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主司】赤色缘理番外——朱樱司的独白

本篇目前是日常向,亲情&友情向,无CP

目录在这里:《赤色缘理》目录

以下是注意事项:

★搁置了很久开始重新更新,第一卷补完计划x

★主要是司的场合(大概)纯属是个人觉得司糖比较好欺负

★女主捏造。全剧情捏造

★会GET到玻璃渣,请务必小心食用。

★司糖英语单词夹杂太多了,我英语再好也猝不及防。要是发现他英语不见了,很可能是被我吃了。

·私设如山,OOC是我的锅

欢迎搜索tag《赤色缘理》

公告:目前主要在晋江更新,这里的更新大概会慢上一两个星期。有兴趣可以去晋江看看:《赤色缘理》全文




在我的记忆中,姐姐大人总是担任着照顾我的角色,给我一种很温柔可靠的感觉。

五岁之前的日子,我过得有些无聊。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的工作很忙,经常没有留下两天就又要回去出差,所以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家里的佣人在陪我,要不就是老师来授课。虽然我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但我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走出家门,一个人的时候,偶尔还是会觉得有点寂寞。

和姐姐大人相遇是五岁的时候。不,准确地来说,是司五岁生日的前一个月。
司真的没有想到,我们家居然还有一个姐姐。母亲大人说姐姐大人之前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在别人家里生活了一段时间,现在才搬回来和我们一起住。虽然司不太能理解姐姐大人为什么会到别人家去住,但司还是很欢迎姐姐大人的。
姐姐大人比司大上一岁,栗色的长发,色泽倒是和父亲大人有些相像。眼睛是蓝色的,很漂亮。我问母亲大人,为什么我和姐姐大人长得不像。母亲大人笑着捏了捏我的脸说,因为司和姐姐不是一胎生的啊。
不是一起生下来的,所以才长得不像吗?
要是司和姐姐大人是一起生下来的就好啦。

问起姐姐大人的名字,她说她叫「ゆかり」,我问她,是不是指「缘分」的意思。姐姐大人愣了愣,然后微笑着点点头:“嗯,是「缘」哦。”
「缘」啊……真是个好名字呢。
至少司觉得,这样的名字很棒。

姐姐大人和我不同,是个很成熟的人。司小的时候会闯祸,而且有时候会连着犯同样的错误。但是姐姐大人就不会。只要是说过的事情,她都会用心记住。偶尔犯过一次小错,就绝不会再犯第二次。司有时候觉得,姐姐大人就像个真正的大人一样,每当我做错事的时候,会耐心地告诉我哪里做错了,该怎样改正。
司觉得,姐姐大人是司的导师。

*

我在三周前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文件。
因为是个陌生人发来的东西,我没有直接点开来看,想着找到姐姐大人再一起处理这件事。
可是我后悔了。
那个人——录音里的那个人说。
“杀了你。”
姐姐大人的脸色被吓得苍白,她几乎失语。
我们都明白,对面的那个人,是真心想要杀了我。

然后,一周前。
我接到了一通匿名电话。
“朱樱司,你喜欢你的姐姐吗?”
对面的人上来就问了这个问题。
“那是当然。”我回答,“姐姐大人是我最尊敬的人。”
“是吗……我理解了。”
那边的人忽然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那么……”
那里的声音,让我毛骨悚然。
“你是选择来到我这边,还是让我杀了她呢?”
我一时间吓得无法思考,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沉默了一段,正当我打算开口时,那边的人说话了。
“朱樱司啊,”
“你就没有想过,其实那个人很讨厌你吗?”
“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
然后就再也没了声。

司很慌。
姐姐大人……讨厌司吗?
会因为司……而死去吗?

司不想,姐姐大人就这样死去。

这周末的时候,姐姐大人带我去了咖啡厅和皋月家的哥哥大人他们见面。
姐姐大人他们聊得很开心,但我也只是在旁边听着而已。
也许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吧。
司在思考,为什么那个人想要杀掉姐姐大人。
如果只是因为司的话,司可以理解。因为司是朱樱家的继承人,是朱樱家的男人,未来会继承朱樱家的家业,会有人因为嫉妒而想要杀掉司,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姐姐大人是一名女性。父亲大人也并没有任何让她继承后业的想法。那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掉姐姐大人呢?
司不明白。
“司?司?”
我被姐姐大人晃回了神。看见姐姐大人有点担心的样子,我疑惑:“姐姐大人,怎么了吗?”
“想问问你还想不想吃了。”姐姐大人有些赌气地说着,伸出手想要拿走我桌前的那块蛋糕,“不想吃给我。”
啊,那块蛋糕我是想留着最后吃的啊!
“姐姐大人请住手!”
也不管形象了,那块蛋糕真的很好吃。为了留住它,我立刻抱住了姐姐大人的手臂。
“总觉得司君今天很容易走神呢。”哥哥大人带着温柔的微笑看着我,“是发生了什么吗?”
确实是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不希望让哥哥大人他们担心,于是回答:“并没有。承蒙哥哥大人的关心。”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忽然间闪过了一个问题。
姐姐大人,真的是愿意和我亲近的吗?
真的不是我一厢情愿地想要变得更接近姐姐大人而产生的错觉吗?
想起姐姐大人平常对我的恶作剧,我就越发迷茫。
这些恶作剧,应该是姐姐大人讨厌我的证明吧……
咲学姐不知为何,忽然朝我一笑。
“司君,你不觉得你最近胖了吗?”
诶?!司最近可是有在控制的啊?
我条件反射地摸遍了自己,也没有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咲学姐特意在空中比划了一下:“但是,我觉得你的脸似乎比起上周略微圆润了一点。”
呜呜!一定是因为想得太多不小心吃多了!但是我真的有好好控制啊!
再这样下去,要是被濑名前辈知道的话,又要被骂了!
我急得朝姐姐大人求助。哪知道她也坏笑着说:“啊啊,这么说确实感觉司胖了呢。肚子那里。”
其实我知道这是玩笑话。
可是,姐姐大人那一瞬的坏笑,不知为何让我觉得有些扎眼,甚至染上了几分黑色。
啊啊,果然啊。
是因为司不够努力,所以姐姐大人也,开始讨厌我了吧。
想着,就觉得鼻头有点酸。
但是啊,姐姐大人从小到大都对我那么好,我却一直在向她撒娇,不被厌烦也是有可能的吧。
司其实……已经决定好了。
不管姐姐大人有没有讨厌司,司都不会让姐姐大人死去。她曾经给司的光芒,有太多太多,是司无法回馈的。
我吸了吸鼻子,干脆闭上了眼睛,把蛋糕推给了姐姐大人。
“司、司不吃了,姐姐大人您吃吧……”
然后便侧过头去,闭着眼睛不再去看她。
我害怕回头会对上姐姐大人厌恶的目光。
姐姐大人,您一定会讨厌如此小孩子气的司吧?
但是,对于司来说,您真的是……

出乎我意料的,姐姐大人慌张的声音响起。
“哇啊啊!等等啊司!是姐姐错了!对不起!”
我回头,看到姐姐大人双手合十朝我低下了头。
“姐姐大人为什么要道歉?”
我忽然不明白了。
姐姐大人,您不应该……是厌恶着我的吗?
“呃……其实,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抱歉,就是忽然想捉弄一下你……司并没有胖哦!蛋糕我也不会和你抢的!”
我顿时沉默。
姐姐大人像是在等待我的原谅一般,一直低着头。
姐姐大人啊,您果然,还是那么宠司呢。
司又有什么借口,可以讨厌您呢?
“姐姐大人,司没有生气。”
我感觉到我的声音在颤抖。因此,姐姐大人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带着一点担心。
姐姐大人,您对司到底是怎样的看法呢?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姐姐大人。”
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是,至少让我知道吧。
只要,这一个问题,就好了。
“您愿意和司开玩笑,可以认为您是愿意亲近司的吗?”
姐姐大人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疑惑。但她很快就再度点了点头。
她认真地,平静地说:“司是,我的弟弟呀。哪有不可以亲近的道理?”
啊啊。
糟糕了啊。
我努力地想要控制住自己早已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可我还是很狼狈地让它落下了。
泪水从脸颊上滑落,有点热热的。
我真是,差劲啊……
“谢谢您,姐姐大人。”
“司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看啊,姐姐大人还是那么温柔。
她一直,都没有变过啊。
所以呢,司更要保护好姐姐大人。绝对不可以让姐姐大人死去。
要死掉的,只要司一个人就好啦。



【题外话】

这期的司糖就是个BAKA !!!!QAQ

评论
热度 ( 8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