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咸鱼期,来自晋江的咸鱼写手。ID名一致请放心搜索
日常开坑不填,想看更新请催我。

头像来自仓小太太的抽奖绘w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目前企划【乱舞学园】

纯原创和同人只要设定喜欢都吃。刀剑目前厨物吉(。)

谨慎关注,掉粉会伤心。

画画技能应该已经报废了。

【MHA同人/晋江连载】《未夏》Chapter 4 英雄基础学!

★晋江连载产物,最后一章存稿x
★后期更新不定期掉落
★原创女主,有私设
★ooc有,私设多如山x
以上接受者,请看。

《未夏》Chapter 4 英雄基础学!

经历了紧张的开学测试之后,终于进入了正式的校园生活。
上午是英语、数学等必修科目。
“那么,下列英文中,哪一项是错误的?”
布雷森特·麦克老师在讲台前激动地讲着,只可惜台下一片宁静。
未夏撑着脸,无聊地转着笔。
“噢啦Everybody!Hands up!拿出你们的热情!——”
盯~
所有人都露出了“好普通”的表情。
未夏看了看周边,为麦克老师叹了口气。
不,热情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中午的话,能够以低价享受到来自料理英雄「LunchRush」亲手制作的料理。
未夏捞了一口布丁。
——这里是天堂!!!

然后,到了下午。
终于迎来了——英雄基础学!
算了算时间,看差不多要上课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门口。
果不其然,那个高大的身影,如约而至。
“我——很普通地从门口进来了!”
这画风差异太大了点吧!
而且!
“没有人会一边这么说着进门的吧!这样进来就已经很不普通了好吗!”
身为吐槽役的未夏,一个没忍住吐槽了。
“虽然没有料到这一出,但总觉得风见大佬确实没有说错……”切岛回头看了看未夏,发出了感叹。
“哈哈哈,风见少女,nice吐槽!”欧鲁麦特倒是没感觉什么不对,反而大笑着给她竖起了大拇指。
未夏扶额:“居然还认同别人的吐槽什么的……”
“那么,事不宜迟!”欧鲁麦特走上讲台,掏出了一块牌子,“英雄基础学的分数是最多的,也是最好赚的!”
“那么今天的课题是——对战训练!”
“——对战?”
在大家的疑惑声中,一直隐藏在墙壁里的收纳柜被推了出来。
“好了少年少女们,拿起你们的战斗服,去训练场吧!”

未夏迅速换好了战斗服,并且习惯性地站到了轰焦冻的身边。
不出一分钟就得到了大量的关注。
“哇!风见同学的战斗服好可爱!”
“诶嘿嘿,毕竟是我亲自设计的”
和丽日的对话过后,和轰焦冻耿直得不相上下的切岛看了看她,然后说:“不过,你的战斗服是不是有点太简洁了?”
“诶?有吗?”
其实切岛说的还算正确。
未夏的战斗服是有点类似于衬衫校裙这样的搭配。纯白色短袖衬衫,外面套了一件下摆稍长的淡紫色小外套,下身是黑色的短裙,淡紫偏粉色的高筒袜,再加上一双低跟的短靴。如果认真看的话,可以发现他的腰间还系着一条皮带,在背后有两个小牛津包挂在上面,其中一个装了野外战斗必备的管装水、营养剂等东西。另外一个则放一些急救用品。
这身衣服是她按照之前所看过的动漫来设计的。战斗系的她不是很懂,只是求方便快捷。但出于对各种异能的考虑,在服装开发方面她特意要求制作方用了防火、防水、防子弹的材料。冰倒是不怕,她自己能很快脱身,反正只要斩掉就好了。
如果再高级点,大概能和隔壁《刺客○条》的角色媲美。再加上一件连帽斗篷就完美了。
正说话间,绿谷出久到达。
未夏看着那一套异常熟悉的战斗服,整个人“emmmmm”刷屏。
到底要不要吐槽呢……
瞥了眼另一边的欧鲁麦特……他本人已经笑出来了啊!

这次的模拟实战和漫画没差,都是由欧鲁麦特进行抽签之后决定的。
但,有一件事让未夏很在意。
“为什么我的对手是你啊焦冻!”
未夏欲哭无泪。
轰焦冻一如既往地不在状态,瘫着脸给了她一个疑惑的表情。
欧鲁麦特你一定是故意的……

*

观看了绿谷和爆豪的战斗之后,虽然早已在心里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但未夏还是被他们狠狠地震惊了一把。
果然是,两个强手的对决啊。
再度回忆了一下漫画剧情,未夏觉得以后还是先和绿谷打好关系为妙。
毕竟人家是主角啊,带着光环,总比没有光环的要强嘛。

在欧鲁麦特的指导下走进了实战大楼,未夏被这个场地的良心再度震惊了一把。
雄英,果然不缺钱啊QAQ
哪像她,穷到吃土为生,有时候还得不要脸地跑到自家幼驯染家里去蹭饭QAQ
感叹完差距之后,跟着同组的尾白一起到了摆着核弹的房间里。本该和尾白同组的叶隐透不知道被调到哪一组去了,反正她没有认真听。
核弹是假的。并非真实的核弹。
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未夏还是不由给这个仿真度点了个赞。
“尾白,我觉得我们应该商量一下。”
搬来了房间里的箱子,未夏对着尾白忽然说出了这句话。

就如同漫画发展的一样。未夏通过她故意散发在空气中的细小血珠感知到障子已经走出了建筑物,而轰焦冻的手已经覆上这个建筑物,马上要到达这一层了。
“来了!”
冰面迅速蔓延到这一层的地面上,从门口毫不留情地突击。
“跳!”
看准冰袭来的时机,两个人落到了刚刚结好的冰面上。
「我熟悉焦冻的能力,那孩子的冰能力很强,但是,在结果一次的冰面上,不会出现二次结冰。我们只要抓紧这一刻就会方便很多。」
两个人对视一眼,迅速一动到门口,紧贴着墙壁。手上拿着一个盾牌——那是未夏在刚开始的时候制作的。
「按照焦冻的性格,绝对会一个人上来。所以我们要做好埋伏。」
“咔擦。”
冰层碎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两个更加确定了。
轰焦冻,是一个人。
未夏朝尾白打了个手势,后者立刻心领会神的点点头。
未夏侧身冲了出去。

轰焦冻慢慢地走着,冷不防背忽然冲出来的未夏吓了一跳。
她居然还能动?!
少年异色的猫瞳微微一睁,俯身躲过了来自自家幼驯染的横劈。
“还真下得去手呢。”
轰焦冻呼出一口冷气,冷冷的说道。
未夏张狂一笑,给出的答案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那当然,因为我现在是「坏人」啊。”
他的嘴角也微微扬起了几分。
怎么会惊讶呢。眼前的这个少女,就是这样的性格啊。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们,是最熟悉对方的存在啊。

轰焦冻立刻伸出右手爆发出一块寒冰,未夏却更早一步料到了他的行动,赶紧往后一跳,与他拉开了距离。
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旁边跑了。
“什么?”
这出乎预料发举动让轰焦冻不由惊讶出声。但想到有可能是未夏的计谋,指不定能够顺水推舟找出核弹的位置,他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尾白君,拜托了。”
悄悄地用通讯器联络了尾白,未夏一个转身,溜回了原来的房间。

她躲避了?!
今天同时发生了两次让轰焦冻惊讶的事情,使得他不得不对自己的幼驯染重新定义一下。
但轰焦冻的脑子转得很快。风见未夏极少会回避敌人,如果没有猜错,那么前面一定有埋伏!
他悄悄地放慢了追赶的速度。
达成任务的条件有两种:一是触摸到核弹,二是抓到对方的两名成员。
风见未夏的表现很明显就是在回避他,而她也把她自己逼进了一个没有退路的房间。尾白很容易对付,现在只要一门心思地对付未夏就好了。
他正这么想着,停在了房间门口。
未夏正面对着他,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而她的身后,正是他需要找的核弹。只是,这枚核弹上裹了几道血流,成绳索状,将核弹缠绕了几圈。
“你居然会躲我,真少见。”
面对幼驯染,轰有发现自己容易话多的自知之明。
“躲?”哪知未夏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焦冻你想多了,我没躲你。”
嗯?
轰焦冻微微一愣,紧接着,就从身后响起了非常猛烈的冰层破碎声。
他回头,尾白正举着一块盾牌朝着他冲了过来。
他下意识地抬手发动冰攻击,却没料那盾牌忽然变成一把血刃,站斩碎了他的冰层。
“尾白君!”
突破冰层的尾白迅速低下身子,把轰焦冻给撞了出去。
“……唔!”
腹部受到一击,轰焦冻忍痛稳住身子,瞥了眼旁边的未夏。
这是知道他不擅长近战,所以安排了尾白吗?
但是,这么一撞,也使他离核弹很近了!
一对二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更何况对方阵营还有个熟悉自己的未夏存在。轰焦冻立刻换了一种方式,转向核弹飞奔而去。
“遭了!”
两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立刻朝着核弹赶去。可惜为时已晚,轰焦冻已经先行一步抵达了核弹。
“抱歉了。”
少年低沉的嗓音传入耳中,未夏却不再紧张,反而停下了脚步,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轰焦冻的手在快要触碰到核弹的时候,被一摊血给阻止了。
“?!”
他下意识地缩手,却已经晚了。原本缠绕在核弹上的血液,此刻不再是那副平静发样子,顺着他的手指一路攀岩肩膀,将他的身子包裹住。
他想要发动个性将这摊血弄开,却在还没实施的时候被扑来的未夏给按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她好,至少在扑倒他的时候用手垫了下他的后脑勺。
“焦冻,老师不是说过「被胶带缠住的人不可以在继续攻击」了吗?”
未夏的笑脸出现在眼前,说出的话更是让他猛地一愣。往下一看,原本缠着自己的血液此刻已经褪去,留下的是白色的指定胶带。
“……”
轰焦冻顿时觉得自己应该对幼驯染重新定义一下了。
从小到大输了好几次,就这一次,输得最出乎意料。
他的嘴角勾起一股不太能注意到的弧度,神情却柔下了几分。
“……败给你了。”
“嗯嗯,辛苦了。”
未夏扶他坐起来,还不忘往对方脑袋上揉一把。
摸够了,未夏站起来,跳上了窗台。
“那么,麻烦尾白君帮我看好焦冻啦。”
她笑着,将自己的身子大半个露出了窗台。
“我去去就回。”
说话间,少女整个人就从窗子飞跃而下。
如果打过游戏的话,应该能看得出那是来自某刺客的特定动作「信仰之跃」。
然后,未夏一棍子敲晕了站在楼下的障子。
莫名被敲晕的障子:QAQ

这一轮以I组的胜利,落幕。
留守的人都看得非常兴奋,未夏一出来就扯着她问东问西,弄得她很不好意思。直到欧鲁迈特闷哼一声,噪音才止住。
“风见少女,尾白少年,你们都团队合作做得很好。”
一上来,欧鲁迈特就毫不掩饰地夸奖了一番。
“在熟悉敌人的情况下用最快的方式将其击倒,说实话,大大地超乎了我的想象。”
“没错没错!”芦户三奈激动地说,“我们都以为你要单挑轰君呢!”
“啊哈哈,并没有这个打算呢。”未夏摸头笑笑,“毕竟已经和为白君说好了,我要是临时起意会自乱阵脚,场面会很尴尬。”
“非常明智的判断力!”欧鲁迈特秒回,“在不清楚敌人的人数之前,按照计划行事更容易取胜。尾白少年的配合也十分出色。”
“谢谢夸奖。”两个人朝欧鲁迈特道过谢之后,就轮到了轰焦冻。
“轰少年,你的实力应该是属于非常强劲的那一派,只可惜没有选择团队合作。一意孤行使你失去了反转的好机会。”
“嗯。对不起。”
轰焦冻老老实实地道歉了。
未夏想了想,补刀:“确实,如果障子同学要是在场拖住了尾白君的话,我的计划可行度就降低了。毕竟我是在焦冻一个人过来的前提下策划的嘛。”
她笑笑,看见自家幼驯染的脸色不太好,很义气地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轻轻搂住他的肩膀,尽管两个人差了半个脑袋,这样的动作难免看上去有些傻里傻气的,“不过,要是换成我的话,是绝对不会发生交流障碍的。”
“……你为什么要说得那么肯定啊风见大佬。”上鸣忍不住吐槽道。
“因为我们熟呀。”
“……”
说的好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

而且,他最黏我。
未夏默默地在心里加了一句。

评论
热度 ( 11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