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综】月歌《アイル(偶像)》试阅·Chapter30 坦白→图力爆发产物

☆极度自我流,私设注意
☆姐弟设注意
☆有综漫,这篇比较少。ooc注意

 

Chapter 30 坦白
“葵?怎么了吗,葵?”
新叫了几声,电话那头的人才反应过来。
“抱歉,新。刚才说到哪里了?”
从那头重新传来了葵的声音,新这才放心下来,随口答道:“咲姐。”
“啊……对哦。”葵的语气低沉了下来,“姐姐她……”
“要不要我帮你去问问?”
“诶?”
新忽然的提议让葵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良久,那边才传来葵有些犹豫的话语:“……怎么问?”
“她刚才打电话给我说要接一下她,”新毫不犹豫地出卖了某位少女,“我顺路去问问她,看看能不能找到答案。”
“啊哈哈……不一定能问到吧。”葵苦笑。
哪知新信心十足地回答:“不,百分之百能问到。”
“诶?”那边的葵明显僵住了。
“所以呢……葵可要乖乖地不要说话哦?”
另外一边,远在Prism Stone里等待某只黑毛的浅金发少女忽然间打了个喷嚏。


“咲,新来接你了。”
坐在前台的崎藤涉在看到新来到门口的时候就立刻去了休息室,动作之突然,吓得影片美伽一僵,整个人的背都挺直了不少。
“谢谢,阿涉。”咲道了声谢,正准备起来,就感到脚腕传来一阵清晰的痛楚,只好朝涉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抱歉。”
“我知道了,你不用道歉。”
少年向她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一蓝一绿的异色眸中露出的温柔一下子就抚平了她内心的惭愧。他伸手扶她起来,架着她慢慢走了休息室。
另外一边,当影片美伽看清来者是新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啊,原来是卯月君啊……”
“不然你以为是谁?”
新的表情依旧面瘫,让美伽以为他是生气了,于是急急忙忙地解释:“不、不是这个意思……呜……因为阿涉忽然间跑掉了,我以为是其他的陌生人……”
鸦青色头发的少年慌慌张张地解释着,但是新丝毫不动的表情让他越发感觉危险,越是解释着,就感觉越紧张。新“哦。”了一声,让美伽吓得差一点就要哭了。
“好了啦,新,你不要再逗美伽了。”
咲的笑声从右边的门口传来,新一边回答着“我没有逗他啊……”一边转过头去,正想抱怨这种天气为什么要叫他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咲的现状。他明显呆愣了两秒,然后呆呆地把原先的话咽了回去:“咲姐,你做了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咲姐……”
美伽眼泪汪汪地朝咲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被过来的咲摸了摸脑袋:“不哭不哭,他逗你玩呢。”
哄了一把美伽之后,咲心虚地别过头去,不敢看新:“工作的时候失足……”
“唉,”新长长地叹了口气,脸色看上去有些沉重,“什么程度?”
“伤经动骨一百天——瞬之前来检查过了,”涉看着咲不打算说出来,非常自然地卖了队友,“情况算好的,只是轻微扭伤,半个月就可以继续活动了。”
“知道了。谢谢。”听到这个报告,新的表情总算是缓和了一点,变回了最开始的面瘫,“咲姐,要是有个三个月的休息期,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葵了。”
“等等大哥我错了——”咲立刻投降,脸上写满了紧张,“他会疯的!到时候你可吃不到我做的东西了哦?损失很大的哦?”
“哇,居然威胁我吗?”新露出一个可以称得上是邪魅的笑容,思考了一会儿,他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好吧。毕竟我的胃比较重要。”
“新,说出了非常残酷的话呢。”涉苦笑,把咲转交给了葵,“接好,这家伙可重了。”说着还揉了揉肩膀,作出很累的样子。
“涉,很失礼好吗!”咲炸毛,“我才不重!”
“好好你不重。”新敷衍地回答着,转身蹲了下来,“上来吧。”
“诶?”咲愣了一下,看新相当认真,就慢慢靠了上去,“那……失礼了。”
新的肩膀还算宽厚,至少比想象中的来得结实。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比葵高出一点的原因,这会儿一趴上去,意外地安稳。
“小心点,我起来了。”
黑发的少年面无表情地说着,脚上一用力,便背着她站了起来。
“那咲就交给你了。”墨色头发的少年像是甩开什么大包袱一样非常轻松地说出这句话,被咲嫌弃地做了个鬼脸:“给我等着,下次不揍死你!”
“哇呜,这就很可怕了。”涉笑笑,丝毫不觉得危险,“新,好好抓着可别掉了。”
“知道了。”新点点头。
“咲姐再见~”美伽非常乖巧地道别,一瞬间让咲觉得他才是最正常的一个。
“嗯,再见。你们两个好好看店啊。”她朝他们挥了挥手,仍由新背着她离开。
“知道啦~”
两个异色瞳少年相视一笑,挥手送别。


“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扭伤的?”
新一边前面,丝毫没有转过头去的意思。
“啊哈哈……”咲心虚地别开了视线。尽管这个少年并没有想要看她的意思,“下个月不是有Prism Show嘛……有新曲发售,所以我练习……”
新马上就知道她是怎么受伤的了。
黑发少年总觉得有点恨铁不成钢,长长地叹了口气。
“在冰场摔跤知道后果多严重吗?”他的语气依旧平淡,咲却在其中听出了几分责备,“今天运气好,下次呢?”
“呜……”她顿然失语。这话太有威严,没法反驳,抬头,然后又缩头,“我错了。”
求你不要告诉葵……
回忆了一下自家弟弟朝自己发怒还是因为几年前工作太猛不好好休息的时候,咲就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哦对,还有点胃疼。
新听出了她的话外意,很默契地没有继续照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啊,对了。不要走人多的道。”
咲忽然又说。
新现在是偶像,可不是以前那个普通邻家的竹马。这会儿要是被路上的迷妹们发现了,那误会可得从“啊这对情侣好恩爱!”上升到“卧槽新总有女朋友了?那女的谁?!”这样的爆炸性新闻中去了。
她还不想现在就被翻出老底。
然而背着她的少年忽然一愣,硬生生地停住了脚步。
“啊,我不认识路。”
“……要你何用。”
咲气不打一处来,随手就摘下自己早上戴的棒球帽扣到了他脑袋上。



葵还呆在家里。
他今天其实并没有出门,一是最近心情不太好,工作不是很顺心,被黑组的同伴们劝着回家先休息几天,因此准备收录的节目之类的都推后了。二是本来打算带着小雪到附近去逛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最近找到了同类,下午愣是没看见它的影子。没有了猫咪的陪伴,他也不怎么想动了,干脆就赖在了家里。
但习惯了偶像的繁忙日程,这么一闲下来反倒有点不习惯了。实在是闲着无聊,想起新今天的日程应该结束了,就随手拨过去了电话。


他将手机放在脚边,点开了扩音器,自己则坐在走廊上,蜷成一团。
电话那头传来两人的交谈声,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只剩下周围的汽车和自行车等的经过声,葵由此判断他们应该还在闹市区。
虽然新十分钟左右前还告诉自己会替他问问咲,但这会儿没了声,就不由有些着急。
他真的很急——姐姐两年前忽然隐退,不支持自己成为偶像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她对自己……说着会“做好”的自己……是不是很失望呢?
他这么想着,悄悄将自己埋进臂弯,静静地等待着宣判。
终于,从另一头传来了声音。


“咲姐,有件事想问问你。”
新的突然发话,让背上的女孩子愣了一下:“嗯?什么事?”
“咲姐一开始不是很不支持葵成为偶像吗?”
新微微回头,对上了咲的眼睛,“为什么后来又同意了?”
“嗯……”
她发出了一个音节,随后,浅笑。
“虽然还有些事情是不能说的,但是最基本的,我想至少也应该得告诉你才行。”
新感觉到背后的少女靠了过来,头侧着,大概不是很想回忆。
“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吗?”
他回想了一下,然后淡淡出口:“是「游戏内拒绝不了,那退出就行了」这句?”
“对。”
她顿了顿,像是在想措辞。很快,又重新接上了话。
“月城先生来找我的时候,我知道他是「无害」的,但是,他所工作的月野艺务所是不是同样「无害」,我不清楚。”
“所以你下了赌注。”
“没错。”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是「无害」,那么进去了也无妨。但是,如果是黑心事务所,那必须得跨过我的尸体。”
“说的跟真的一样,”新吐槽,“毕竟你也就这么一个宝贝弟弟。”
咲差点没跳起来:“哇哦,我宠他你还吃起醋来了?”


葵听着电话那头的嬉笑声,微微扬起了嘴角。
智能手机捕捉声音非常敏感,要是这时候露馅,后期可不只是被训一顿那么简单。葵因此只好憋住了自己想笑的心。
“咲姐,你是怎么看待葵的——我是说成为偶像这件事上。”
新突然的发话让他愣住了。
这个新,说好了会帮他问,怎么现在听起来反倒感觉被他卖了?
但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出声去阻止。
因为,自己期盼的答案就在眼前。


“葵?”忽然就扯到了葵身上,咲想了想,脑子一转就觉得里头有心机,“说,是不是你替他问的?”说着还准备展示一下跟始学的铁爪功。
新抖了抖身子,振得咲有点慌。他悄悄地转过头去,表情无辜:“别打我。”
“……”葵一定很后悔跟你做了队友。


事实上,葵也是这么想的。
他居然真的把自己卖了啊!
依照咲的个性,接下来不说也有可能了。
葵失落地轻叹一口气。这么偷听也不好,还是关掉吧。
他正准备伸手去按下挂断键,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咲的声音,让他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最后收回了手。


“葵的话……其实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确实不希望他成为偶像。可以说,是私心吧。”
咲的语气平静,丝毫没有因为新的发问而感到慌乱。
“我承认新的评价,毕竟我也就这么一个宝贝弟弟——我不希望葵和我有同样的经历。”
“演艺圈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会受到很多人的关注,一旦登上舞台,不管是做得好还是不好,都会成为一个焦点。心态好的人会积极鼓励,心态不好的人就会谩骂。”
“不过这些都算好的了。”她轻笑,“更主要的还是得看公司人员。如果上头不正,接一些负面的东西的话,所属艺人也会被戴上「失败」的帽子,跟随一辈子。”
“这么一听,那我当初答应你陪着葵成为偶像岂不是亏了?”新吐槽。
“你有亏过吗?草莓牛奶的消费是以前的两倍好吗。”
“……确实没有。”
“对吧?”咲看着吃瘪的新,感觉有点好笑,“好在你们都成功了,还收获了大批迷妹。恭喜啊。”
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拍,新意外地有点委屈:“我的假期可都奉献给了工作哦?”
“嘛,虽然这也是一点。”咲意外地没有否定他,“大量的工作也是一个原因。”
“因为葵总是会干劲很足嘛。”新表示同意,“而且叫不停。”
“是啊。”咲被他逗笑了,“那孩子本身就很努力,一旦投入进去就没办法靠自己出来。”紧接着,她又悄悄把头靠在了新肩上,侧着头,“之前的舞台剧排练忽然间晕倒了,把我吓得够呛。从那之后就一直在担心。我不在的时候会不会又偷偷熬夜赶功课啦,有没有好好吃饭啦,会不会被人欺负啦什么的。”
“前面两个我不太能保证,”新说,“但是最后一个我敢肯定,有始桑和咲姐在,葵绝对不会被人欺负。”
“啊哈哈……”咲苦笑两声,“我也不是个好保护者啊……”
“葵他啊,是个什么事都能用笑容应对的人。”
“他跟我不一样,不平不满绝对不会说出口,也不像我那样,想哭就哭,是个非常懂事成熟的孩子。”
“但是……他是不是偷偷背着我哭过呢?有时候我也会这么担心。”
“……我不是一个好姐姐。千早哥明明托付过我要照顾好他,我却还是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哇啊!”
新忽然间把她往上提了点。
“所以我才应付不来啊,「姐姐」这种生物。”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前进,“真要我说的话,我超想让你和我家那个大魔神换一下的。”
“你姐姐听到这话又要揍你了。”咲无奈地说。
虽然明白这是新对她的安慰,但还是感觉提不起劲来。
没有提起百分百的注意力,让葵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说回来,葵为什么会对偶像那么感兴趣?”
新忽然提出了这个问题。
“大概是……我的错?”
咲的语气听上去不是很确定,“我不是从小就进了娱乐圈吗?大概是受我的影响吧……千早哥比我们大几岁,所以我进入圈内的时候他已经对未来有所规划了……”
“啊,确实。”新像是刚刚才反应过来。
葵听着他们的对话,悄悄地抱住了自己。
——想成为「偶像」什么的,其实只是一种「想陪在姐姐身边」的借口罢了。
“因为我出道很早,学校倒还好,但是这样一来周末的时间就少了,也很少有时间陪葵。要不是有千早哥和新你们在,我们现在估计会闹得更僵吧。”
——因为很憧憬那样的姐姐。但最多的,还是「想和她一起玩」。
“我从那时候起就在努力工作,陪在葵身边的时间少得可怜。”
——因为姐姐一直都很努力地工作,偶尔会出现累垮的状况,所以我才会想,如果我成为偶像的话,是不是就能不让她这么累了呢……
“虽然爸爸妈妈和哥哥都说会陪在他身边的,葵那时候也说没事,但是我总觉得他还是会寂寞呢……”
——其实我很寂寞……寂寞得快要哭了。全家人团圆的晚饭都没能在一起吃多少次,有时候连节日都没法一起过……不管找多少次都找不到你。
“其实从很早之前就有一种预感——葵说不定也会成为偶像——这样的念头一旦诞生出来之后,就不自觉地更加想努力了。偶像之间会被作比较,葵又是我弟弟,要是他也出道的话,估计会被外头比得很惨。”
——我不怕别人的流言蛮语,只是想追上你的脚步……仅此而已。
“所以我在想,要是不做得好的话,葵就会被别人说。但是又怕周边的期望值太重而压垮他——刚好那时候又出了那件事,所以我就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爽快地隐退算了。这样的话,葵就不会被拿来跟我作比较了吧。”
“然后你就真的做了。”新的吐槽非常犀利。
“是的。”她回答,“我本来以为,两年足够让一个偶像成为众人记忆中的一个小碎片,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翻出了旧账。”
——姐姐隐退的时候,我的想法改变了。不再是「想追随她」这么简单,而是变成了「想成为一个能让她绽放笑容的偶像」。
“咲姐。”新忽然的呼唤,让她疑惑地“嗯?”了一声,“你跟葵,真的很像啊。”
——从娱乐圈中退出的姐姐,基本没怎么真心地笑过。千早哥说那是「心结」,但是我不懂。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只要成为「偶像」,就可以帮姐姐解开心结了呢?
“怎么可能会像呢。”咲苦笑,“我只是……”
——我只是……
“想保护他不受伤而已。”
——想保护她而已。


鼻头忽然感觉有点酸。
葵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自己埋进了臂弯中。
门外却传来了咲的声音:“谢谢你,新。”
有落地的声音,还有新的声音:“不客气。”
葵立刻意识到他们回来了,伸手掐掉了电话,将手机塞进了外套的口袋,正打算站起来先躲进房间,自己的速度却慢了一步。
门已经被打开了。


“我回来了。”
咲习惯性地说出了“我回来了”这四个字,推开门的瞬间却吓了一大跳。
“诶?葵?”虽然可以明白葵为什么会在家,但现在的这幅情形只让她感觉到分外紧张。


为什么,他在哭?


神经一下子绷紧,她强忍着脚上的疼痛,连鞋子也没来得及脱就冲到他身边——一个是因为太紧张,一个则是因为怕他跑了。
她很快就因为疼痛坐了下来,但没顾得上自己,她伸出手轻轻捧起他的脸,心疼地替他擦去眼泪:“怎么哭了?是想到什么难过的事情了吗?还是有人欺负你了?”
“诶?”
葵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脸颊上滑落的水珠。
……什么时候?
“抱、抱歉!”
他立刻抬手去擦掉溢出来的眼泪,但不知为什么,眼泪根本止不住,“呜……为什么……”
——明明,已经决定好不可以再哭的。为什么,泪腺收不住呢……


以前,要是自己哭了,哥哥姐姐甚至是新都会很着急,然后小心翼翼地安慰自己。有一次更是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姐姐的工作。

所以他决定了。绝对不可以再哭了。

可是……为什么,停不下来呢……


“哇哦,这算是开门红吗?”新一如既往地面瘫,但很知趣地进了玄关,然后关上了门。急急忙忙换好鞋子,他想早点知道葵为什么会哭。
“葵,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他摇摇头。虽然确实感觉身体好像有点特殊,但也说不上是哪里不适。
然后,他明白了。

「心」啊。

新半跪在他身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咲对视了一下。
“不用道歉哦,葵。”咲摸了摸他的头,微笑着将他搂住,少许调整一下,让他的脑袋能搁到自己的肩膀上好有个依靠,“没事的。想哭就哭吧。我和新都会陪着你的。”
这句话一出,他只觉得自己的泪腺已经崩坏了。
“对不起……”他轻声道歉着,最后没能忍住,慢慢地抬起手反抱住了她。
“对不起……姐姐……对不起……”
明明早就想好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全都忘记了。能够说出来的,仅仅只有那两个词。
“对不起……姐姐……”
“嗯,嗯。”她微笑着,一边轻拍他的背,“我在。我都听着。”
我会听着的。
所以……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
别害怕。
我一直,都会在你身边的。



【作者有话说】
六千多字……又是正文还没出来中间章先出来系列。
很好,我炸了。


文内提及的有关演艺界的事情,其实在现实中还是存在的。陈乔恩抑郁自杀的时候,一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艺人就被头脑发热的网友给怼了。

日本的偶像其实很难当,据说以前有个女孩子因为偶像工作太过繁忙猝死了。这一篇可能也是怀着这样的态度来写的吧……自己也不清楚。

标题的“图力”指的是前一篇,你们当做饭后餐点那样的东西看一看就好了,不必当真。

讲真,个人还是蛮心疼葵的。官设看上去很完美,但是经过动画之后就觉得心疼——除此之外基本就是羡慕之类的了……大概。
个人对于葵的理解都写在文内了,真的是,自己给自己刀子。
可能是因为我刀剑那篇卡文了的后果。(望天)
想吃糖。葵的粮不足!(打滚)

请给我来一打AOI这样的好弟弟。(严肃脸)

评论 ( 3 )
热度 ( 9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