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永不不完结的终章】第二话 里与表的层像

注意事项:

自写小说注意

极度自我流

有时间会有插画?




第一卷 名为新世界的舞台

第二话 里与表的层像


此刻,似是已经过了十几年。
也说不上时间的准确度,毕竟这一晃神,就过去了。

【1】
“喂,小哥。把你身上的钱借给咱兄弟几个用用呗?”
几个高中生模样,穿着制服的男生将一个身着淡蓝色制服的男生围在墙边,脸上带着有些过度张扬的笑容。“那……那个”那个男生有些犹豫,看着对方明显比自己高了许多的身子,不由缩了缩肩膀,抱紧了怀中的包,“不行……这个是我的午饭钱……”“哈?——”听到拒绝的话,对面的高中生明显是感到不爽了,一拳头打在男生旁边的墙壁上,“老子最讨厌说「不」的家伙了!你找打是吧?”带头的那个很是惹火,抬手想向那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男生打去,却听到一声相当慵懒,却又冷淡无比的声音。
“吵死了。”
回头,一名中学生站在他们附近的入口,大概是刚刚才进来的。一头金色短发,有点向左偏的M字刘海,脸相偏男性化,身上却穿着和那个男生一样的淡蓝色女性制服。一手插在制服口袋里,带着的背包也相当随意地扛在肩上。
蓝色的眸子,淡然,却充满着不屑。
大概是被这副样子给惹恼了,那个高中生相当不爽地“嘁”了一声,“吵不吵这是我的·自由!”眼睛斜视,挑了挑眉,“话说,你到底是谁啊?男不男女不女的?是个男生的话就别穿女生制服啊!”
然后就见得对面的人别过头,“哼”了一声,“这也是我的·自由吧?”
明显就是被轻视了。
高中生相当不服。在三人组最前面的那个领头叫嚷着“你这臭小鬼!”就抡起拳头冲了出去。哪料对方淡定地转身,躲过攻击,轻轻松松跳上旁边的围墙,踏着小快步跑远。穿着堆堆袜和平底鞋的脚上还带着一丝丝可见的蓝色电流。
余剩的几个人都被这一幕所惊吓到,维持着原本的动作。
只听得其中一人颤抖着,说道。
“那个……是异能者?……”
“恭喜你们答对了。”
巷口那边又传来一把元气的女声。
淡蓝色制服,留着平刘海和长马尾的黑发女生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几人,红色眸子里闪过一道光芒,“刚才那个是LV.5的电击能力者,满级的哟。”随之又冷下眼,伸手扯动左肩上那个有着“风纪委员”绿色臂章。
“蓝海学院中野梓!我是风纪委员!”
随之就说出了让那几个男生害怕的词句。
“现在以抢夺罪逮捕你们!”
几个人的脸上都渗透出了冷汗。
完、完蛋了!

【2】
电脑屏幕前,黑色短发的少年坐着,根本不动一根手指,只是半倚在椅子上,带着麦克风耳机闭眼睡觉。黑色的西式制服和蓝领带似乎还只能单纯地体现出他是个高中生。电脑旁边,还放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
制服左胸前,有一个小型金色英文字母徽章。
DDS。
他就这样,一直到他的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阿龙,出现了。”
“知道了。”
他这才睁开冰蓝色的眸子,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轻轻站起,摘下耳机放在桌子上,取而代之的是拿起那顶棒球帽戴在头上,边出门边调整帽檐。走到门口时,碰巧碰到一位蓝色长发的少女。身着同样的黑色制服,与此相反的红色领带与裙子。
“蓝梦?”
听到呼唤,她轻轻一笑。
“大哥,要我去找小千吗?”她相当熟悉地问。“不,不需要了。”他也还给她一个笑容,爽朗说道,“我去去就回来。”说罢,挥挥手和她告别。
但走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
“对了,还是像以前一样吧。别叫「大哥」了,叫我阿龙吧。”
蓝梦听着,也不由咧嘴一笑。
“好啊。”

【3】
千叶唯跳下围墙,轻轻地落到了地上。
刚才用了一小成力吓吓那帮男生,梓现在应该已经完工了吧?
她想着。转身,看见了附近的体育场。
这个体育场其实早已被搁置了许久,墙壁上那黑色的烧痕依旧可见,也不过是覆上了一层灰。门口的石柱上方,部分墙壁已经出现了裂痕。
这里发生了一场火灾。
唯是其中的受灾者之一。
虽然当时的新闻说并没有伤亡,但其实她比谁都清楚。
有一个人失踪了。
就算是四年之后的现在,也依旧没有出现。
是死了?还是逃到了别处?
谁都无法确定,也无法证明。
阳光有些刺眼,不由眯起了眼,恍惚间,眼前似乎又一次,出现了那个飞奔出去的身影,淡蓝色的运动外套被风吹起衣角。
那家伙很喜欢这种感觉呢。
每次想起来,都让人有些伤感。
“Mamoru……”
轻轻念出这个音,此刻真期望那个人随后就出现在眼前。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吧?
有点自嘲般地笑笑,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相信这些不太可能的事情呢?
她转过身去,顺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前进。
耳边,却在脚跨过某处阴影时,出现一个声音。
“唯……”
诶?!
她忍不住回过头去,背后,没有一个人在。
错觉……吗?
她不忍捂了一下耳朵。
可这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声音,真的非常令人怀念。
是那个坏小子耍的小把戏吗?
唯眯了眯眼,有些将信将疑地转了回去。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不出来呢?
稍微有点安心,又有点不太爽地,唯干脆快步走起,打算离开这个巷子。
然而,就在她走入巷中的十字路口之前那一秒,听到了脚步声。
很急促,像是被什么东西在追赶一样。后面貌似还有野兽的低哮。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很想吐槽最近是不是自己能力混乱了,一下子就听到了这么多奇怪的东西。
下一秒,就有一个走路,不对,是跑步不长眼的家伙相当直接地从侧边冲了出来,撞在只快半拍将身体转过来的唯怀里。
“诶?——”

【4】
啊,对了……
从这个家伙撞到我的那一刻起,我真正悲惨又快乐得有些意义不明的生活,正式被打响了。
更不如说,我来到这个世界所需要做的那一堆事,都被这家伙给撞出来了吧——

带着因为过度惊讶而有些僵掉的表情,直到被撞出去半米远之后脑袋着地,我才察觉到我该做点什么了。
“疼疼疼……现在的男生都是这么不小心的吗?”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支起身子,揉了揉刚才撞疼的脑袋,然后看向现在还躺在我旁边的,刚才撞过来的那个人。
他有着金色的短发,一身白色的服装,大概是风衣一类的,服装风格很像是以前在游戏中出现的一种款式。
什么啊,COSPLAY?
不由心中这么吐槽。但看他爬起来好像非常困难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先站起来,然后俯下身子伸出一只手,打算帮帮他:“你还好吧?”“诶?嗯……”大概是没有料想到我会帮他,他有些迟疑,随之伸出手,脸也终于暴露在了太阳底下。
然后两个人就同时愣住了。
“诶?……”


在我的眼中所映现的,是一张与我近乎完全相同的脸。
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但我自己的脸还是能够认清的。
只是眼前的这一位——
有着红色的眸子。

【5】
又不是没见过这种稀奇景观。
我尽量让自己放松,把注意力先暂时分散到其他地方,挤出一个笑脸,“没事吧?”“……嗯。”对方也似乎是打算习惯起来,勉强扯动了嘴角,伸出手让我拉他起来。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我回顾一下四周,什么动静都没有。
然而,身旁的少年忽然就开口了。
“那个……”
“什么?”
我看见他的脸上透露着些许为难。
“再不逃走的话,会被「它」追上的……”
“「它」?”
我本来是想再多问几句那个「它」是指什么东西,但是,当我再回头看的时候,有只体型大得像藏獒一样的野狼站在不知道谁家的房顶上,左眼还有一条刀疤。
我现在只感觉背上已经冒出了很多冷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眼前的这家伙应该是……
“Monster(怪物)……”
原属于「幻境神话」中的,「大王哥布林」的坐骑——「野原狼」。
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啦!
还没等我抱怨,这只野原狼就早已经准备好似的,直接扑了过来。
“跑!”
我拉起身边少年的手,撒腿就跑。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现在打不过你,跑还不行吗?

【6】
我拉着他跑了很长一段路,最终也算是抵不过体力不支,两个人找了个视觉死角,虽然地方小了点,暂时挤一挤还是没问题的。
说白了,只是在几块木板围成的小空间里面躲一下而已,在外面转悠的就是那只大家伙,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的。
怎么办?
那只野原狼看起来也得有个四十来级,如果有把剑还好说一点。不是这个世界的家伙,恐怕异能是没有半点用处了。
我在脑海中思考着解决办法,只可惜每一个方法都没有半点用处。
如果我能够使用游戏状态的话……
“那个……”
耳边又响起那个有些软糯的声音,也许会有人觉得很兴奋。不过我觉得我现在不太能让自己高兴起来。
更何况这么危险的时刻能高兴得起来的人都有病!
但我还是有些好奇地看向他。
他说出了一句话。
对面那个少年的红眸中,映射出我惊讶的脸。
“你……是冒险者吗?”
「冒险者」……
这个名词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
看到这个脸相依旧还是像小孩子一样的少年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我不由得抿了抿嘴。
这个词,我不知自己已经多久没听过了。但如今一进入耳朵,就忍不住点头。
“请救救我。”
下一句话,又让我吃了一惊。
虽然极力不想让自己露出更加惊讶的表情,但我貌似掩饰不住。只好作罢,反问,“我有什么义务要救你呢?”“就凭现在的处境,以及,为了你自己。”他毫不慌张地说出口。
不由挑眉。
这个小鬼真的需要我来救吗?……
但他说的确实没错。我丢下他逃走也是没有问题的,但野原狼这种怪物,凡是看到的生物都会去咬杀殆尽的——作为被它看到的「第二猎物」的我,就算一时逃走,恐怕没过多久,我就要被管理局的人叫去喝茶了——亦或者,这家伙先找上门来。
沉默了许久,最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不得不佩服这家伙耐心真够好。
“好吧,要我如何救你?”
“虽然还有其他方法……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接受这个建议,虽然有点不适时宜。”
少年相当冷静地说道。
敢情还有其他方法……算了我不吐槽了。
我示意他赶紧说。因为我似乎听到野原狼在靠近了。
“请你成为我的Master。”
……
一时间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
“Master……是主人的意思吧?”
“是的。”
“你是想卖身么……认真的?”
“我是认真的。更何况这与卖身无关。”
“……”
我这次是真的无语了。
“好吧……我……”
最后一句话被忽然袭来的一只爪子所打断,木板压成了碎片,随着烟尘,四处飞散。
我抱着那个少年挑起,落到附近的房顶上。
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这家伙的冷静是装出来的话,这个时段,估计已经被我忍不住掐脖子了。
这是后话。
总感觉手上的份量有些过轻,但回过神来,他已经灵巧地跳下来,绕到了我背后。
“那么,Master。请做好战斗准备。”
诶?
“你是想让我空手上去吗?!”我被他吓了一跳,眼角的余光只看得到他似乎在念什么东西,手就放在我背上。他的速度很快,没过几秒,就感觉有光从我背后发出。
是一种相当温和的,淡蓝色的光芒。
面前的野原狼似乎是发觉不对,嚎叫一声,猛地跃起,并朝着这边扑来。
“诶?——”
我总感觉被他坑了,忍不住伸手挡一下,但想想还是先带人走,便转过身打算带他一程,哪知道咒语已经到了结尾。
——那一刻,我看见了从未见过的,最清纯的红眸。
耳边,是他相当有力的声音。
“Heart Wake Up!”

【7】
睁开眼睛的那一秒,只听得一阵奇怪的撞击声,那只野原狼被某个不明物体给打了出去。
我很想告诉他,下次能不能换个方式玩儿这招?
但很快,我就发现刚才那一击其实是我自己打出来的。
不知何时,右手上多了一把长剑,薄薄的黑色露指手套套在手上,身上已经换上了一套战斗服,胸甲套在身上,并没有太重的样子。腰部有一条红色宽皮带,在身后有一个小道具包系在上面。皮带侧边,长剑的剑鞘正挂在那里。
这身装备,怎么看怎么熟悉。
“啊咧?”我发出疑惑的声音,却顿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也改变了。
不只是声音,身高变高之后,整个世界看起来都不一样了。从视角中所看到的那只野原狼,在它头顶的右上方漂浮着一个小对话框。
【黑暗森林——野原狼 Lv.40
HP:36752∕34628
MP:2340∕2000】
“……”
我暂时性无语了。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会显得不那么尴尬。
不只是因为身后那个少年此刻正一脸无辜地看着我,更重要的是 ,我发现了一个事实。
现在的我,不,应该来说是我的灵魂现在所使用的躯体——
不是「千叶唯」,而是「高桥佑音」!
看——我眼中还有着这么一个数据条。
【Yuoto Lv.90 剑士】
面前的野原狼看起来相当不爽的样子。
它甩了甩脑袋,大概是因为我刚才给了它一剑,血红色的眸子在它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秒,瞪了我一眼。然后它把后腿的爪子在地面上磨了磨,嘴中发出沉闷的嘶吼,尾巴很是霸气地一甩,脑袋猛地一抬——我感觉它盯上我了。
“它好像把你当作第一目标了……还说对你的数据非常满意。”
“请问我可以理解成它想吃了我吗?……”
我幽幽吐槽。
先不论眼前这位金发少年是怎样做到人兽沟通的,关键问题还没解决。
那就是我的性命还没得到完全保障。
野原狼非常蛮横地冲了过来,看来它是打算一口气解决我们两个。
“要逃吗?”
“还是先逃吧。”
两个人简短的对话之后,立刻就开跑。
这里的小巷并不适合打斗,一个不小心还可能会破坏人家的房子,造成财产损失的话,我可赔不起。
我原本是怀着不伤害一丝一毫的人为财产来打倒这匹狼的,然而完全不理解我的美好思想的巨狼,偏偏又一次踩上了人家的屋顶。注意,是很用力地踩,弄得房屋的砖头都四处飞散。最终,它停留在我们面前的那间屋子上。
被它拦住了前进的路,我再度回头看后路时,发现那里早就已经被刚才掉下来的碎石堵住了。
不由咂舌,原来是这家伙的陷阱吗?
“只能打了啊……”
我喃喃自语着,拔出腰间的剑,顺手将旁边的少年拉到身后,“到我身后来,注意不要被偷袭了。”“是。”他轻轻地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
将剑举起,单手剑并没有引起过大的不适。不论是重量还是手感,都和以前的感觉没什么两样。但总感觉身高貌似有点差异。
我和野原狼互相盯了几秒。
近乎是同一时刻,人兽同时蹬腿起跳。
我成功地在野原狼的巨大身躯上划下一道口子。红色的数据网状的东西替代了意识中所知道的「被划开扣子的话就会流血,伤口裂开」的常识,也不由得让我更加确信,我有那么一段时间回到了游戏时代。
——至于为什么是「有一段时间」嘛——
可能是因为我太过专注于这件事了,一时间没有注意到那匹狼回转过来的攻击,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已经朝我猛冲了过来。
“糟了!”
我抬起剑去抵挡,却不料被它那大脑袋一拱,连人带剑给甩了出去。后背撞上坚硬的石墙,刺骨的痛袭来,让人感觉心跳都要被打乱了。一些细小的石块由于刚才的冲击过猛的关系,飞溅到地上,在我有些不支倒下的时候,擦破了手套,血液从中流出,感受到了丝丝的寒意。“嘶——好痛……”我捂了一下伤口,用剑撑着硬是站了起来。
但过了两三秒之后,我忽然看见有一些像碎片一样细小的光芒正往空中消散,并逐渐地消失了。身上的疼痛也因此而减缓,背上的伤口也似乎感觉不到了。低头看了看自己,除了有点儿脏,什么伤都没有。这才顿然发现自己已经变回来了。
正疑惑为什么会突然变回来,耳边传来了爆炸声,以及倒地声。
抬头,之前的那个少年有些虚脱地倒在地上,距离大约五米远的地方,落下一个深坑。虽然还在喘气,但看样子,他已经撑不住了。“喂,你没事吧?”
有些着急地赶到他身边,半扶起来,却看到他的眼睛已经有点丧失了光彩。“喂,振作点啊!”我晃了晃他,金色的发丝被刚才的强风吹乱,显得过度暗淡。要是野原狼再补一脚的话,估计要挂掉了。
偏偏那只野狼就站在眼前,瞪着血眸看好戏。
“逃走吧……Master……”
虚弱的语气,让人感到有些心凉。“笨蛋!”我抱住他,眼睛盯住野原狼,防止它偷袭,“这种时候,你觉得我会逃跑吗?!”

【8】
“这种时候,你觉得我会逃跑吗?!”
责骂声传入耳中,他的眸子在她看不见的视线中,猛地闪过一丝光芒。
他有些沉重的呼吸在她的脖间不断起伏,有些闷热,发丝蹭得她感觉有些痒,她却没顾得着这些,只管开口责骂这个目前一倒不起的家伙。
“恐怕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你这么废柴的小弟了。”
她抱起他,用力一蹬,强行跳起,躲过了野原狼挥过来的巨爪。
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碎石四射,又升起灰色烟雾,着实让人有些厌恶。
“再说,到底是哪个混蛋要求我救他的啊?”
这不是明摆着在说他自己吗?
他有些失落地低下头,手不由抓住她被吹起的一角。
然而又放手了。
唯半蹲着,看着怀里的家伙有些别扭地抓住自己的衣服又放手,不由无奈地苦笑一声,咬了咬牙。
看着眼前气势汹汹,连眼神都开始变得不耐烦,乃至更加凶恶的野原狼,冷汗从额头渗出。
“要是连你都救不下来……”
看着野原狼的巨爪马上就要触碰到自己,唯更是苦笑。
“我「银狐」的名号可就要动摇了啊。”
正准备起跳,忽然间传来一声枪响。一发金色的子弹飞了出来,恰好击中了野原狼的眼睛。随着巨狼的哀嚎,那只兽爪更加迅速地落下,却并没有伤到两人半分。
因为有人把它接住了。
“啊啦啊啦,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啊?”
相当柔和却又磁性的男声传入耳中,令唯不由得抬头去看。
一身黑色的西服,暗色的鞋子,唯有那人用拿着枪的左手按住,以免被强力的冲击波吹走的头上的那顶白色棒球帽是他身上唯一的亮色。
另一只空空如也的右手,此刻正抵着那只巨爪。看起来似乎相当轻松。
喂喂,骗人的吧。
他看起来也不过是个高中生而已,哪里来这么大的手劲?……
唯不由吃惊地看着他。直到他的黑发被风吹开,露出一双冰蓝的眸子。
“你……究竟是谁?”
“我?”眼前的人眨了眨眸子,随之转过身,相当随意地将野原狼给扔了出去。
是扔,很随意的那种。
在巨兽落地的强风中,他用手轻轻压住帽子,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御上亚龙(Okami Aluun),请多指教。”

说实话,如果只是听说有个手劲大到可以支撑巨兽的人的话,唯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但眼前的人,确确实实存在着,就站在她的眼前。
忽然间,感觉希望降临。
“你刚才……叫自己「银狐」对吧?”
御上亚龙眯了眯他那本来就冰冷的眸子,看着唯点点头,视线又落在唯怀中的少年身上,“看来,这次出动是正确的。”
——那个,是实体化的System吧?
唯表示不明所以,但总归还是有办法了。
“野原狼么……有些难缠的家伙啊……”他回头看了看那只疼得在地上打滚的家伙,抓了抓头发,满脸难堪。
“那个……御上君。”唯试着叫住他,看到对方疑惑的神情,不住开口,“那匹狼……可以用异能造成物理伤害吗?”“哦?”对方倒是相当游刃有余地看了野狼一眼,回答,“如果是秒速超过一千米的攻击的话,爆头都没问题。”
有戏!
唯在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两个字。
“那就麻烦你先替我挡一下吧!”
也没多管,重新抱起少年,迈开腿就跑到远处去避难了。
“喂喂……”留下阿龙有些难堪地看着那站起来的野原狼。
“这种事不应该先说明的吗?”

【9】
带着少年来到一个死角避难,障碍物后方就是野原狼的位置,阿龙现在正在跟它耗时间。
那狼也怪可怜的,被打了好几拳——虽然没能构成太大的伤害。
将少年放下,让他靠在墙上,唯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游戏币。
这玩意儿还是上次偷跑去游戏厅的时候留下的呢。
弹了弹游戏币,确定顺手后,正欲起来,听到一声呼唤,便暂时停止了起身的动作。
“Master……”金色的头发杂乱,有些无神的红眸中,可以看出他的一丝灰心,“为什么……”“这种事就别多问了,你还是先休息吧。”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顺带理一下那凌乱的刘海,“我去清理一下现场……话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这时才想起来这件事的唯,不好意思地笑笑,却听到他的回应,“和也(Kazuya)……神谷和也(Kamiya Kazuya)。”“和也吗?好名字。”笑着,忍不住再去揉了揉那个金色的脑袋,唯起身,慢慢地走出那个小小的庇护所。
“稍等一下唷,和也。”
游戏币被轻轻弹上空,又快速地接住。
“姐姐我出去教训一下那只不知好歹的四脚动物,告诉他欺负我家小弟的下场。”
直到唯飞奔出来的那一秒前,御上亚龙都在和那只野狼打斗。
也真不枉这只狼长着么大,拳头都打得有些疼了,居然还没挂。
“御上君,给我五秒!”
看见唯迅速刹车站稳,用手弹起游戏币,电光四射的那一刻,他就注意到了。
“OK,现在倒数。”
“五!”
蓝色的电流从脚底衍生,快速聚集到那伸直的手臂上。
“四!”
利用「生物电流」所发出去的「超电磁炮」的初速是1030米每秒,在这之后,秒速会更加快。
“三!”
巨大的电流吹起了一阵强风,将她的金色短发吹乱。
“二!”
视线全都落在了飞速出冲出的他身上。亲眼看着他把那匹狼打上天空。
“一!”
话音刚落,一道蓝色的电流形成的光束迅速冲出,直直地射出,穿透了那只野原狼的胸膛。
巨狼发出一声哀嚎,随之便化为红色的细小光粒,扩散在空中,消失殆尽。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唯终于将伸直的手臂垂下。
“终于解决了……”
带着一丝抱怨的语气,唯转过身去,不想却见和也扶着墙壁,站在那里。
“诶……笨蛋!”
看见他自作主张地出来,不由得着急,本打算快步上去给他扶一下,哪料他硬是脱离了墙壁,往前走了几步——
然后抱住了她。
是有点紧的那种。
他把脑袋搁在她肩上,轻声说着“谢谢。”
刚才还在吃惊的唯,不得不叹了口气。
伸出手轻拥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
“好了,已经没事了。”
明明只是安慰,脖颈间却传来一丝温热。
她不由撇了撇嘴,大体知道是怎么样了。
“臭小子,别把眼泪擦我身上啊。”
在一旁看着的阿龙,也不由得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想起了一件事。
“于是……现在几点?”
“啊,迟到了。”
唯有些呆愣地说。

不远处的钟,显示着九点二十分的字样。
一大早就碰到这事,不迟到才怪呢。



【作者有话说】

所以说作者的名字和小说人名重合是个意外,真的是个意外啊。

代表着我深深的爱【被打

搞事是肯定的,因为我发现我全程都在搞事情。

啧。

评论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