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结束,开始各种咸鱼。

目前玩刀剑乱舞/偶像梦幻祭/月歌天堂/Idolish7。是个不玩音游会死星人。

渣浪@御上亚龙
实力咸鱼

实力物吉推、信浓推、司推、leo推他们有那————么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家的孩子们☆
欢迎勾搭☆其实我很容易勾搭哒√比如说你给个评论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勾搭到了哦☆

【主司】赤色缘理 06

本篇目前是日常向,亲情&友情向,无CP

目录在这里:《赤色缘理》目录

 

以下是注意事项:

★本篇只是作者的一个脑洞,虽然放了预告,但不一定能够周更

★主要是司的场合(大概)纯属是个人觉得司糖比较好欺负

★女主捏造,可理解为原作杏的角色替换掉了。至于弟弟君会不会出场有待考虑。全剧情捏造,也有部分原作成分。

★OOC什么的全是我的锅X2

★时不时撒点糖,后期可能会GET到玻璃渣请务必小心食用。

★结局肯定是HE的所以请放心

★司糖英语单词夹杂太多了,我英语再好也猝不及防。要是发现他英语不见了,很可能是被我吃了。

★后期可能会混入其他偶像类动漫,不过会控制在1~2部。本篇还是ES为主,完结后会出联动向文。

★本期是ES+月歌的混合

★原创团队「Asterisk」出场

·私设如山

欢迎搜索tag《赤色缘理》


《赤色缘理》 06

【如果我呼唤你,你会回应我吗?】

我们很快被安排进了一间休息室。

千叶前辈向工作人员解释一番之后,马上就得到了批准,然后给了我们一间空的房间。

也就变成了现在,我跟咲在聊天,而葵因为咲的强制性要求在补觉的情形。

“感觉咲真的很宠葵呢。”我看着葵已经睡着的样子,感叹道。

“这算宠吗?”咲一手撑着脸,疑惑状,“如果这算宠的话,那我平常的举动岂不是要把他宠上天?”

“……啊哈哈,”我联想了一下我的日常,感觉到了她的话中之意,“好像是这样呢。”

“对吧?”她话语中掺着无奈,“虽说可爱的男孩子确实需要宠,但是男生嘛,一旦宠过头就可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个时候需要掂量分寸,特别痛苦。”

“我懂我懂!”我连连点头,“看他撒娇的时候想着要宠着,但是转念一想又不能事事宠着他。这种时候最痛苦了。”

“看来咱们情况相同呢……”咲叹了口气。

“但是,感觉有点不一样。”

“嗯?哪里?”

“葵君给我一种非常独立成熟的感觉……”我试着想了一下措辞,但是很快发现我词穷,“反正比起我家那位差了很多啦。我家那位很喜欢撒娇,别看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但是特别爱钻空档。”

“诶~这不挺好的吗?”咲的语气中充满了惋惜,“我们家葵就是因为太独立自主了,想让他撒个娇都难呢。缺个心眼的话,下一秒就可能劳累过度了。身为姐姐很是担心啊……”虽然这么说着,但她在说“我们家葵”的时候,话语里满是自豪和宠溺。

啊啊,要是哪一天我也能自豪地说出“我们家司”就好了。

但是,这是个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奢望吧……

“缘,怎么了?”咲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急忙摆摆手,“啊,没事。只是在想我家弟弟比较喜欢粘我,这两天就喜欢往我这跑,不知道要是没在班级看见我会怎么样……”

“你没给他发短信?”在咲的疑惑声中,我猛然反应过来:“啊,对啊!”

我立刻掏出手机开始编辑短信。一边打字,我一边问咲:“说回来,我们是同年的吧?咲是几月出生的?”

“我和葵都是5月。”她很爽快地回答。

“啊?”我的手一僵,停在了半空。

“又怎么了”她被我这反应吓了一跳。

“我,我我我……”我心塞,“我大概是最大的……3月。”

真·全场最老。大概说的就是我。

“啊哈哈……我一会儿会告诉葵他多了个姐姐的。”咲苦笑着表示理解,然后继续着刚才的动作,手指往葵的脸上一戳,“我戳w”

我发完了短信,看到刚才那一幕,心里有点痒痒的。

出国半年,就这么几天的时间可没法补足我对于离开自家弟弟缺失的元素。于是立即屁颠屁颠地凑了过去:“我可以戳一下吗?”

“可以啊。”咲笑吟吟的,“只要没有生命威胁的话。”

等等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很危险的话?

我抬头看了一眼咲,没什么问题。

大概……是多心了。

给自己壮了壮胆子,我伸手戳上了葵的脸颊。一种非常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入所有的神经细胞,让我忍不住惊叹出声:“好、好软!”

感觉跟司的脸一样软啊呜呜呜呜!

“是吧?”咲自豪地说着,继续往他脸上戳了戳,也不怕把他弄醒,“皮肤这么好真是让人嫉妒啊——我戳我戳w”

“呜……”葵大概是被弄得不舒服了,呓语,“黑田……不要闹……”

咲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不少:“做梦也想着黑田……”

我疑惑:“黑田是谁?”

“我们宿舍的一只巨型兔子。”咲回答,“你有机会来我们宿舍的话可以见识一下。那是真的大。”

“哦。”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话说……巨型兔子,是一种怎么样的概念?


兴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姐姐的关系有了共同话题,我和咲聊得很起劲。聊到双方的弟弟时,我们都对对方羡慕了一会儿,但很快又互相调侃着“有弟还羡慕别人。”

我从咲口中听到了不少关于葵的事情,比如说他喜欢小动物啦,学习运动都是万能啦之类的。我也告诉了她一些关于司的情报——嗯,但好歹也是偶像,要保密哦?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发现咲其实并不是最初见到的那种高冷模样,她其实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而且也挺会说话的,并不会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

“咲,隐藏得很深啊。”我吐槽她时,却被很快地吐槽了回来:“不隐藏得深一点还怎么痴汉弟弟?”

嗯……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左右,葵醒了。

“唔……”

我俩聊得正欢,忽然听到这一声有些沉闷的呜咽,立刻把视线聚到了在那边睡着的葵身上。

果不其然,他已经睁开了眼睛,一脸迷茫地看着我们。

“……姐姐?”他看了看我们,疑惑,“在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发生。”咲笑着说,“交到了朋友倒是真的。”说罢还朝我皎洁一笑。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葵放下了心来,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

我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不由有点担心:“葵君,你睡这么点时间够吗?”

“嗯,没事的。”他摇摇头,看上去很精神,“昨晚也没有睡很晚,已经没事了——演唱会怎么样了?”

“正在预热阶段哦。”咲说着,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给,口渴了吧?”

“谢谢。”他接过水,喝了两口之后,转而看向我,“缘不去看没关系吗?你明明很喜欢「Asterisk」的吧?”

“没事,反正也没过多少分钟,”我大度地一甩手,作出英勇的骑士姿势,“为了守护熟睡的「王子」殿下,这点时间不算什么。”

“什么「王子」……”葵有些惊讶,但看到咲的笑容之后马上就知道了什么,“啊,姐姐你又在乱说!”

“才没有乱说呢。”咲调侃,“都被那么多迷妹叫过了你还在害羞个什么劲啦!”

“跟害羞没关系啦——”葵红着脸辩解道。

三个人就这么打打闹闹着出了门。

“话说回来,”我看着手上的金色小卡片,漫不经心地走着,“我们是不是看不成这次演唱会了?”

“嗯,我们这次是作为「后援方」进场的,虽然很遗憾,但只能在后台观看啦。”咲很耐心地跟我解释,“缘会觉得很遗憾吧?”

“嗯……怎么说呢……”我捏着下巴,苦苦思索着措辞,“看不到演唱会当然很遗憾,但是能这样近距离地和他们对话,反而觉得看不到也值了……这样?”

“感觉缘很知足呢。”葵笑着看着我。我抬头问他,“知足不好吗?”“不,很好。”他说,“只是觉得,有些时候有点……啊,对不起!”

他忽然间撞到了人。虽然立刻道歉了,但是对方似乎并不打算理睬。

“干什么你!走路不长眼的吗!”

粗暴的声音响起,我抬头,看到了三个男人。

对方一共三个人,打扮得很野性。不,与其说是野性,倒不如说是潮流来得贴切点。被葵撞到的是最前面的一个有着明黄色挑染的男人,有些朋克风的牛仔裤上挂着一条金属链子。

如果没认错的话,应该是附近的小混混或者暴走族。

我不自觉地起了防范之心。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葵给他们道了好几次歉,但对方丝毫都没有原谅的打算。

“哈?撞了老子是几句话就能完事的?小青年别想得太简单了!”

最前面的那个男人粗暴地把葵推开,我和咲都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他,才没有让他摔倒在地。

“喂!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我终于忍不住了,一口气叫了出来,“他不都给你们道歉了吗!”

“哦?小姑娘口气还蛮重的啊?”那男人看见了我,脸色一遍随之从愤怒转为高兴,“啧,老子改变主意了。”

“要不陪哥几个玩玩?你们这年龄是最放荡的嘛。”

我有那么一瞬间猜到了他们的目的,下意识地把两人护到了身后。咲被吓得脸色铁青,连声音都有些颤抖:“缘,这些人……”

就连葵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我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也是要多惨白有多惨白,但还是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轻声安慰:“没事的。”

“那可不一定哦?”男人邪笑着抓住了我的手,试图把我拉走。

“别碰我!”我立刻就甩开了他的手,并用力把他推了出去。

被我推开的男人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做,满脸的吃惊。他倒退了几步,很快就站稳了脚跟,脸上的怒气简直可以具现化。

“臭小鬼,你别软的不吃吃硬的!”

那男人说着伦起拳头就要打上来。我做好了接招的准备。

这一拳,说不定会很痛。

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因为,有一个人影挡在了我面前。

“喂喂,可不要公然打女孩子啊。”

说着,他把接下的拳头松开,像是很熟练的一般,那个男人被他送出了老远。

黑色——映入眼帘的是一袭黑色的西装制服。黑色的头发,黑色的背影。唯一的亮色似乎就只剩下他头上戴着的白色鸭舌帽和脚上的那双运动鞋了。

“真疼诶——”他甩了甩刚才接住拳头的手,“暴力禁止哦,大哥哥们?”还特意加重了最后四个字的尾音。

“切,你谁啊?”被甩开的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口沫,“我劝你让开点,把那两个女的留下。”

“啊,这个不行呢。”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秒回,“这孩子是我很重要的人——你们吓到她了,恕我拒绝☆”

“哈?”眼前的三个男人看上去都很窝火,满是随时都会冲上来大干一场的架势,“小子,别忽悠我。老子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这附近有名的小混混对吧?专门抢劫高中生还有犯罪的那个。”

站在我面前的少年漫不经心地抢答,伸手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转身把帽子扣在了我头上。

视线忽然被帽檐遮挡,我没能看清他的脸,却听到他对我说:“接下来的画面最好不要看哦,缘。”

我觉得我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怎么回事呢?这个人,声音清澈。明明前一秒还在和别人说着打架前必定会有的凶狠话语,下一秒却如此温柔,柔得似水。

总觉得,似乎曾有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呢。

我悄悄地将帽檐抬高了一点,试图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首的那个男人似乎是最冲动的那个,刚被说了几句,就冲上来想打人。那少年也不慌不忙,悠闲地踏出几步,然后伸出了双手。

砰——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被撂倒在地。整个人呈脸朝下的姿势摔在地上,要不是那个少年还一手扣着他的脑袋,我都怀疑这个男人是被他绊倒的了。

好厉害——这是我最衷心的评价。

“抱歉啦,今天很重要,我没什么时间陪你们打架——后台打架是禁止的,不然我们家的那群小鬼又要投诉我了。”他抓着那个男人的衣服把他抛给了被吓得愣在那里的那两个男人,“带上你们的人滚,我可以当做没看见。”

那两个人愣了愣,对视一眼,马上就带上人灰溜溜地拐进了一个口子。

远处传来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哟,大哥。”

从刚才的路口出来了一个红发少年,面容精致,眸子是红绿混色的,非常好看。只不过,这个少年的脸上略微带了一股邪气。

这个人我认得,是「Asterisk」的鼓手,婪国永。只可惜我现在没那么多心情去激动。

“刚才是不是英雄救美了?”婪国永前辈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

“阿永,你别瞎猜了。”那个少年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苦笑,“你除了八卦还会什么?”

“有哦!”婪国永前辈秒答,“吃!”

“懒死吧你。”他毫不客气地朝那个红脑袋上一敲,“来得这么晚,干什么去了?”

“疼疼疼——”他捂着脑袋叫痛,然后一笑,“救了个迷路的小少爷。喂,别光顾着站在那里了!”

我的目光随着他的眼睛看过去,却看见一头熟悉的红发。

“司?”

“姐姐大人?”

司显然是没有料到我在这里,但高兴胜过了惊讶,他很快就跑过来挂到了我身上,“姐姐大人怎么在这里?不是说在会场吗?”

“呃……世事难料?”我敷衍地回答了他,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飘了过来,我毫不犹豫地伸出了爪子,抓住司的两边脸就往外扯。

“说,是不是又偷吃蛋糕了?”

“呜呜……姐姐大人,疼……”他抗议着扳开了我的手,泪眼汪汪地揉着被我扯疼的脸颊,脸上满是疑惑,“姐姐大人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千里眼哦——骗你的。”本来想骗一下他,但看着司真的要相信了的表情,我赶紧打住,“好吧是你身上的奶油味。”

“诶?有吗?”司好奇地嗅了嗅自己的衣袖,“司什么都没闻到……”

“傻瓜,鼻子灵才闻得出来。”我一把揉乱了他的红发,想想不对,转而又加上一句,“下次再偷吃我就告诉濑名前辈。”

“姐姐大人,不要啊!”司痛苦地抱住头。濑名泉的说教模式我们都有领教过,虽然没有敬人前辈那么厉害,但拿来吓人,足够了。

我拍了拍他的脑袋,转身去查看咲他们的情况。

“咲,葵君,你们还好吧?”

“嗯……勉勉强强。”已经回过神来的葵朝我露出了一个惊险过后的笑容,轻轻推了推还在发呆的咲,“姐姐,已经没事了。”

“啊,嗯。”咲回过神来,朝我歉意地笑笑,“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嗯,没事。”我摇摇头,“你们都没事就最好了!”
虽然我并不觉得咲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吓成这样,但在朱樱家多年的习惯让我觉得,这时候还是你要多过问会比较好。

“那个孩子……是你的弟弟?”咲看着在旁边安静等我的司,转移了话题。

“嗯,他叫司。”我点点头,“很可爱对吧?

“嗯。”咲终于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
见她没事了,我也松了口气。

“啊,对了。”想起头上的这顶帽子,我急忙把它摘下来,快步走到了之前那个黑发少年的身边,恭敬地递了过去,“那个,谢谢你救了我们。”

“不客气。”被称作大哥的黑发少年微笑着把帽子接了过去,却并没有戴回去,而是拿在了手上。这一次,我很清楚地看到了他那双非常漂亮的冰蓝色眸子。

“啊……冰蓝色的。这个颜色很少见呢……啊!”

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脸上像是火烧一样地烫,“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那个少年非常温和地笑笑,却说出了令我吃惊的话,“缘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呢。”

“诶?”

我以前?

我一下子愣住了。为什么他会说出“我以前”这样的话来?不,说回来,他为什么能准确地叫出我的名字来?明明没有见过面啊?

一丝不太好的预感隐隐传入心头。该不会,是他认识我但是我却忘记了?

“那个……”我弱弱地举起了手,有些心虚,“我们……以前认识?”

“诶?”这下轮到对面的人僵了,“缘……你不认识我了?”

“哈哈哈!大哥,找了好几年的女孩子居然说不认识你了!”婪国永前辈非常无良地大笑了起来,并且惋惜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被一个刀眼瞪了回去。

“你可别把话说死了,一会儿打脸打起来很疼的。”他丝毫没有混乱,嫌弃地看了出卖自己的队友一眼。

“……诶?”看他这反应,我一下子就清楚他是真的认识我了,不得不双手合十,诚恳道歉,“对不起!因为这几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脑子转不过弯来……请告诉我提示!”

“嗯……”他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坏笑,“既然如此,就稍微来点难度吧——暂时就不告诉你名字了。”他想了想,然后轻快地说:“提示一,我比缘大两岁,所以你现在是17岁呢——折算过来的话,十年前是7岁。”

思绪一下子拉回了七岁那年。可那时候跟我玩的小朋友有好多个,我一下子没能记起来。

“提示二,在庭院正数第三颗树下,埋过时光宝盒。你在那里面藏过一本日记本。”

这条信息一出,我的思考范围立刻就缩小了很多。如果是那一年埋下的时光宝盒,那么有两样。一个是幼儿园班级组织的,但他比我大两岁必定不会是同一个班。所以,只剩下那一位。

那个庭院里的时光宝盒我只给一个人看过。

那个黑发的少年。开朗的,热情的少年。

会为了不让我受欺负,第一个挺身而出,帮我赶跑欺负我的孩子的少年。

那个会耍酷的、在打架前会告诉我“接下来最好不要看哦”一边让我捂住眼睛,然后冲上去和别人干一架的少年。

但是……记不起来。

那么多年过去了,记忆已经有些模糊。我竟一时间想不起来他是谁。

“等等,还差一步……”我揉着太阳穴示意他慢点公布答案,一边努力思考着。

感觉答案就在眼前,可我就是没法把它拉出来。

“提示三——”他拉长了语调,在最后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换成了一副略微稚嫩的语调,“小由(ゆちん)。”

那一声呼唤,让我彻底清醒。


「婶婶,他去哪里了?」
「哦,你说那孩子啊?昨天晚上就跟着他爸爸赶飞机回中国去了。」
「诶!那我还能看见他吗?」
「嗯……不知道呢。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记忆上的锁一旦打开,就无法闭合。

过去的记忆一下子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让我有些猝不及防。鼻子有点酸酸的,高兴的心情却远远超过了想哭的冲动。

“龙哥(龍に)!”

对面的少年像是确信了什么一样,朝我露出了一个非常熟悉的笑容。

“我回来了,小由。”


【作者有话说】

写完这一期我们下期就可以开始真正地搞事情了。

幼驯染(x)出场,基本上他出来了以后的事情就好解决了。

走走走搞事情去。

另外,你们不心疼一下呗打脸的婪国永吗?

评论 ( 3 )
热度 ( 1 )

© 御上亚龙 | Powered by LOFTER