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主司】赤色缘理 12

本篇目前是日常向,亲情&友情向,无CP

目录在这里:《赤色缘理》目录

以下是注意事项:

★搁置了很久开始重新更新,第一卷补完计划x

★主要是司的场合(大概)纯属是个人觉得司糖比较好欺负

★女主捏造,可理解为原作杏的角色替换掉了。至于弟弟君会不会出场有待考虑。全剧情捏造,也有部分原作成分。

★会GET到玻璃渣,请务必小心食用。

★结局肯定是HE的所以请放心

★司糖英语单词夹杂太多了,我英语再好也猝不及防。要是发现他英语不见了,很可能是被我吃了。

·私设如山,OOC是我的锅

欢迎搜索tag《赤色缘理》

公告:目前主要在晋江更新,这里的更新大概会慢上一两个星期。有兴趣可以去晋江看看:《赤色缘理》全文



《赤色缘理》 12

【真希望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这些照片,全部都是……?
一联想到这是犯人的所作所为,我就浑身发抖。
那个人想要——司死?
我根本无法想象,居然会有人恨他恨到这个地步。
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该做什么。
「要是有动静的话,马上给我打电话。」
龙哥的话在脑海中闪现,我用颤抖的手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

“是吗,我知道了。”
和龙哥通话并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几乎不到三分钟,他就了解了事情。
“我一会儿就过来,在这之前,就麻烦小由把照片收好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意外地冷静,似乎是被他感染了,我也冷静了下来。尽管龙哥现在并不在这里,我还是习惯性地点点头:“嗯。”
“还有,好好休息,别太担心了。”
电话挂断之前,他忽然这么说。
心头一暖,我不禁有些动容。但还是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哭的心情,抬手擦了擦略有些湿润的眼眶,狠狠地“嗯”了一声。

「死亡」。
这个词对我来说,相当遥远。
但,也相当近。
因为,那两个人……是在我面前,死去了。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场大火。它使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

我把被我弄散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收好,连同那张扎眼的血色卡片一同重新放回信封里,然后颓废地躺在了床上。
为什么会有人,这么仇恨司呢?
我用尽脑筋去思考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可惜我并没有想起有这样的人存在。
日常中不太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存在……那么,是在社交场合中的吗?
不,也不太可能。
十岁以前的社交场合基本都是我被父亲带去的,直到这些年才带上司。司十岁的时候已经足够独立,而且也不惹麻烦,我并不觉得这样还会惹人起杀心。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有人会,如此怨恨他呢?
我想不透。
也……不太想去思考了。

我在床上躺了一刻钟左右,放在枕边的手机响起。我睡得有点迷糊,抓了几次才抓到手机,接通之后才想起应该是龙哥。
“小由,我现在在你家大门口。”龙哥那边的声音有点嘈杂,他听上去很是无奈,“稍微遇到了点问题……”
“有什么问题吗?”我疑惑。
“你们家的门卫大叔不让我进去。吵着要签名。”
“……那就签啊。”

发生了这么一段小插曲,倒是让我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龙哥在电话里说会带个人过来,因为不熟悉建筑,他们希望我能在楼下能够做个迎接。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并到正门等待。
不多时,就看到了从花园里走来的龙哥和松田前辈。
“打扰了。”
和龙哥很日常地打了个招呼,松田前辈倒是更加拘谨,让我也不由拘谨了起来,赶紧返还礼节。
“不会。请松田前辈更加放松一点吧,论辈份上来讲您应该是更大一点吧。”
「Asterisk」的各位最小的也是三年级生,我虽然身为这个家的人,但要是让前辈这么客气的话,总觉得违和感还是挺重的。
“噗。”龙哥忽然笑了起来,弄得我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啊,小由?”他丝毫不客气地伸手在松田前辈的脑袋上揉了揉,眼里蕴含着笑意,“铭见是和你同年的啊。”
我吃了一惊:“诶?不是三年级生吗?”
“他跳级的。”
松田前辈微笑着点了点头:“而且,我说不定会比你还小一点呢。”
“嗯……”我一时间有点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只能试探性地问,“失礼了。请问您的生日是?”
“3月7日。”
“啊……和我一天生日呢。”
这会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心情了。
「Asterisk」的部分成员因为身世特殊,所以并没有公布他们的生日和部分隐私信息,松田前辈的生日我不知道也是正常情况。如果龙哥没有说出这点的话我倒还能平常心对待,但这会儿知道这条相当有爆炸性的信息之后,我就真的没法正常了。
突然被告诉自己和喜欢的偶像同年还同一天生日什么的,真的……
我要爆炸。
“小由醒醒,现在不是追星的时候。”
龙哥晃了晃我,把我从爆炸边缘拉了回来。
“不龙哥你不要一脸淡定地把我拉回来,真的不想想到底是谁让我进入这个状态的吗?”

玩笑归玩笑,正事还是要继续谈的。
毕竟,那是关乎性命的事情。

“司君还好吗?”
松田前辈……啊,现在的话,应该直接叫名字会更好点?
“嗯,我下楼前去看过了。”我点点头,回答道,“现在还在睡。松……铭见可以不用担心。”
啊,果然还是不太习惯啊。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尴尬,铭见温柔地笑笑,很是理解:“缘小姐也不要太紧张啦……我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请用平常心对待我吧。”
哇呜,真的是个相当谦虚的人呢。
我呆呆地点了点头,并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龙哥看着我们的对话,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大家族之间的对话气氛都能够具现化了啊……”
“大哥,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
铭见无奈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吐槽。但他还是转回了身决定找我谈,“缘小姐,能带我们去看看那些照片吗?”
“嗯。跟我来吧。”
我带着他们到了我的房间。因为本身就比较简出简入,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很大方自然地把他们邀请进去。
“是这个。”
信封就被放在矮桌上,三个人围着矮桌坐下,我把信封推了过去。
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又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一样,看着我。
我略显艰难地点了点头。
那些照片,再度被拿了出来。
卡片是最后才塞进去的,所以躺在了最上面。我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抹扎眼的红色,整个人都忍不住抖了抖。
“小由,没事吗?”龙哥看我这样,很是担心,“如果不舒服的话就不要看了。”
“我没事。”我尝试着做了几次深呼吸,努力睁开眼睛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紧张难受,将视线重新定到那些照片上去,“请让我,也参与进来。”
我不想这么懦弱,不想做一个懦夫。
如果我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今后连后悔的权利都没有。
龙哥和铭见相视而笑。
随后便进入了严肃的征询环节中。

“太过分了。”
在确认完所有的照片都不是熟人所为后,铭见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与其说是恶性恶作剧,倒不如说是满怀杀意的杀人预告。”
这样的观后感让我的心凉了半截。
“辛苦了,铭见。”龙哥像是习惯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由也是,谢谢你帮助我们调查。”
“不,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我摇头,将照片一张一张地收好,“反而觉得,让你们来调查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很对不起你们——抱歉,让你们看到了这样不好的东西。”
铭见还是和原来那样,非常温柔地笑着:“请别这么说。要是能够帮到缘小姐的话,我感觉很荣幸。”
不知为什么,感觉心里暖暖的。
龙哥会帮我,纯粹是因为我们互相认识。但我和铭见仅仅只是见过几面,他却愿意这么帮助我,让我很感动。
“谢谢你们。”
“现在道谢还太早了点吧,小由。”龙哥微笑,“等事件结束后再道谢,也不迟哦?”
“嗯。”
龙哥站起身,把那包照片放进了随身带的公文包里。铭见也一同站了起来,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照片我先带回组里做个指纹检验,回去的时候我会顺便通知一下天祥院他们。小由,你们自己也要小心。”
“嗯,我知道了。”

*

第二天进入教室的时候,昴流他们都围成一圈,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大概是因为我开门的声音太响,他们都抬起头来看向了我。
“啊,缘!早上好!”
“嗯,早上好。”
第一个发现我的是昴流。说话间他正准备朝我扑过来,被北斗一把扯住了帽子,导致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呜呜,小北,好疼啊……”
“不要一下子扑过去,你是狗吗?”
哇呜,出现了。北斗的无自觉吐槽。
“抱歉,明星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真绪相当苦恼地看了他一眼,待我走近,他立刻追问,“缘,你还好吗?”
“还好,大概。”我简短地回答了他。回头再去看一眼,这才发现除了A班的人以外,Knights剩下的三人全部到场。
我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毕竟司是Knights的一员,即使平时他们再怎么喜欢欺负他,这种关键时刻还是会出手帮助的。
“事情我们都听说了。”濑名前辈一脸严肃,“本来以为天祥院那家伙在胡说八道,但是御上老师又用LINE通知了一次,才算是放心了。”虽然极力地在维持住平时高冷的形象,但细看就可察觉的那淡淡的黑眼圈已经充分证明了他昨晚并没有安心。
“ゆ~ちん,没事吧?”凛月也少有的不是那副昏昏欲睡的状态,至少比以往要有点精神。看来这件事也让他提起了劲,“小~英和老师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都被吓醒了,完全没有好好睡觉啊。”说着,他准备往我身上挂,被真绪一把拉走,送到了一边的座位上。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我朝真绪点点头算是道谢,然后看向其他人。
“说实话,我现在很不安。”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会发生最坏的事情也说不定。我害怕自己做不到……我怕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好好地保护司……”
我下意识地抓住了裙子。
我真的怕,万一哪一天他失踪了,我该怎么办。
“笨~蛋。”
濑名前辈的声音传来。他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但,比起往常,这之中似乎更掺杂了几丝温柔在里面,“一个人?你不要想太多啊。知道天祥院那混蛋告诉了多少人吗?——是全体哦,除了你那个蠢弟弟之外。”
“是啊,小缘。”
岚从后面轻轻抱住了我,抬头对上那双紫色的眸子,可以感受到他那温柔的目光,,“小司司可是我们「Knights」的末子呀~再说了,小缘是姐姐最好的妹妹,不管怎么样,姐姐我是第一个站在你这边的哦~”
“没错!”真也附和道,“缘毕竟也帮了我们很多,现在是我们返还恩情的时候了!”
昴流灵活地从地上爬起来,笑得灿烂:“对对!缘可是我们的好朋友!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
就连北斗也朝我伸出了手:“请相信我们吧,缘。”
“有什么帮忙的尽管说吧,我会尽力的。”
“缘阁下!有什么事情请不要客气,我会尽全力协助您!”
就连和我不是特别熟悉的乙狩阿多尼斯和神崎飒马都做好了帮我的准备。
我又有……什么权利拒绝他们呢?
感觉眼眶有些热,我不动声色地吸了吸鼻子,尽全力挤出一个笑容。
“谢谢你们。”

英智和龙哥的措施确实很到位,巧妙地瞒住了司,又顺带动员起了全校。
于是我最近被敬人前辈找去喝茶的次数也在无意识地多了起来。虽然这些并不是因为犯错而被抓去的,但我还是不怎么喜欢。(因为敬人前辈实在太话唠。)
学校里的监视任务(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我想不出其他的词汇可以表示这样的情况)就暂时交给了1-B的各位,偶尔上联合课,就交给组合或者在班的老师和同学们。中午一般是我和咲会跟他一起吃午餐,所以基本不用担心。放学时期更加不用说,就算我不在,黑崎先生也会照常接送他,偶尔会由姬宫家的司机代劳,基本不给外人可乘之机。
——这本该,是没有漏洞的。

安稳的日子持续了不到一个星期,被一通电话打破。
“大小姐,少爷不见了。”

即使做得再到位,犯人还是,通过了无形的漏洞。

「DDD」过去四周。
开学两个月。
6月初旬。
朱樱司——失踪了。

评论
热度 ( 2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