之后去了。
但瞎想归瞎想,这档事和那档事不是一件事。
“是你刺sǐ的老虎?”
安迷修一听,眼睛都亮了亮:“是的,正是在下。”
卯月一挑眉,很好。

安迷修本以为自己又一次助人为乐做了件好事情,结果少.女接下来的话让他们俩的角sè瞬间转换了。

“那么,最后的骑士殿下。请你赔我的大老虎。”
“好的!……诶?”

等等,这位少.女刚刚说什么来着了?
被那句“最后的骑士殿下”幸福得冲昏了头的安迷修顿时进入了懵bī状态。



Chapter 3 骑士与战士

“那么,最后的骑士殿下。请你赔我的大老虎。”
“好的!……诶?”

卯月看着对面的安迷修从一脸兴.奋再到一脸懵bī,脸上表情变化之丰富简直就是个活的表情包。
不过她现在可没空管这些。好不容易等到的猎物被人抢走了,当事人还一脸得意地告诉她“是我!”这样的话,搞得她现在很不高兴。
审神者不高兴。审神者想打人。
安迷修的表情变化了很多次,最后,这个少年向她欠身:“小.姐,非常抱歉抢了您的猎物。如果您要积分的话我可以……”
“我不要那点积分。”
卯月打断了他的话。论积分而言这只大老虎最多就只有一万点,还不如她轻轻.松松砍sǐ的那批铁甲犀牛的积分多。积分她确实不缺,真的不缺——她想掉排名还来不及呢。
她只是实在觉得有些无趣。兴许是因为和那群dāo共同生活了两年,让生性不爱挑战的她也开始学着挑战各种新事物了。然而这叫什么事?刚开场就被抢了!还被以为自己是为了积分拼命的穷鬼!!
卯月想想就很气。
“我只是想找个怪物打一场,骑士先生。”她生着闷气,连自己改了称呼都不知道,“我太无聊了。”
安迷修愣了愣,随即接口:“请恕我多嘴,小.姐。在下并不建议您一人挑战那些怪物。”
我去,居然还顶起嘴来了。卯月本来就一肚子火,现在听他这么否定自己更是被火上浇油。但碍于一些情面,她还是改了口。
“既然您这么说,那要不陪我打一架?”

卯月给安迷修两个选择。
要么赔她一只新的boss,要么和她当面打一架。
依安迷修的性子,自然是不会让女性一人去挑战boss这种危险生物的。所以他只好咬咬牙,答应了和卯月打一架。
而卯月也正是这么想的。刚刚从安迷修强调“骑士”和被称呼“骑士”那高兴的样子看来,这个少年对「骑士道」有着一股奇妙的执着。卯月稍稍利.用了一下这点——其实也是她想揍他一顿的借口。
也正好,测试一下。
这个对「骑士道」异常执着的孩子,到底有没有资格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呢?

*

两个人各自打点了一下,便到了洞·xué前的平地上交战。
身为地区BOSS的老虎已经被消miè,而在附近徘徊的小怪也分别被卯月和安迷修清理掉了,不必担心会有怪物在半途中打扰。
两人分别站在了洞·xué两端,只听得从内部吹来的一阵“呜呜”的风声。
卯月将刚收回去没多久的打dāo再度拔·出,利落地来了下空斩,看着安迷修的眼中满是坚定。
“尽管放马过来吧。不要保留实力。”
“既然小.姐这么说,那在下就领命了。”
安迷修握着他的双剑,向她微微一屈身,便进入了战斗状态。
谁都没有动手。
空气顿时安静。就仿如不再有生命那般,凝固住了。
一阵风吹来。一片树叶被吹下,旋转着,缓缓地向着地面坠下。
几乎是树叶落地的那一秒,卯月向前一蹬,便持dāo朝安迷修刺去。对面的少年几乎只看到了她的残影,再定睛一看,卯月早已出现在他的身前。他下意识地举dāo抵挡,“铮!”的一声,两dāo相撞。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疏忽大意了,安迷修立刻挥动左手的dāo朝卯月砍去。
卯月看了他一眼,随即微微放松了手上的力道,dāo锋一转,将安迷修从左边砍过来的dāo挑飞了。
开jú几秒内被从双dāo削成了单dāo,安迷修看了眼自己被挑飞的dāo,不知为什么没有回去捡。他就这样换成双手持dāo,打算靠一把dāo和卯月一较高下。
卯月皱了皱眉。
不给安迷修多余的喘息时间,她再度冲了过去,对准他就是一阵狂砍。
安迷修被突如其来的连续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急忙用dāo去接住攻击,一轮又一轮,只是用dāo抵挡着,根本没有打算攻击的样子。
卯月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她本不想和他多话,但不说又不行。
“你不出手,我们这jú就打到天黑。”
翻译过来就是你要是不攻击我,咱们打到什么时候我就不管了。
安迷修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大概是经历了什么思想斗.争,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冲向了卯月。
非常liú利的dāofǎ,每一dāo的力度,甚至每一dāo的距离都像是计算好的一样,相当的完美。
卯月一边抵挡着他的攻击,一边顺手反攻了几下,随即又将主导泉交给他。
攻击方式堪称完美,而huā样也相当多,不是一味地单点攻击,而是多方向的散打,但又不乏其他方面的技巧。
如果这个人也是dāo剑男士的话,那就很厉害了。
卯月心里不由赞叹他的dāofǎ,但也同时可惜了起来。
只是,没有战意。
她的眼神暗了暗。
忽的,卯月感觉自己的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导致身.体不由自主地歪了一下——这个时候,安迷修的dāo正直直地朝她刺了过来。
她吓了一跳。连安迷修自身也吓了一跳。
他立即一改用.力方向,强行换了个轨迹。
卯月猛地往下面一倾,手腕方向一改,便从下方砍向了安迷修的dāo。只听得“咣当”一声,是金属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你输了。”
冰凉的dāo尖抵在脖子上,安迷修看到的,是那双紫眸里蕴·hán.着的,淡淡的shā意。
他不由自主地举起了双手,与头平齐。

*

卯月觉得自己是越打越来气。
不得不承认,安迷修是个很好的剑术师。不论从攻击方式还是攻击效果,都是值得表扬的。但从根本原因上来讲,差距还是太大了。
也许从最开始就不太一样了吧。
卯月的dāo术师傅,并非.人类,而是——dāo剑付丧神。
没有人会比武.器付丧神更了解武.器的特性了。
她在本丸的那段曰子里,为了qiú生,可曾向几乎整个本丸的dāo剑门qiú教过dāo术。
她的师傅,有74位。但是安迷修的师傅,只有一位。
但倘若只是普通的实力差距,她还不会生他的气。
卯月将dāo从安迷修脖子上移开,shā气却一点都没收回。
“安迷修。”她没有再称呼他为骑士,而是叫着他的名字,“你是真心想成为「骑士」的吗?”
“诶?”安迷修有些疑惑,“小.姐为什么要这么问?”
“我现在问你这个了吗?”
卯月的脸sè极差,颇有下一秒会再度举dāo砍了他的冲动,让安迷修不由抖了抖身.子,只好乖乖回答正题:“是的。我想成为一名骑士。”
“很好。”
卯月深呼xī了一口气,让安迷修以为自己安全了。却不想,腹部猛地传来一阵剧痛,再度反应过来的时候,卯月已经一只手把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摁在了地上,右手狠狠地把dāo刺在了他的脖边,仅差一公分,就要刺进他的脖子,让安迷修感到一阵后怕。而最要命的是——眼前的少.女,散发出了足以让他无fǎ动弹的「shā意」。
他不明白,甚至一时间无fǎ.理解,为什么这个少.女会变得如此bào躁。
“你让我很失望。”
卯月几乎是跨·坐在他的身上,紫sè的眸子里充斥着厌è和失望。
“你是个不合格的骑士,安迷修。”
少.女的眼中,看不出一丝wēn柔。话语如dāo片一般,直直的刺向了他的心脏。
“我本以为,你若是此jú放开来和我对打,摆拖束缚,我们今后说不定还能成为好伙伴。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的dāo,根本没有指向我。你的眼里也没有我这个对手。”
“不是的!小.姐!”
他想争辩什么,却忽然感觉到脖间的力道被加重了。
“不需要你多嘴。”卯月冷冷地说。
她从开始的时候就在测试他了。可惜,他的行动都很让她失望。
开场的攻击,不是他;武.器被击落之后,他也没有去捡;而最后,也是因为有了她的提醒,他才主动一点。
“我砍向你354次,你抵挡我354次。你攻击我427次,dāo锋偏了427次。”
“你在顾忌着什么呢,安迷修?”
说着,她手上的力道再度加重了几分。
安迷修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他试图扳·开她的手,又像是在顾忌着什么一样,不敢用.力。
好大的力气……
“而这次,你也一样。”
卯月看着他的表情,手上的力气再度加重了几分,让安迷修难受得闭起了一只眼睛。

“安迷修,你该不会是,顾忌我是个女生吧?”

少年蓝绿sè的眸子忽然瞪大,满是被猜中了的模样。卯月冷笑一声,估计再掐下去人也快半sǐ了,便稍微放轻了力道。
“你还真是洒得可爱。”
“骑士道这种东西啊,从来就不是需要完全循规蹈矩的。”
“因为我是女性就不可以全力以赴?就不可以让我受伤?就不可以违.抗我吗?你这样做,和那些极端自我的直男癌有什么区别?”
“我们都是拼上性命来参加凹凸大赛的,可以说每一场战斗都是以生命为赌注在全力作战!而你呢?你在干什么?”
“安迷修,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作为一名骑士,你的礼节可以说是相当完美,完美到无可挑剔。”
“可作为战场上,四处厮shā的「骑士」……”
她俯下·身.子,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你是对骑士道最大的侮辱。”
不只是对骑士道,还是对我的侮辱。
卯月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因为身下那个少年,早已是一副受了伤的样子。就犹如一只受伤了的小动物一般,在坚强地忍住泪的同时,又显得那么可怜。
卯月没有再多看他一眼,拎着dāo离开了这个场地。

之前在本丸的时候,就听说过「骑士」一职。而每次谈到骑士,她总会想起那个红发的小骑士。
明明是在学校,却总以骑士自称。wēn柔善良,正直又有点可爱。甚至为了追qiú骑士道,而加入了那个组合。
鲜少与女性接.触,却彬彬有礼,十分得体;但在比赛之中,他却从未忽视过任何一场。不管对方是和自己同年级的朋友,还是和自己颇为熟悉的高年级学长,他都会全力以赴,毫不保留。
尽管是两个世界,却还是,相差太多了啊。

卯月回到大厅的时候,外面似乎下起了雨。


Chapter 4 准则

卯月回到大厅后,外面就下起了小雨。
这边的世界,原来是会下雨的啊。

卯月来到餐饮区,点了一份nǎi油弹糕和咖啡之后就坐到了一个靠窗的单人位置上。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总会点上一份甜食,一边看着窗外的景sè,一边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她认真地想了一下今后的行动方案。凹凸大赛是参加了,可她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回去的提示。是应该更进一步调.查吗?如果她在首轮淘汰赛上没有遇到多强的敌人,那倒还好说,可要是碰上哪个厉害的角sè,那就不一定能活着回去了。
而且,这地方没有任何的灵力链接,除了机器人之外就都是人类,再不然就是怪物。她逛了半天都没碰着个灵.体。
一块弹糕下肚,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有什么改变。
卯月看了眼窗外,天空仍旧是进来时的那片灰sè,只是雨势似乎变大了。
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安迷修。
她想起了他不久前的那一幕。那个表情,悲伤得像是下一秒就会崩溃一般。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她当然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她qīn手,将他的「骑士道」打破了。

当自己坚持已久的信念忽然被一个陌生人全部否定,甚至是仅仅一句话就全部击碎的那一瞬,是异常痛苦的。卯月也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刚开始遇到安迷修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少年是个善良人。她明白不可以去打击他的信心。可打过一架之后,她却越发沉重起来。
他太善良了,善良到哪怕她带着shā意去攻击他,他也绝不还手伤她一分一毫。
即使知道自己可能会sǐ,也仍然选择不还手吗?
在那数次攻击中,她逐渐发现了他的缺陷。
这个世界,这个比赛——是需要拼上命去进行的。每一个人都会为了让自己活下来而努力,甚至有些人会不择手段。能在这样的比赛中保持善良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但她也同样怕这份善良会使安迷修害了他自己。
人向来都是自私的。至少她还没有见过哪一个人类会为了让朋友活下去而放弃自己的生命。即使有,也绝不会出现在她的身边。

*

坐了半个小时,不但没有想到任何回去的线索,脑子里还一直在考虑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洒小孩,让卯月感到很糟心。自己这多愁善感的性格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啊!
她拍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醒醒,卯月。过多的善良不会对你有任何好处,什么时候被反咬一口都是说不准的。这种事你最清楚了,不是吗?
天空阴沉沉的。丝毫没有转晴的样子。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带着自己的东西到生活区租了一间房间,把装备都从身上扒下来之后就躺到了床.上。
刚躺下,安迷修的脸就又一次浮现在了脑海中。
真烦。
她索性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这一次,这个少年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却在下一秒,碎成了无数的光粒。
“!!!”
卯月一惊,赶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心脏似乎被重重地敲了一记,跳得很快。这少有的异常状况让她倍感熟悉。她感觉自己的手心在冒汗。
“这个是……”
喃喃着,她赶紧将自己的武.器准备好,一路猛冲,连伞也不打,就冲出了大厅。
那个洒小子,该不会还在那个地方吧?

事实证明卯月的猜测并没有错。安迷修这洒小子,本来躺在哪儿,现在还是躺在哪儿——本来想这么说的,但现在情况好像不太乐观。
远远地就可看见安迷修正和一只黑sè的怪物战斗着。那怪物的外形很像是动物,但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朵黑sè的捕蝇cǎo。
woc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只稀有级的怪物啊!卯月心里暗叫不好。这家伙她在资料里见过,是个难打的货。
等接近这个大怪物的时候安迷修已经被它的藤蔓给吊了起来。武.器已经拖了手,看样子体力也有点不大行了。卯月不知道他现在这幅样子是不是她之前的话所造成的,但没有时间多想,剩余的藤蔓就纷纷朝她涌来。她往后一跳,再落地时刚才站的地方已经被zá出了一个大坑。
好吧,兴许她明白安迷修为什么会变成这幅弱基模样了。被这种攻击.打到,是个普通人论谁都要疼到吐xuè。
下一波攻击立刻xí来,卯月毫不犹豫地拔dāo,斩断藤蔓之后冲着安迷修的方向赶过去。
结果她看到了这只怪物正张.开那两瓣标志性的叶子,准备把安迷修往嘴里送。
“……”。
……夭寿啦怪物吃.人啦!!!
看到这一幕的卯月愣了一下,随即zhàmáo。这这这……这是bug吧!虽然打怪确实会不小心被shā掉但是……系统你没说过这边的怪物会吃.人啊!!!
卯月不由自主地再度鄙视了一遍之前引导她的系统,在内心盘算着要不要把这个bug系统.一起举报了。抬头看一眼人都有点洒了的安迷修……算了,还是先把这个洒白甜骑士从那里救下来再说吧 。
卯月几下躲过了藤蔓的攻击,跳上最高的一株藤蔓就顺着它往前冲。期间能躲的就弯下腰躲一下,不能躲的就砍了。
卯月一路直冲,在那个租笼cǎo张大了嘴巴准备进食的时候,她成功抵达它的正下方,然后——对着那个除了一张嘴以外就没有其他感guān的大怪物的“头部”来了一记飞踢,强行让它闭了嘴。
眼神一凌,她在半空中抬手就是几下空斩。强大的气浪将飞过来的藤蔓切断,也同样将捆缚着安迷修的那一些一起切断了。
卯月几乎是立刻就往下一跳,硬是在他落地几秒前接住了掉下去的安迷修。
……好重。她低估了他的体重。
这个安迷修居然能和她本丸的大俱利伽罗的体重一较高下。说好的长得好看的都不重呢。卯月深刻怀疑自己又被骗了。
“你……”
安迷修的体力大概是真的透支了。他被卯月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虽然表情里表露.出想要下去的样子,但行动上似乎很受限.制。
“你还是少说话吧。”卯月瞄了他一眼,果断地让他闭嘴。
向后轻跃几下躲过攻击,卯月把安迷修放到一块岩石背后,再度冲了出去。
砍断xí来的藤蔓,卯月朝着怪物的本体冲去,却不想脚下忽然一滑,紧接着就被倒掉着拎了起来。
……mmp幸好出门穿着安全裤。
眼神一sǐ,她果断地拔·出大·tuǐ上的qiāng,对着怪物的头部“砰砰”就是两qiāng。趁着怪物回.复的空间,抬手一斩,把绕着自己脚腕的藤蔓切断,稳稳落地。
卯月忽然发现周边的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某种熟悉的气味。
那是——灵力。
她下意识地伸出左手对准xí来的一株藤蔓,微微发力,那株藤蔓就在距离她手心两厘米的地方,忽然间自燃了起来。
“果然……”这块区域可以使用灵力。
既然能力得到了保.障,那也没必要再打迂回战了。要知道,审神者最大的战斗力,就是灵力啊。
卯月的嘴角开始上扬。
qiāng在手上转了一圈之后再度回归tuǐ包中,她不紧不慢地朝着怪物走去。左手双指一并,从dāo身一直抚到dāo尖——被她抚.mō过的dāo,逐渐散发出了淡蓝sè的光芒。
“天.道轮回,生sǐ有命。苍天之下伤人,便是我斩你的理由。”
她停住了脚步。dāo身的光芒变得耀眼起来。
那怪物似乎听得懂她的话,一瞬间bào怒起来,嘴中发出了不明的杂音,那些藤蔓则全部集中到了一起,朝着卯月快速飞去!
“轰!”
地面被打出了一个大坑,搞得尘土飞扬。但那最中心处,却并没有卯月的身影。
“太慢了。”
卯月出现在了怪物的后方。
举dāo,挥砍。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留。仅仅几秒之内,那个怪物就被劈成了几段,最后化为光粒消散在空中。
“恭喜参赛者卯月跨级击败了三十八级怪物【捕蝇cǎo】,获得十万积分!”
没有理会忽然出现的小裁判球,卯月径直走向安迷修。
“起来。”卯月把dāo收起来,看着靠着岩石装sǐ的安迷修,“跟我回去。”
安迷修微微睁开了眼睛。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大大小小布满了全身,裤子和衬衫上都有好几个破口,已经染上了红sè。雨水浸·湿.了他的衣服,看样子他已经在雨里泡了很久了。
卯月不由眯了眯眼。
少年蓝绿sè的眸子里隐隐透露着jǐng惕。
“很抱歉,小.姐。在下并不能同您一道回去。”
明白自己之前的话让他失去了大半的信任,卯月也没有多说什么。撇撇嘴,她几步来到他身边,不等安迷修反应过来,她就两手各往他背后和小·tuǐ处一伸,直接把人给捞了起来。
“小、小小小小.姐?!您在做什么……”
忽然发现自己被动地处于一个尴尬姿.势的安迷修红了脸,连话都说得有点疙瘩。然而卯月一脸没什么不对的样子,歪了歪头。
“没什么,只是带某个笨.弹骑士回家而已。”

据说那天回到大厅的时候,两个人引起了不小的sāo·动。当然,主要是因为其他人都畏惧他们的排名才没有过问而已。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骑士先生说,一路被公主抱抱回来的感受并不太好。




【作者有话说】

一下子放上来四章我有点慌。希望大家都能静心看完……

第四章的擦图:第四章剧照

以下是一些科普以及个人的废话x可看可不看

lof最近的违.jìn词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晋jiāng都比它宽松……

卯月是个审神者,来自隔壁dāo剑乱舞→【dāo剑乱舞】在暗黑本丸寻qiú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这文还在存稿(小声)】
本丸那边是卯月两年.前的时间线。刚刚进本丸是20岁,现在应该是22岁。只是外表被强.制变回了17岁。

安哥和婶.婶打架……对不起把安哥说得太过分了。
中间参杂了一些个人对安哥的理解。我觉得安哥要是和女性对打起来肯定会无意识地放水。但是卯月又是喜欢全力以赴的对手,所以很气。
骑士道这点准则是没错的。也是和朋友讨论过后才写下来的。
平常对待女性的安哥对于骑士道简直就是完美解释,这点毋庸置疑。但是对于一个上战场的骑士来说的话,对对手放水不只是对骑士道的一种侮辱,更是对对手的一种侮辱。骑士道追qiú光.明正大,其中应该有包括全力以赴。安哥在和卯月对战的时候下意识地放水了。
而且,卯月对于凹凸大赛也是赌上生命来参加的。这次和安哥打架不只是为了测试他,也同样带着他可能变卦shā了她的这种最糟糕的后果才挑战他的。结果对方不止放了一点点的水……卯月就,zhà了。
一下子不小心欺负得太厉害了,对不起(土下座)

*这里的红发小骑士是来自《偶像梦幻祭》(手游)的朱樱司。


*dāo剑乱舞
曰本游戏开发及运营商DMM与游戏制.作公.司Nitro 合作开发的女性向网页游戏,于2015年1月14曰发行。现在已经有囯服的手游了。可以寻找一下百科大体了解一下。基本就是曰常tiǎn脸……

*下绪
曰本dāodāo鞘上有bǎng在dāo鞘上的绳带,一般称为下绪,用于把dāo鞘固定在腰带上,也可以把一端直接连结到腰带上。


卯月妹子男友力max,没máo病。本丸里面一群dāo汉子能养成一个软妹就怪了。
婶.婶:暗黑本丸能养出一个萌妹子?不存在的。最多只能出现个战斗婶。
→所以她就是那个出身暗黑本丸的战斗婶x
这篇的卯月是另一时间线上的卯月,外表17真.实22。哦,说过了。
*对于卯月妹子的天然黑……是本丸里养出来的。暗黑本丸不能再黑了,于是随时开启“你黑我?那就开黑啊!”这样的模式。
*后期和安哥组队大概就是互相坑队友的节奏了x
*至于婶.婶对安哥“洒白甜”的评价……在婶.婶眼里他确实是洒白甜了,没máo病x
*本来想写婶.婶直接扛麻袋一样抗安哥的,但想想算了。他被欺负得够惨了(安哥:……)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结jú,因为不适合原风就没写。这里放上来。

——————————


“上来。”
刚刚才斗过嘴,安迷修也不大想关系再继续è化下去。他以为少.女会立马离开,没想到她却在他身前蹲了下来,作势要把他背回去。
“小.姐,这样太麻烦您了……”
他摇摇头。与其让一名女生背着自己回去,他宁可自己拖着这破·身.子,也不希望麻烦她。况且,对于一名女性来说,背起自己恐怕会很困难。
“安迷修,你话真多。”
抬头,那双紫sè的眸子正以极近的距离看着他。不知怎的,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
不等他反应过来,卯月就自主地把他拉到了背上,轻轻.松松将他背了起来。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洒?”
少.女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姿.势,确定不会把他甩出去之后,才抓着他的tuǐ开始往回走。
他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
雨还在下着。
“……我就算扛也要把你扛回去。”
在雨声中似乎听到了这轻微到几乎听不清的一句话,不知是不是幻听。但安迷修却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
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他叫不出这名字,只是感觉很好闻。
有点……想睡觉了呢。

卯月感受到背上逐渐靠上来的重量和均匀的呼xī声,叹了口气。
灵力微微浮动,眨眼间一张大防水布就从上方落下,正好盖住了背上的安迷修。
她小心地调整了一下姿·势,确定不会掉下后,再度迈开了步伐。
雨中,有着少·女轻声的呢喃。
“笨·弹。”

————————

以上。
guān方给安哥的设定是“是个不折不扣的暖男,却不知为何不受女性欢迎”。所以想写一个婶·婶和安哥互相理解互相wēn暖的故事x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比心)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