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原创/晋江同步连载】《未夏》

这一篇在晋江上同步连载,掉落时间不定
♞作者懒,坑多。而且最近学习比较繁重,所以更新真的不多QAQ
♞超级喜欢轰总,虽然不能说他占了我的整个世界,但是他在我心中就是一个小太阳♡很少能见到这样的男孩子了www所以希望未夏能好好保护他w
♞有一定程度的苏,ooc
♞喜欢本篇的话请点小心心w如果有评论更好啦(比心)

Chapter 1 风见未夏与轰焦冻

你们好,我是风见未夏。
性别女,身高163,年龄15。今年刚刚初三毕业,目前正在新学校的保送应试道路上。

“我当初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答应跟你来应试的对吧!”
有着一头橙色短发的少女一边自暴自弃地说着,一边躲过机器人的追击,往后一跳,移回那个拥有着红白双色头发的少年身边。
“……嗯。”
双色头发的少年小愣了片刻,最后很耿直地给了个“嗯。”
“……居然还真「嗯」了啊……”
被同伴伤了一次,少女感觉心灵受到了一千点伤害,扶额。深呼吸一口气,她解下缠在右手手上的绷带,抬起手。
血液从手心的细小创口中飞速流出,在她的手掌下方汇聚成一把血刃。
她紧紧地握住了那把刀,并与背后的少年靠在了一起。
“回去我要揍你一顿。到时候不要哭哦,焦冻?”
“嗯。”

忘记说了。
我的个性是……
「血液操纵」。

风见未夏,现役JK,或者换句话说,是正在通往JK的路上。
目前正在因为迷迷糊糊答应了幼驯染一起考试的自己懊悔中。
但是,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风见未夏——其实是个穿越者。

一句简单的话来评价这种情况,其实这个梗已经老掉牙了。
什么买回来一本书就穿越了啦,回家/出门路上出了意外死掉然后发现自己穿越了啦……之类的,在别人的作品里已经有无数梗了,而且相当喜闻乐见。
然而……
同时出现两个梗那就很尴尬了。

风见未夏,前·白领,23岁,单身族。就名字而言,现在和以前都是同一个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人长得平平,性格也不坏。要说为什么直到23岁还在单身的话,主要就是——这货工作起来没人拦得住——是个工作狂。
但她就没告诉过其他人,其实她是个资深漫迷。前段时间比较沉迷最近新出的动漫《我的英雄学院》,被成功圈粉,而且她本身也想过转职去动漫公司当声优,所以鼓起勇气辞了职,去应聘声优。后来,由于前去公司招聘的人数太多,需要过两天才出结果,她就一如既往地去了趟漫画书店,把最新一版的漫画买了回来。
然后……就这么悲惨地,连新书都还没看上一眼就被超速的汽车给撞死了。

“我就没见过还有谁有这种死法的,至少让我把书看完吧。”→来自风见未夏的吐槽。

认识到自己穿越了的时候,风见未夏是懵逼的。
哇呜以为自己已经翘尾巴了结果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越重生了是什么感觉?
反正她风见未夏是懵逼的。
……总觉得好不真实。
这是未夏的第一感觉。

这一世的名字还是叫风见未夏。
未夏觉得挺好的,也不用考虑到时候记不住自己本名的事情。反正在原来的世界里死也死了,自己又没有什么亲人朋友,在这个世界换种方式继续生存下去也挺有趣的。
于是接受了这个设定的未夏开始了新一轮的生活。

作为一个弱小的(伪)小女孩,老爹风见夏树是No.5的战斗型英雄「风暴」,母亲风见千鹤是No.6的救助型英雄「Rose」,未夏表示自己已经尽力地出演一个弱小的女孩子了。
双亲都是英雄的家庭,看上去好可怕。(瑟瑟发抖.jpg)
未夏本来以为自己会继承父母的其中一个,好继承家业。但四岁的时候能力测定下来,她更懵了。
「血液操纵」——一个跟父母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个性。
要不是DNA检验报告好好地摆在那里,她都要怀疑她当初是不是被抱错的了。
什么鬼说好的继承家业呢?嗯?
这个个性是个什么鬼啦听起来怎么有点血腥?
总觉得不会很好控制。
这是未夏当时考虑到的能吐槽的三条。
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不吐槽比较好。
所以最后昧着良心哭哭啼啼地埋进了自家爸妈的怀里一边说着“呜呜为什么我没有继承爸爸妈妈的个性呢,未夏想以后帮助爸爸妈妈”等balabala一大堆总而言之就是“其实我想继承能力振兴家业但是我没办法超级委屈”。然后成功收获女儿厨X2。
未夏当时就觉得自己很能干。
这演技也是没谁了。但对于一个四岁小孩来说,这点也就能够蒙一下这些超级宠孩子的家长们了。
真·计划通·未夏露出了毫无良心可言的胜利微笑。

未夏比同龄人掌握个性速度的要快得多,所以在四岁半过后就基本稳定了下来,杀了所有人个出其不意。
其实只是因为有着23+4岁的心理年龄,4岁的外表罢了。
伪·小萝莉·未夏表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有句话说得好,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就在快要五岁那年,未夏迎来了名义上的青梅竹马。
作为一个主角,没有一个小伙伴什么的怎么可以吗!幼驯染赛高!
前几秒还在如此感叹幼驯染大法是如何如何好的未夏,下一秒见了人眼睛都直了。
woc!
老天爷!其实我的心愿很小,只要有个小伙伴就够了!真的!不奢求!
我真的从来没有要求过找个主角组的人来做小伙伴哦?真的!!!
未夏的脑内开始弹幕刷屏。
她当然认得这个小家伙是谁。
红白各占一边的双发色——整个漫画里也就这么一位了——轰总是你吗!
看着对面那个腼腆地抓着父亲的衣角站在高大的男人身后、只露出半个小脑袋,紧张地朝这里看,在和她的视线碰上后又缩了回去的小孩子,未夏只能表示自己死而无憾了。
风见未夏,HP-1000点。
太可爱了啊!你怎么能这么可爱!!!
缩进去什么的真的好可爱啊!好想抱住蹭蹭啊!
啊,刚才脸红了!脸红了!哇呜脸红红的好可爱啊!
总而言之,未夏的脑内已经被“好可爱”三个字刷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字眼可以容纳。
也多亏自家老爸和安德瓦是初中时代的好朋友,不然这会儿想见到幼年轰焦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被风间夏树牵着手的未夏也没怎么听他们说话,全程盯着安德瓦身后的轰焦冻看,脑内“好可爱”刷屏。

两位大佬级别的人物互相虚寒一阵之后,安德瓦——也就是轰炎司首先问起了这次的会面。
“怎么忽然想到来找我了?你的工作也很忙吧?”
面对多年好友,轰炎司露出了少有的关心。
“工作倒不是很忙,只是未夏说想要找个朋友一起玩,我就想到你们家焦冻和小女同龄,就带她来看看。”
“是吗?”
轰炎司用打量的眼光看着她。
注意到轰炎司的目光,未夏及时收住了心思,松手,站正,然后微微鞠躬给出一个到位的礼节。
“炎司叔叔好,我是风见未夏,能力是「血液操纵」,请多指教。”
“你好,”轰炎司结束了试探,满意地点点头,继而把躲在他身后的轰焦冻拉了出来,“焦冻,你也不要傻愣着了,快打个招呼。”
被忽然指名的轰焦冻显然是还没有调节过来,愣着,然后拘谨地朝她点点头,“你好……我是轰焦冻。”
不不你那么可爱就算光站在那儿我也愿意啊!
内心已经爆屏的未夏明确表示这样看着就已经很知足了。
没有烫伤之前的脸,更加可爱了啊!虽然原作里面的设定也相当可爱啦!但是幼年期不常见啊!!
未夏现在就想往地上一趟,干脆打滚好了。
但是为了形象,忍住!
她悄悄地深呼吸一口气,扯了扯自家老爸夏树的衣摆,做出期待的表情:“爸爸,我可以跟焦冻一起玩吗?”
已经成功沦陷为女儿厨的风间夏树蹲下来就是在她额头上吧唧一口,然后无比宠溺地揉揉她的小脑袋:“当然可以啦,去和焦冻一起玩吧。”
哇呜爸爸你的背后在飘花欸。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家老爹会自带飘花背景,但未夏还是乖乖地去和轰焦冻打招呼了。
——尽管这事情从原来的角度来讲多少有些老牛吃嫩草。
但是,他那么可爱!机会又不多!不靠近哪里对得起自己呢!
于是,风见未夏很不要脸地凑到了轰焦冻的跟前,笑嘻嘻地朝他伸出自己的右手。
“焦冻,一起玩吧!”

后来两位家长不知从何时就谈定了孩子们的特训计划。
不知道是不是夏树老爹的原因,据说安德瓦在听到未夏是完全靠自己熟悉能力的情况之后,吓得眼睛都直了。然后当即就把她放进了安排里。
哇哦不愧是老爹,GOOD JOB!
未夏当时就直接朝她爹脸上吧唧一口亲下去,直接把自家爸爸哄得乐开了花。
这会儿就真说不清是谁哄谁了。
为自家老爹捏了把汗,未夏表示略微有点小心累。
但一切都值得!
毕竟可(焦)爱(冻)就是正(一)义(切)!!
可怜了夏树老爹,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自己的女儿已经成为了轰焦冻第一痴汉了。
嗯,可喜可贺……呢。

正式训练几次之后,安德瓦看他们都差不多了,就安排两个人做对打。
当时是第一次正式把能力用于打架,未夏过于紧张,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当场把轰焦冻给打哭了。
Σ( ° △°|||)︴呜啊啊啊啊啊啊我干了什么蠢事啊居然把小天使给打哭了!!!
未夏脑子顿时短路,也不管安德瓦了,慌慌张张地凑过去抱着他就是一场耗费口舌的安慰。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件事开始,轰焦冻比起自己的父亲,反而更喜欢粘着她。

多年后安德瓦表示,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自己身为父亲的地位就被动摇了。

风见未夏这人呢,欧气不怎么样,豆腐倒是被她吃到不少。
轰焦冻的脸被烫伤的消息传到她那边,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她想也没想就直接冲出家门去找轰焦冻了。反正两家人也离得不远,跑步几分钟就能到。

当她到达那里的时候,整个家里的气氛非常冷,像是被冰冻住似的。
她急忙抓住最大的大哥问轰焦冻在哪里,得到的是“不知道”的结果。最后还是同样身为女孩的轰冬美告诉她的。
关于他们母亲的事情她不想知道,反正这些套路都记住了,也没必要再温习一遍。只要知道轰焦冻人在哪里就好了,其他事情晚点说!

木质的地板因为她快速的奔跑被踩得咯吱咯吱响,她也没有多在意,直接冲上二楼,找到了轰焦冻的房间。
“焦冻……!”
打开房门,里面没有开灯,也没有拉开窗帘,整个房间非常暗,但她还是以极好的夜间视力找到了那个缩在墙角的瘦小身影。
所有的话都在一瞬间被咽下,她明白现在不管说什么都不会起到作用。
所以她只是移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圈住他。
“疼吗?”
良久才回答了一声“嗯。”
她抱着他,轻轻地抚摸着那一头柔顺的头发,不自觉地感觉自己的内心也有点酸涩。
果然,现场体验还是太刺激了。
“焦冻一点都不丑哦……我觉得你是全世界最好看的。”
未夏的嘴动着,一边安慰着他,自己却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后来,她说了什么呢……
未夏自己都忘记了。要记的事情太多,她真的不太记得说了些什么了。
只记得那一晚,两个孩子互相抱着,哭了很久。

然后,现在。
时间位于几个月前。

和轰焦冻相识也已经过了快十年了,从小学到中学都在一个学校,运气好的话还能分到一个班——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的两人,按照平常约定好的,在轰的房间里进行出路表的填写。
这几年轰焦冻也改变了不少,五年级之后她家爸妈就各种忙,中间未夏被带出国去进行其他方面的培养了。回国进入国中一年级之后未夏又被老师各种拉去参加活动,基本没什么时间找轰焦冻,直到二年级两个人被分到一个班之后,她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有着特别发色的少年。
“焦、焦冻?”
那个时候的少年,却也已经有所改变。不再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会哭哭啼啼的小家伙了。
时间真是把杀猪刀。我还想多看几眼那个软萌的轰总来着……
当初很后悔没有多拍几张照。未夏忽然对自己很失望。
然而坐在她旁边的少年根本没注意到这点。
“未夏想报那个学校?”
轰焦冻的提问把她拉回现实。
她随手拿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想了想也没什么能想到的:“我不清楚……暂时没什么目标。焦冻呢?”
“想报雄英。”
“诶!那个偏差值超级高的学校吗?”
“嗯。”
“真好啊……”
虽然知道这是迟早都要来的套路,但未夏还是感慨了起来,“焦冻已经有目标了,我还是一片空白……”
看了看自己的进路表,还是一片空白。
“未夏没有想要去的学校吗?”
轰焦冻拿起旁边放在旁边的学校指导书,翻看了起来,“连玲华学院都不想去吗?”
“嗯……感觉高中课程不是很难。”
风见·前优秀大学毕业生·咸鱼躺·未夏表示无所畏惧,其他学校感觉教学质量又一般般,不是很想上课。
“……”轰焦冻顿时就沉默了,“你的学习能力真可怕。”
“你这样顶着张冷脸说出这么过分的话,姐姐我很伤心哦?”
“是是。”

其实未夏不是没有想过要和轰焦冻一起进雄英。
课程倒不会难倒她,能力也差不多,但至于能不能成为“英雄”这个条件,总觉得自己还欠缺点什么。
她偏头看了看正在认真找学校资料的轰焦冻,仔细一看,他居然在帮她找符合条件的学校,顿时就觉得自己很丢脸。
居然让比自己小的孩子来担心自己的未来出路,风见未夏你是不是傻!这么多年的书都白念了吧!
狠狠地在脑内给自己扇了一巴掌,她甩甩脑袋,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抓过那张空白的表格,埋头写了起来。
“未夏?”
轰焦冻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理解她这突然的行为,直到未夏把自己的那张表格拎给他看。
“我跟你一起考雄英,就这么说定了!”
虽然不能保证成为英雄,但我能保证考笔试肯定能进!
毕竟,这孩子还是有点让她放心不下。

轰焦冻那边沉默了几秒,最后才发出了一个音节。
“……好。”

于是,现在。

“累~死~啦!”
考完试之后身心俱惫的未夏一到椅子上就拖长了音准备咸鱼趟,毫不客气地将头靠在了轰焦冻的肩膀上。
“嗯嗯,辛苦了。”
表情不再像以前那样的轰焦冻这会儿直接给了她一句棒读,倒是没伸手把她的脑袋移下来。
未夏深刻怀疑自己可能遇上了个假轰焦冻。
你还我那个软萌可调戏的轰焦冻QAQ
“焦冻,你变了。”
“嗯。”
QAQ妈妈这个人变了!一点也不可爱!!!
说好的一起走呢!!!
你骗我QAQ你还爱不爱我了!!!
虽然明白自己就是在不要脸的未夏,还是选择卖萌。
嗯,她是永远的15岁w
……好的她明白他变了。
现在只想对几分钟前还在卖萌装乖的自己say good bye。
“考试,怎么样?”
轰焦冻的话居然传入耳中,她顿时就明白是在说些什么了,当即就表示没问题。
“嗯,没事哦。这个成绩肯定稳进。再不成我大不了再去考一次就好了。”
“嗯。”
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她注意到轰焦冻的嘴角上扬了几分。于是起身拍拍他的背,笑嘻嘻的:“没事啦!焦冻的实力我最清楚,肯定能稳进的!”
“嗯。”
他点点头,算是答复。
未夏看着一脸正经却不注意地流露脸色的轰焦冻,顿时就觉得没考上也没关系了。
“噗。”
憋笑不成,这一声破音倒是把旁边的人拉回了神。
“怎么了吗?”
“……没什么……噗哈哈。”
她忍着笑说着,但最后还是没忍住。
一手揉了揉那手感极好的头发,她收回前言。

“焦冻你怎么这么可爱啊www”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